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茗门闺秀 > 第九章 不省心的父亲

茗门闺秀 第九章 不省心的父亲 作者 : 田芝蔓

    曲纤珞一个未出闺阁的女子哪里能为了谈生意就去了百里外的蜀地,所以当初萧氏为她找的理由是到萧氏的娘家探视萧家亲戚,只是后来顾总管被送回来,萧氏只得再想别的借口,半真半假的说他们路上遇到流寇,便聘雇其他护卫送曲纤珞前往萧家,而原来的护卫送顾总管返回衢阳。

    至于聘雇的护卫是谁?萧氏也没隐瞒的说是路上遇上久蔚商行的商队,便雇了凛威镖局的护卫,毕竟凛威镖局的本业就是护镖,所以并没有引起他人过多的关注。

    但对高承璟来说便不同了,早在百花宴时他发现苏灏辰及曲纤珞两人有过多接触,便一直介意着两人的关系,而以同鼎与久蔚的竞争关系,他们自然知道苏灏辰的商队去的是蜀地并不是萧家所在的县城,两边的人马怎么可能在路上巧遇还让商队的人救了曲纤珞?

    高承璟想到曲纤珞很感兴趣的香草就出自蜀地,不难猜出曲纤珞是怕闲言而用了去萧家做借口,也就是曲纤珞去蜀地的这一路上,苏灏辰一直陪在身旁。

    高承璟忍着心里的妒意及不快,一等他收到久蔚商队将在今日进城的消息,打算前去接曲纤珞,毕竟以两家人的交情,他去接她不为过。不过萧氏知道高承璟心思,自然不会放任由他去接,于是派了顾总管也随同。

    苏灏辰虽然伤口尚未痊愈,但骑马早不是问题,可他仍装得无法麻利使用右手让曲纤珞一直挂怀着,所以他们一直同乘马车,直到回城前才与商队分头而行,先转往城外的庄子卸下香木荷盆栽及蜀锦,曲纤珞及正梅也换回了女装乘坐马车,并由段凌滔为她们驾马车,至于苏灏辰及方元勋则骑马跟随。

    由于苏灏辰他们没跟着商队走,正好让他们错开了顾总管及高承璟,曲纤珞没想到母亲派了顾总管来接她,经过久蔚商行时还跟苏灏辰提起想去商行看看。

    凛威镖局就在衢阳最繁华的大街上,与曲家粮行相隔不远,所以曲纤珞见过镖局,但久蔚商行位在码头附近的商街上,曲纤珞并未见过。

    比起蜀地的久蔚商行分行,久蔚商行总行气派许多,商行大门上一金字牌匾写着“久蔚商行”,曲纤珞让正梅扶着走下马车,一抬头看见的就是那块金字牌匾。

    “这牌匾上的字气势宏伟,笔法鸾蟠凤翥,想必出自名家之手吧。”

    “阿珞谬赞了,这不过是我信笔涂鸦而已。”

    “灏辰,你未免太过自谦,这牌匾代表的是久蔚的门面,哪里是信笔又如何称涂鸦?”

    “主子明明很自豪自己的字画,在曲大小姐面前何须自谦?”方元勋可没段凌滔拘谨,只要是无伤大雅之事,他向来有话就说,即便是这种拆自家主子台子的事。

    “这段时间凌滔驾马车也累了,你想接手曲大小姐车夫的工作吗?”苏灏辰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方元勋顿时寒毛直竖。

    “主子,凌滔当车夫可是有美人相伴,我看他乐意得很,就不跟他抢工作了。”

    但这话可让段凌滔及正梅羞窘,曲纤珞也知道这段时间段凌滔与正梅之间若有似无的暧昧,她怕正梅羞得无地自容,连忙转移话题,“灏辰,不好让方护卫及段护卫忙了,总之晚些我便回家了,曲府自有马夫、车夫照料。”

    苏灏辰给了方元勋充满警告的一瞥,就领着曲纤珞主仆进入商行,总行虽然门面比分行气派不少,但里头依然还是三进的院子,商行大厅也摆放了精致桌椅可供洽公之用,但贵客便是带入后院。过了大厅穿过正中央有着花坛的中庭后就是一道垂花门,两侧的抄手游廊合抱着一方偌大庭院,这里便是商行的二进院,也是苏灏辰居住的地方。苏家人丁单薄就只有苏灏辰一人,所以正房留做苏灏辰居住,东厢房留做客房,西厢房已改建成了花厅供招待商行贵客之用,苏灏辰尚未成家,后宅自然也是空着的。

    “这二进及三进院子看来是你自住吧?”

