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打造模范夫 > 第五章

打造模范夫 第五章 作者 : 芳妮

    【第四章】

    当于冰洁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扇被破坏的大门,还有地上掉落的凌乱碎片跟灰尘。

    “发生什么事了?”她急忙跨过门口的混乱,担心的走向坐在沙发上的丈夫。

    “你跑哪里去了?”江禹白紧绷的英俊脸庞在看到她安然无恙的同时,微微放松。

    “我跟元惠出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看了看已经安装新锁完毕,向他们致意离去的工人,困惑的问。

    “你没告诉我你今天的行程,也没告诉我女儿们跟爸妈去台东了,而且……也没有应门。”江禹白深邃的黑眸在她脸上梭巡着异样。

    “所以你是担心我,以为我发生什么事情才破门而入?”她心中立时涌起一份感动。

    看来改变一下还是有回报的。

    “没事就好。”江禹白恢复平静,“我想过了,以后我会自己带钥匙,这样你就可以自由的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你是在生气才这么说吗?”她没想过他会做出这样的改变。

    “不是,我只是认为你最近情绪不是很好,我想你该放下一些琐事,找点自己的兴趣,让自己快乐点。”这应该可以解决她最近的不稳定吧?

    于冰洁深深凝视着他好半晌,幽幽的叹了口气,“为什么你就是不懂?”

    “什么意思?”他轻蹙眉头。

    “算了,你还没吃吧?我马上去准备。”说完垂下头就想绕过他离开。

    江禹白攫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面前,抬起她的下巴,“为什么哭?”

    “我没有。”她倔强的否认,但眸底却闪动着泪光。

    “那这是什么?”他伸出手指拭去一颗溢出的泪珠。

    移开视线,她默默的掉泪。

    “……你说对了,我真的不懂。”江禹白轻叹了声,低头吻住她。

    他温柔的吻让于冰洁的委屈彷佛溃堤似的宣泄而出,泪水再也忍不住涌出眼眶。

    每当他温柔的亲吻她、拥抱她的时候,她就觉得他是爱她的,但为什么在平常,他就是让她觉得他不是很在乎她?

    “为什么?为什么眼泪掉个不停?”移开了唇瓣,江禹白无奈的看着她梨花带泪的脸颊。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她哽咽问。

    眼睛微微眯起,他正色点头。他当然知道她有多爱他,也很肯定她的眼中只有他。

    “但是我却不知道你到底有多爱我。”

    “又来了,我们都结婚八年了,现在还问这些问题不是很可笑吗?”神色一沉,他不自在的低斥。

    “那就回答我一次。”她就是想听啊,有人会这么悲惨,结婚八年老公却没说过一次“我爱你”吗?

    要他这样一个钢铁般的男人把爱情挂在嘴边,简直就是比死还困难。

    江禹白英俊的脸庞微微扭曲,时间彷佛在他们之间静止了。

    于冰洁期待的看着他的唇,期待听到他对自己表明心意,但江禹白却是一把搂住了她,低头覆住她的唇瓣。

    ……

    悄悄跨下了床,于冰洁一点都不忍心吵醒自己心爱的老公。

    随手拿着睡袍往身上一套,连忙走到桌边打开了芳香蒸气,就担心他等等醒来会鼻子过敏而不舒服。

    昨晚他一次又一次的要她,直到他们两个人疲惫的沉入梦乡。

    似乎有好一阵子,他们已经没有这样激情过了,尤其两个小孩在家时,他们要顾忌的更多,所以要像昨夜这样疯狂在床上厮混,还真是回忆中的事了。

    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再过两个小时就是他的上班时间,她一如往昔替他将配好色的衬衫领带自衣柜拿出,再将西装挂在衣架上,让他省去搭配衣服的麻烦。

    然后走到厨房替他熬海鲜粥。他一向不太喜欢生冷的食物,所以三明治的西式口味并不怎么符合他的胃口。

    难得今天一早没有两个小朋友吵闹,于冰洁虽然有点不习惯,不过又有些回到新婚时期,只有夫妻两个人的新鲜感。

    处理完前置作业后,她才又回到床上,将身躯依偎在他的怀中,小手偷偷的塞入了他的大掌,满足自己小小的企盼。

    唉,说要改变谈何容易?光听到他说以后要自己带钥匙,她就有种不被需要的空虚感,更别说如果他不再需要她替他打理一切日常生活所需了,那时她应该会伤心死吧?

    天,她被自己的念头给惊吓到了。

    她真的彻底成为他的附庸,除去他,她就没有任何生存的意义了吗?

