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帝子吹箫逐凤凰(上) > 第七章

帝子吹箫逐凤凰(上) 第七章 作者 : 蔡小雀

    李湉自小被娇宠捧惯着长大,又是京师有名品貌双全的才女,更是德胜侯夫妇心尖尖儿的掌中珍宝,几时何曾被人这般毫不客气地指着鼻头,轻蔑讥讽地骂上一顿过?

    她脸蛋瞬间难堪地涨红了,泪水扑簌簌落下,便是在这时,仍不忘颤声地道:“大姊姊……你骂吧打吧,只要、只要能让大姊姊欢喜,出了这口恶气后,往后别再视一家人如寇仇,让爹爹娘亲伤心……便好……”

    不知何时德胜侯府的下人奴仆都在角落门梁边挤蹭着,忍不住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满面皆是敢怒不敢言,俱是对自家大仁大义委曲求全的二小姐怜惜心疼不已。

    东宫精兵个个都是大男人,却对美人落泪纷纷的我见犹怜样儿视若无睹,大手紧扣刀柄,杀气腾腾,像是只等自家主子娘娘一声令下,立时可拔刀了结了面前梨花带雨美人的性命!

    李湉瑟瑟哭着哭着……心底一片冰冷发颤……

    “娘娘!”一个清朗又威仪无双的嗓音响起。

    众人在看清楚不知何时出现在廊下的高大尊贵玉袍美男子时,尽皆大惊,猛然跪了一大片。

    “太子殿下千岁千千岁。”

    “……世上又有谁能活上千岁,都是些虚头巴脑的蠢话。”赵玉低低浅笑轻嗤了一声,喃喃自语,似笑非笑地望向身边之人。“你信?”

    随侍在赵玉身侧的正是面色阴郁肃然紧绷的德胜侯,面对此刻情状,他脸色黑得可怕,更感头大如斗。

    “你们还闹什么?”李炎习惯性地怒斥一声,却感觉到身旁气温骤降如万载玄冰刺骨,不由一震,喉头窒住,顿了顿,僵硬笨拙地改口道:“滟儿,你还不快向你长姊——还不快向太子妃认过赔罪?”

    李湉泪眼婆娑,咬着丰润如花瓣的下唇,当着太子和父亲的面,委委屈屈又近乎凄楚地对李眠哽咽赔礼道:“大姊姊……太子妃娘娘,都是滟儿不好,是滟儿惹你生气了,千错万错都是滟儿的错……”

    见德胜侯面上掠过一抹心疼和宽慰,还有李湉低低饮泣还不忘偷偷瞄赵玉,李眠心中没来由划过一波几乎喘不过气的惶恐与剧痛,小脸血色褪尽,再对上李湉含泪却得意挑衅的精光时,她脑子嗡地巨响,下一瞬颤抖着再抑不住斑高扬起小手——

    “眠娘住手!”赵玉眼神一凛,轻喝一声,高大身形箭般疾射向她姊妹二人所在之处,大手快如闪电地抓住了妻子的手腕。

    “姊夫……”李湉又惊又喜,泪涟涟地哆嗦娇喊,仿佛弱不胜衣的纤柔身子软软地朝赵玉方向一倒,虚弱得像要晕过去,嘴上不忘轻颤求情。“别怪大姊姊……都是滟儿不好……”

    李眠则是呆呆地望着抓住自己手的丈夫,迷茫惶惑得好似突然被遗弃在闹市中的孩子,不知发生了什么,连哭都不知道该哭……

    赵玉低头凝视着妻子,心口深深绞疼了起来,连忙温柔地将她一把紧紧拥进怀里,身形一退,恰恰好避开了李湉倒下的方向,专注地瞅着他心爱的女人,轻轻呵斥道:“说了几次都不听,肮脏的东西别拿手碰,教百福打也就是了,孤养了他们那么一大群人是白吃干饭的吗?竟还眼巴巴地在一旁看戏,半点不懂得替主子娘娘分忧解愁,通通想死吗?”