    苏灏辰做了手势请曲纤珞进入花厅,立刻有侍从上前,苏灏辰请她入座才命人奉茶。

    “我的事想必城里传得不少,也不用隐瞒,我本是孤儿出身,之后被师父收留,如今师父也故去了,只有我一人实在住不了那么大的院子,后来便住在商行的后院。”

    刘老爷子一生没有娶妻,只收了几名徒弟,徒弟们长大成人后都各有发展离开了衢阳,唯有苏灏辰被他视如亲子一般带在身边,他的一身武艺都是刘老爷子所教授,但曲纤珞也是上回与苏灏辰在收粮时交过手这才略微打听了他一下,知道的并不多。

    “既是只有你一人居住,这院子也不小了。”别说她的韶嫣阁比不上,怕是连高家那几个少爷居住的院落都比不上。

    侍从送上茶盏时,曲纤珞分心看了花厅格局,墙上挂屏装裱的是苏灏辰自己的画作,上回在百花宴上他说自己不擅长画百花争妍真是过谦了,左右各一幅的夏荷及冬梅笔精墨妙、栩栩如生。

    “这是灏辰所绘之丹青吧,你的笔法我认得。”

    “喔?只在百花宴上一见,你便能识得?”

    正梅一听这问话,就想起大小姐每日都会在书斋里细细欣赏苏老板的画许久的事。

    “先前苏老板在百花宴上赠给大小姐的那幅兰陵王入阵图,如今正挂在大小姐的院落里,大小姐日日欣赏怎会不认得。”

    她将他的画放在院落吗?苏灏辰再自信都难免面露赧色,“若阿珞喜欢,我可再画几幅送你。”

    “真的吗?可不许食言。”曲纤珞看着挂屏里的画,不管是在枝头吐艳的红梅还是挺立在水面的荷花,她都爱极其风骨,“如今看来,你可说是文武全才呢。”

    “师父说他收留我就发现当时才五岁的我已开蒙,甚至习了丹青,便也没让我落下。”

    五岁已开蒙,还习丹青?想必出身并不是一般人家,“你还记得自己的家人吗?”

    “早不记得了,听师父说捡到我时只问出我的名字,其他的我什么也不说,日子一久,连我自己也忘记了。”

    “你不想找你的家人吗?”

    “就当我与他们无缘吧,师父才是养大我的人,对我来说他便像父亲一般。”

    “刘老爷子定是对你很好,你才会视他如亲父。”

    两人闲话家常,但很快的就有不速之客来到,顾总管与曲纤珞错开之后又回了一趟庄子这才知道与曲缘珞错过了,便来商行要接曲纤珞回去。由于是萧氏派来的人,商行掌柜便没有拦着,不过得了萧氏同意一并来接曲纤珞的高承璟倒是被拦住了,还惹得高承璟不快,质问这就是商行的待客之道,是守在花厅外的方元勋及段凌滔听见了,这才上前查问情形。

    方元勋及段凌滔两人是东家的亲信,掌柜便由他们招呼高承璟,旋即忙自己的事去了。因为这个小插曲,高承璟进到花厅时,脸色是不豫的。

    “顾总管,你怎么来了?身子好些了吗?”

    “是主子叫小的来接小姐,小姐让小的好找。”顾总管休养了这么久,再加上本就是身强力壮的,自然已无大碍,“劳小姐记挂,我没事了。”

    “那就好,这些日子我一直记挂着顾总管的伤。”

    “让小姐记挂,小的真是该死。”

    “顾总管,由蜀地回来舟车劳顿,还是先让纤珞妹妹回去休息吧。”高承璟方才进花厅时看见相谈甚欢的两人,他只想着快些把曲纤珞带离开。

    “高三少爷误会了,怎说我去了蜀地呢?我是回外祖家探亲。”

    高承璟可以理解曲纤珞骗外人的原因,但不希望自己被她归为外人,曲纤珞不肯对他说实话让他颇为不悦。

    “纤珞妹妹,传出你半路遇上流寇被久蔚商行的商队所救时,我算了算时间,那队商队去的不是你外祖家所在的县城,而是蜀地,纤珞妹妹何必瞒我。”

    苏灏辰闻言挑高了眉,高承璟会如此了解想必是同鼎对久蔚做了番调査,不过竟是连他商队的行程都如此了解吗?但苏灏辰并不意外,毕竟久蔚对同鼎的调查也不少。

    “高三少爷,不是我刻意瞒你,只是我一未出闺阁的女子从商已多有闲话,不想再听人背后议论我独自前往蜀地罢了。”