    这样的她,会不会造成他的压力?所以他才一直叫她去上课、去学习?

    她突然有点害怕起这么爱他的自己,彷佛在这段爱中,她已经逐渐失去了自我,而他,却也习惯了这个没自我的她……

    “哈啾!”突然,一个喷嚏声自她的头顶飘来。

    “你醒了?”她迅速起身,抽了张面纸给他。

    “哈啾——哈啾——”江禹白还来不及开口,先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边打边走进了浴室。

    “我去倒杯温水给你。”于冰洁连忙跨下床,冲到厨房倒了杯温水,刚好炉上熬的粥也好了,她关上炉火,端起水回到房内。

    “谢谢。”江禹白盥洗完毕走出了浴室,接过温水大口饮下,前额的发梢还滴着水珠。

    于冰洁接过杯子放在一旁,再走进浴室拿毛巾回来帮他擦拭沾湿的发梢。

    只有在刚睡醒的时候,他英俊的脸庞才会带着稚气神态,让她涌起无限怜爱。若他们有个儿子的话,一定会像他一样英俊吧?

    虽然男孩女孩一样好,但没有儿子的确也是造成她被江家排斥在外的原因之一。

    毕竟,江家传男不传女,所有的关爱目光现在都集中在大伯独子的身上,也难怪没人有心思来应付他们了。

    “关于昨天。”就在她将毛巾拿回浴室时,江禹白突然开口了。

    浴室内的于冰洁愣了愣,屏气等待他的下文。

    “你是故意晚回家,也故意不告诉我行踪。”他是在陈述事实,而非疑问。

    缓缓自浴室走出来,她斜倚着门看他。

    江禹白走向她,“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会那么在意那三个字,但是我选择跟你结婚,你不觉得就够了吗?”

    这是哪门子回答?她整个觉得很无力。

    “我不是那种会甜言蜜语的男人,也很讨厌满口天花乱坠的男人,所以不说不代表什么。”这是他表达心意的最大极限了。

    当了他八年的妻子,于冰洁当然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怎样个性的男人,虽然他还是没有松口,但对不擅表达情感的江禹白来说,已经是一大进步。

    但是,这样还不够。

    她要的不只是这样。

    “或许,你能试着为我做些改变。”她凝视着他要求。

    “我不是已经说了,以后我会自己带钥匙了吗?”这还不算改变?

    “那是我该做的改变,而不是你。”于冰洁缓缓道:“我想过了,或许我真的该去上些课学些东西,不该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你身上。”

    他是赞同这一点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说不再把所有心思放在他身上,还是让他有点不舒服。

    “我希望你以后出门可以牵我的手。”不等他回应,于冰洁继续说。

    这个要求让江禹白怔愣了许久,这就是她要求的改变?

    “可以吗?”她期待的看着他。

    “……嗯。”他从不知道自己没牵她的手会让她这么在意。

    于冰洁的脸上绽露出喜悦的光芒,目前为止,这样的进步她还算满意。

    “那我们达成共识了?”看着她发亮的脸庞,他的唇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扬。

    她微笑着轻轻点头,正要开口,江禹白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这么早会是谁?

    他纳闷的微蹙眉头,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时眼睛却突然一亮,紧绷的脸部线条霎时柔和,接起手机,爽朗的跟另一头的人有说有笑的对话了起来。

    于冰洁佯装不在意的拿起他今天的衣物准备替他换上,但耳边却注意到话筒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是女人打来的?

    她忍不住竖起耳朵想听清楚他们交谈的内容,但江禹白却已经收了线。

    “呵,我从没看过像她这么热爱工作的女人。”没等她开口,江禹白自己提起。

    “喔?是谁?”她佯装随口问问。

    “艾莉。”由着妻子替自己穿上衬衫,打上领带,调整松紧,他笑着说。

    “怎么会这么早打来?”

    “我们公司跟他们公司有合作一个案子,她打来跟我讨论。”他轻松的道,没发现妻子的脸色有些微变。

    “所以以后你们会时常连络?”

    “依照她的个性,我想应该是。”江禹白点点头。

    “是吗……”不舒服的感觉再度在她心头盘旋。

    “怎么了?”

    “没什么,我去帮你盛粥。”她浅浅扯唇,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多疑善妒的老婆。

    但是他干么一接到艾莉的电话就眉开眼笑,好像她很特别似的?