    话声到最后,已经是寒眸冰冷如电地扫向了东宫众人——

    “奴才领命!”百福一抖,立马跳出来,厉声指着地上满脸柔弱不敢置信的李湉。“来人,还不快把这个冲撞主子的李二小姐拖下去掌嘴十记外加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是!”东宫精兵训练有素,又巴不得在主子面前争脸求表现,三两下就将个窈窕天仙玉人儿捆成了只毛蟹似的,眨眼间就拖到角落去发落了。

    德胜侯连拦都不及拦阻,他脸色铁青又煞白,大手伸出的刹那又只能死死地紧握成拳,收回了后背。

    那喀喀直响的指关节隐隐显露出了他内心波涛汹涌的极力克制压抑。

    赵玉嘲谑地暗暗瞥了德胜侯一眼,眸中冷硬一片……

    真真好一片“慈父心肠”,只可惜全喂了狗了。

    说到他这便宜老丈人于朝政上的精明与眼力,用在私情内宅中却是烂污得一塌胡涂。

    他冷哼一声,也懒怠再理会德胜侯此刻究竟是憋得呕血还是恨得想杀人,只要他赵玉一朝是帝国储君,是这天下未来的雄主,君要臣死,臣就不得不死——更何况,他今日也只不过是随便找个由头打罚了两个肮脏东西罢了,能值多大点事儿?

    “你呀你,孤是让你回来撒撒气练练胆的,怎么没出着气,反叫人气着了你?”他低下头,搂着怀里的小妻子温柔笑哄着。“眠娘,孤亲自来接你回宫,你欢喜不欢喜?你……还好吗?”

    她仰望着满面柔情的丈夫,茫然惊惶逐渐褪去,继而涌现的是满心满胸深深的羞愧和惭疚,一喉的苦涩。

    朝中已不知有多少暗潮汹涌的阴谋诡计及国家大事令他劳神劳力,自己非但没能帮得上忙,就连回趟娘家都还得他赶来救场……这一刻,李眠真恨自己为何至今仍是瞻前顾后,学不会杀伐决断?

    她垂下目光,脑中有无数情绪闪过,最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抬眼对深沉凤眸里掩不住一丝忧心的赵玉,温暖地浅浅一笑。

    玉郎,你那么好,我也要很好很好。

    要站在你身边陪着你迎战刀光剑影,再不成为你的负累。

    “回殿下,臣妾安。”她温和道,看见他眼中的焦灼霎时消失,灼灼如烈日骄阳的明亮笑意涌现,自己心下也是一暖,嘴角浅笑荡漾得更明显了。“多谢殿下来为臣妾做主撑腰。”

    他心神激荡,深邃的双眼愉悦地眯了起来。“你很欢喜吗?”

    “臣妾很欢喜。”她小手在宽大袖子遮掩下,悄悄攥紧了他温暖的大手。

    “欢喜好,孤就爱看你欢喜。”他大笑。

    听着太子掩饰不住的畅然笑声,跪伏在地的众人战战兢兢憋着的畏惧终于一松,却也难抑深深的震惊诧异——

    太子殿下……竟对太子妃娘娘宠爱至斯?

    对此德胜侯府的奴仆们险些吓掉了眼珠子,无不惊疑面面相觑。

    这府中大姊儿,不,是太子妃娘娘过去十数年来压根儿是后宅的小可怜,缺衣少食、人皆可欺,不说稍体面些的管事婆子大丫头能在她面前甩脸子了,就连二三等的丫头都嘲笑过她——“草鸡就是草鸡,别以为抢先出生了就能当上凤凰,呸,连给咱们家滟小姐提鞋儿也不配!”