    高承璟明白是这个原因,当初他也曾告诉曲纤珞愿意帮她运回香木荷,但她坚持自己能处理,没想到竟是自己去了一趟蜀地,“纤珞妹妹既然这么想,为何还要一意孤行?若纤珞妹妹当初听话让我为妹妹运回香木荷,那你便不会受惊吓、顾总管也不会受伤了。”

    顾总管还没来得及为曲纤珞出声,苏灏辰倒是先看不过去,“高三少爷这话说得过分了,我与阿珞到了沁园才知道令兄与沁园做的是不乐意的买卖,若是阿珞让你张罗运回香木荷的事,怕是徒劳无功。”

    “若双方不乐意怎做得成买卖,苏老板此言对家兄是污蔑。”高承璟因为苏灏辰的话不悦,更因为他对曲纤珞的称呼不悦。

    阿珞?他是什么身分,怎能直接唤她闺名?

    “这是我与阿珞前往沁园才知道的事,不是我妄言。再说了,茶行是阿珞的,身为老板亲自前往产地视察也是正常,怎能说她一意孤行?”

    “纤珞妹妹毕竟未出阁,若她无人可用也就罢了,这香木荷是我同鼎由蜀地运回,以我们的交情我自然肯帮她,何须她亲自前去,就算去了蜀地遇到刁难,我也会完成任务。”害顾总管受伤,曲纤珞本就十分过意不去,听到高承璟的话又加深了她的自责,可她再

    自责都无法认同高承璟的说法。她年纪虽轻,但像她这般年纪就独当一面的男子不少,为什么她就得依靠他人?就因为她是女子?

    “高三少爷,我做得对或不对自有母亲教导,不劳高三少爷烦心。”

    “纤珞妹妹,我只是担心你……”

    曲纤珞心里不快,只是不好在此发作,她对苏灏辰堆出了笑容告辞,“灏辰,我先离开了,不好让母亲久等。”

    “嗯,你先回吧,曲夫人想必十分想念你。”

    顾总管知道这段时间都是苏灏辰保护大小姐,由衷的感谢他,“苏老板,我家主子很感谢苏老板相助,改日一定亲自登门拜谢。”

    “拜谢不敢,曲夫人就当是来作客便好,苏某定当好生招待。”

    顾总管又做了一揖,才做手势请曲纤珞及高承璟先行。

    高承璟跟着曲纤珞走出院子,但脑子里满满都是曲纤珞对苏灏辰的称呼,她已经许久不曾喊过他承璟哥哥了,对苏灏辰竟是直呼其名?

    “纤珞妹妹对苏老板可比对我热络多了。”

    曲纤珞在心中一叹,高承璟对她的好她都知道,只是曲家有一女子的心在他身上,那个人不是她,而是她的妹妹曲玉芙。

    她对高承璟无心自然无法响应,就该让他早早知道,不该担误了他才好。

    “高三少爷,灏辰与我之间这笔帐是算不清了,可说是过命的交情。”

    顾总管在两人身后听见了,对正梅露出疑问的表情,正梅只是点了一下头,示意他稍后再说,顾总管想,他与曲纤珞分道而行后似乎还有故事。

    高承璟听到这话,整个人都落寞了下来,曲纤珞这话分明是在告诉他,她的确对苏灏辰比对他热络多了。

    看着曲纤珞领着一行人走了,苏灏辰脸上的表情再也藏不住,那是融合了欣喜、希望与志在必得的表情。

    “主子,你乐什么?”方元勋听高承璟一副自诩是曲大小姐保护者的口气,实在看不过去都要发火了,主子还笑得出来。

    “见到『承璟哥哥』吃瘪,我怎么不乐?”

    方元勋想起高承璟的表情,被曲纤珞说得脸上青白交替,的确看得舒快。

    “不过是青梅竹马,他也管太多了,难怪曲大小姐生厌。”

    苏灏辰不敢说自己阅人无数,但曲纤珞的个性还是看得出,她年纪小志气倒是不小,同龄男子能有她这成就的也不多,更何况她是一名弱女子,肯定付出了更多努力。可高承璟视她如花房里的花朵一般的想呵护她,只会让不服输的她不悦而已,更遑论得到佳人芳心。

    “有些男子就是见不得女子比自己更有成就,我不同,我是挺看好阿珞的。”

    “高承璟想拘着曲大小姐的确是没长眼,没能看清曲大小姐的能力。”

    “这是他的弱点却是我的优势,若只有我能平等看待她,不因她女子的身分而小看她,甚至站在对等的立场与她合作,不愁她对我不生出好感。”

    听到这话段凌滔可有意见了,之前不知道是谁还口口声声说曲大小姐只是救命恩人的,现在就想博得人家的好感了?