    能干优秀的前女友,一个跟她现在完全不同的女人,好不容易稍微飞扬的情绪,又悄悄的荡了下来……

    “牵手?”江光达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

    江禹白睨了弟弟一眼。“很奇怪吗?”

    “真是太卑微的要求了,我真替二嫂感到可怜。”他摇头叹息。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手掌很容易出汗。”

    “我的老天,二哥,你没听说过老婆还有另一个称呼叫做『牵手』吗?当牵手的时候,两个人的心灵彷佛也因此紧紧贴近,彼此的感情也更加紧密,可见牵手有多大的作用。”他交握着自己的双手,说得口沫潢飞。

    “你如果肯用这些心思去读书的话,现在可能拿到博士学位了。”江禹白没好气的啐道。

    “女人嘛,要的就是那份被呵护在乎的甜蜜感受,二嫂忍了你八年才爆发,我觉得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还以为二嫂永远不会有怨言咧。

    “也罢,只要能让她开心,这样也好。”江禹白眼角有着一丝宠溺。

    “咦,二哥,看来你其实很在乎二嫂的嘛!”审视着二哥英俊的脸孔,他蓦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促狭的笑了起来。

    江禹白淡淡的道:“我从没说过我不在乎。”

    “但是你也没说过你在乎啊,而且我从你们的互动观察,我觉得你超级冷淡的。”江光达替二嫂打抱不平。

    “我一点都不觉得。”难道他们要像时下年轻人一样,动不动就热吻拥抱才算真的爱对方吗?

    “我说真的,二哥,像二嫂这样的女人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你可要好好珍惜她。”

    “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弟弟教训起哥哥来了?”江禹白调侃。

    江光达搔搔脑袋笑笑,“二嫂嫁给你这几年也算是个尽责的好妻子了,只可惜……”

    “可惜什么?”

    “没能生个儿子。”

    “光达。”他的神色突然严肃了起来。

    “我想他应该撑不了多久了。”江光达的脸色也跟着沉重。

    “我们不该讨论这个。”

    “但是老爸已经说了,只要谁能生下儿子,皇协的总裁位置就非他莫属,二哥,难道你不想——”

    “够了,子麒车祸的事情还是秘密,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不应该现在讨论这个问题。”

    江子麒是江捷瑞的独子,前阵子不慎车祸重伤,现在还在加护病房跟死神搏斗。

    “这些事情你都没跟二嫂说吗?”

    “我们从不谈论家族内的事情,我不想让她牵扯在里面。”江禹白一贯冷漠的道。

    “二哥,我发现,其实你是用你自己的方式在体贴二嫂耶。”看来,二哥比他想象中还要在意二嫂。

    看了弟弟一眼,他不置可否的沉默。

    “不过,有时候爱还是要说出来,让对方明白才是王道。”江光达补充。

    “够了,我要工作了,你回你的办公室吧。”

    “好吧,那我就不吵你了,不过记得,我可是站在你这一边的。”朝他眨眨眼,江光达随即一溜烟的消失在门后。

    江禹白知道弟弟今天说的这些话看似闲聊,其实里头还代表着某种程度的输诚。

    现在江家分成两派,一部分是大少爷派,另一部分则是他的拥戴者。

    以往整个家族毫无疑问的是将关爱的目光放在大哥江捷瑞身上,因为他是长子,也因为他生了长孙,总裁之位势必是由他来继承——即使他并没有工作能力、只会花天酒地。

    而一向备受赞赏的他即使工作能力再强、为公司创造再高的营业额,只因为他是次子,所以总裁之位始终没他的份。

    直到最近大哥的独子,江家的长孙因为车祸而住进加护病房,熟知内情的老臣就开始纷纷在私底下运作,盘算该靠拢哪一边才会押对宝。

    就连大哥大嫂也担心的在枱面下频频动作,不断邀约皇协的老臣与股东,为的就是想要稳定军心,不想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吧。

    真是可悲,儿子还住在加护病房,他们的心思却全放在权力斗争上。

    江禹白冷哼了声,即使早已习惯不将情感外露,可想到所谓豪门内屡屡可见的兄弟阋墙、夺产,他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抹厌恶。

    天知道他对父亲建立起来的王朝一点都不感兴趣,他渴望的是自己创立的传说。

    所以这些扰人的纷争,就让那些在乎的人去胡搞吧。

    现在,他比较在意的是他的老婆到底是怎么了,牵手?他真的对她冷淡到让她渴望这么细微的举动吗?

    或许,他的确是该好好检讨检讨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打造模范夫最新章节 | 打造模范夫全文阅读 | 打造模范夫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