    可现如今……

    奴仆们直到此时此刻才真正惊觉到,李眠已然是金尊玉贵高高在上的一国太子妃,是随意一弹指就能要了他们狗命的大贵人。

    奴仆们开始蹭着往后退,便是生怕被太子妃娘娘瞧见了,记起曾经在他们手上吃过的苦头,娘娘顿时一个恨上心来,趁机挟着太子凌厉无匹的威势,抬抬手就灭了他们!

    李眼环顾四周奴仆或惶惶不安或讨好乞怜的嘴脸,嘴角隐隐讽刺地微扬,却是心下一片平静。

    世人攀高踩低本是寻常,尤其奴仆这类人,自是看着主子的眼色行事争相表忠心的。

    她望向面沉如水神色复杂的德胜侯李炎,全无情绪起伏地淡淡道:“侯爷好本事,纵得侯府后宅里什么魑魅魍魉牛鬼蛇神都有,本宫如今虽已是皇家妇,可毕竟出自李家门,冲着这个姓氏血脉的份上,本宫再多事提点侯爷一句……侯爷可还记得自己府上历年来死了多少未出生的庶子女?”

    李炎神色严峻难看,嘴唇抿得极紧。

    她蓦然笑了,眸中冰冷诡谲更盛。“或许侯爷早知道,但本就分毫不在意……嗤,本宫还真是傻,到如今竟还以为你会是一个『父亲』。”

    此话一出,犹如巨大锐利飞矢直直砸进了李炎的胸口——

    “娘娘这话毁的岂是侯府声誉,更于自己清名丝毫无益。”他肩背挺得更僵硬昂直,面无表情地沉声道。

    “侯爷能以他人血肉成就自己的情爱幸福,又何须畏惧区区声誉受损?”她挑眉。

    李炎沉默了。

    她也没有打算得到他的回答,略显疲倦地摇了摇赵玉的手。“殿下,我们回宫吧。”

    “这就罢了吗?”他温柔地凝视着她,睥睨地扫视了包含德胜侯在内的侯府诸人,微微勾了勾唇。“莫怕,现如今你要他们站着死,他们绝不敢坐着活!”

    李炎背脊一僵。

    “多谢殿下,臣妾知道……”她轻声地道,“臣妾只是累了。”

    这座气派端贵的宅邸处处藏着污秽混浊和冤魂四伏,便是再多待一刻,于她都是折磨。

    如此肮脏不堪之地,既不能一把大火焚了烧了付之一炬,就该远远地离了再不看一眼才好。

    她知道殿下对自己的心意,盼着让她扬眉吐气快活一场,可德胜侯如今依然军权在握,近不得、远不得也动不得,那么她又何必为殿下的大事多添麻烦横生枝节?

    绝不能逼迫太过,反将德胜侯逼到了旁的皇子阵营中。

    赵玉如何不知她的顾虑,想说些什么宽慰,却也知道再多的言语也释怀不了妻子对他境况的如履薄冰。

    他最后只怜惜地摸了摸她的头,牵紧了她的小手,温声道:“好,咱们回家。”

    是啊,回家……如今她也有家了,殿下和东宫就是她的家。

    她心头泛起无限温暖,仰头对他嫣然一笑。

    赵玉心神一荡,若非眼下一堆碍事碍眼的太多,真想将小人儿亲亲热热搂进怀里好生搓揉一顿。

    ——而此际抱厦一角,板子落下的沉重声响和女子竭力压抑的闷闷凄厉痛哭声,仿佛一记记惊雷狠狠砸在侯府众人的心脏上,人人均是面色惨白两股战战,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冷汗涔涔地跪地恭送太子夫妇和东宫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帝子吹箫逐凤凰(上)最新章节 | 帝子吹箫逐凤凰(上)全文阅读 | 帝子吹箫逐凤凰(上)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表 禾百在线 北京十一选五奖号 探陵人 河内5分彩开奖网址查询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查询连线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甘肃11选5走势图最新 我要配资网 北京大发pk10官方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t 贵州11选5开奖走 老11选5 浙江20选5几点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