    “所以主子想通了?想认真追求曲大小姐了?”

    苏灏辰知道自己先前的确将话说得太满,但曲纤珞是一个特别的女子,他不觉得自己改变想法有什么不妥,“窕窈淑女,君子好逑,怎么?我不能追求阿珞?你们老像老嬷嬷”样在我耳边念叨该成家了,怎么现在我有了喜欢的女子,你们还不满意?”

    “满意满意,自然满意,刘老爷子等着孙儿给他上香已经等太久了,主子别再拖了。”方元勋抢在段凌滔开口前讨好苏灏辰,惹来了段凌滔的一记狠瞪,还有一句“狗腿”。

    “主子方才看了场好戏,想来主子可不是高承璟那种傻子,心里已经有主意了是吧!”在主子面前狗腿一些总是对的,段凌滔从善如流,立刻夸了主子一句。

    “凌滔,你去镖局里挑几个资质不错的侍女,曲夫人上门那日我会劝她为阿珞挑一个武婢,就由你挑出的人里选。”

    “主子要给曲大小姐送一个武婢?”

    “阿珞已经有了正梅,自以为保护的送一个武婢给她岂不犯了跟高承璟一样的错误,我是镖局的主人,这是一笔生意,对我对阿珞都有好处的生意,曲夫人肯定会同意,由她去说服阿珞就不是强塞一个人到她身边,不会被她视为侵犯。”

    段凌滔听懂了,既然曲大小姐最厌恶别人因为她的女儿身而看低她,那主子公事公办的态度反而让曲大小姐满意。

    “主子真不在乎自己的妻子如此抛头露面,甚至比男子有更好的成就?”

    苏灏辰十分自信的领着两人出了花厅走向前头的商行账房,他离开商行有一段时间,掌柜还等着跟他禀报近来商行的事,“没本事的男子才会担心妻子的成就,她若肯嫁我,尽避依她想做的去做,我在后头帮衬着就是了。”

    这话段凌滔及方元勋倒是认同,主子的自信来自于他的本事,高承璟不知是太过迂腐还是太过没本事,自以为是的以世俗眼光去规范曲大小姐,只是把她推得更远罢了。

    曲纤珞回到了曲府才知道这段日子曲府并不安宁,也明白为什么萧氏没有阻止高承璟与顾总管一起去接她。

    原来是曲宏见高承璟对她有意,动了念头要与高家结亲,要萧氏做说客与她谈谈,萧氏知道女儿一是对高承璟没有那种心思,二是不急着出嫁所以拒绝了,没想到惹得曲宏不快。

    曲家虽然也是富户,但与高家结亲算是高攀,高家数代从商,金灿灿的皇商招牌挂在那,就算高家对自个儿女儿没意思,曲宏怕是都想上赶着去说亲,更何况高承璟对曲纤珞有心,曲宏哪肯放过这个结亲的机会。

    高家虽是商贾之家,可高家妇人都是守着后宅过日子的,所以曲宏才会让萧氏去劝曲纤珞,希望她能放下茶行的生意,安分在家里待嫁。

    知道了父亲的想法,想起方才高承璟送自己回曲府后父亲还特地好好招待他,言语中似乎带着暗示,曲纤珞知道自己得想个法子让父亲息了与高家攀亲的念头不可。

    刚与萧氏谈了一会儿话,终于回到韶嫣阁的曲纤珞,韶嫣阁虽维持得很干净,但是人少了一大半,她不解,正梅已经打听好了一切,不满的说——

    “听说府里来了一个新姨娘,把咱们韶嫣阁的人都调走了。”

    “新姨娘?”方才跟娘亲谈过话,怎么娘亲没提起这个姨娘的事?

    “就是之前那个姓陈的外室,说有孕了,老爷这才把她接进曲府。”正梅附耳在曲纤珞耳边说着,实在是因为这话算是在议论主子,不能太明目张胆。

    “荒唐!一个青楼女子做外室就算了,把她抬做姨娘,是要让我娘亲与一名青楼女子共事一夫吗?”

    “夫人也是这么说的,结果老爷一气之下夺了夫人的管家权,现在是黄姨娘管家,这不,才会从咱们的韶嫣阁里调人去服侍新来的陈姨娘。咱们院子里的人哪里看得起陈姨娘那风尘女子的作派,可但凡有谁不肯去的,黄姨娘就叫人打了一顿拖去,如今韶嫣阁里留下的都是萧家送给大小姐的人。”

    “黄姨娘掌家?她不知道调走我的人就是落了,一个好大的错处让我找她麻烦吗?”

    “是啊,黄姨娘若能掌家,也不会这么多年尽避得宠也被夫人给压制得死死的。”

    曲纤珞不是没感到隐忧,多年来母亲的确是牢牢的掌握着曲家的事业及后宅,即便黄姨娘生了儿子也没被黄姨娘抢了地位,可近来父亲的行事越来越乖张,为了一个青楼出身的女子,竟然先是逼母亲退出曲家的事业,如今又拿走了管家权。

    曲纤珞才刚踏进院子,迎面就见王嬷嬷哭着上前跪在面前,“求大小姐救救老奴的女儿采儿吧!”

    “采儿怎么了?”曲纤珞知道采儿,年纪与她相仿。王嬷嬷是跟着萧氏来的,是萧家的家生子,她开了自己的院子后,母亲便把王嬷嬷安排在韶嫣阁,连带着她到曲府之后才生的女儿采儿也安排进来。

    曲纤珞的亲信是正梅,但采儿也是能近身服侍的,算是一等侍女。

    “老奴的采儿也算是韶嫣阁的一等侍女,黄姨娘硬是把她调去陈姨娘的藏碧阁不说,那陈姨娘不是个好服侍的主儿,见采儿生得好让老爷多看了一眼,就说采儿狐媚惑主,要发卖了采儿。”

    “发卖?我这主子还没同意呢!”

    “陈姨娘因为这事气得动了胎气,老爷也不敢再惹陈姨娘生气,说等大小姐回来就跟大小姐说一句,大小姐不会不从。”

    曲纤珞不喜介入后宅斗争,她是怕麻烦不是怕了那些姨娘及庶出的兄长及妹妹,可如今他们欺压了母亲、苛待她院里的人,她再忍下去怕是都要让人看低了。

    “母亲呢?王嬷嬷没去求她做主?”

    “夫人……夫人她近来也不好过,老奴不敢去烦她。”

    “母亲怎么了?被夺了管家权或许可恨,但黄姨娘没本事管家,管家权早晚会回到母亲手里的。”

    虽然老爷下了封口令,夫人也让她不许说给大小姐听,但王嬷嬷知道还是得让大小姐知道此事才好应付后头的麻烦,于是附耳说:“顾总管陪大小姐回萧府探亲半路被送回来,夫人惦记着顾总管是为了大小姐受伤,所以多去看了顾总管几回,哪知黄姨娘在老爷面前碎嘴,老爷气得冲去顾总管的宅子,看见夫人独自一人在顾总管房中,老爷早就因为陈姨娘的事气上夫人了,自然那天就发生争吵,老爷指称夫人不贞,夫人动了怒也不肯解释。”

    “母亲身边不是还有香兰,怎会只有母亲与顾总管在?”

    “顾总管本有一名小厮,那日正好出门去了,但夫人想她没急着走就让香兰去煎药,这才让老爷看见夫人与顾总管独处,可顾总管的宅子才多大?就一间屋子而已,半间是厅半间是睡房,夫人也不算进了顾总管的房,而香兰就窝在屋子外的院子煎药,屋门也是大开着,老爷是气胡涂了。”

    曲纤珞袖子里的手掌紧紧握着,父亲哪里是气胡涂了,是寻着由头指责娘亲吧!

    “父亲有了新人忘了旧人,也不怕人说他宠妾灭妻?”曲纤珞院落里的人,卖身契都在她手上,黄姨娘肯定不知道这事才敢调派她院落里的人,而父亲向来不管后宅的事才任由黄姨娘折腾,“这不行,忍到这地步,我再忍就要气出病来了。”

    “大小姐终于想跟黄姨娘大吵一架了吧!”正梅露出贼笑,她也忍黄姨娘很久了。

    “吵?她惯会扮柔弱,我与她吵不是让父亲更心疼她?”

    “那大小姐不吵要怎么讨公道?”

    “正梅,讨公道不是比谁大声就赢的。”

    曲纤珞知道正梅不明白,她也没多做解释,便让王嬷嬷去打听父亲在哪个院落。

    陈姨娘有孕,曲宏每日固定会在陈姨娘的院落里用晚膳,接着便宿在黄姨娘的院落里。但曲宏近日心情烦闷,粮行的事上回曲纤珞解决了收粮问题后暂时还算平顺,可其他产业多少都遇上问题,今日有个不长眼的问他要不要请夫人回来,气得曲宏险些辞退了他。

    哼!他就不相信没有萧氏他的生意会做不下去,粮行的生意可好着呢!那些小生意到时再没起色,干脆就卖了。

    曲宏正想一头栽进黄姨娘的温柔乡里,睡前小酌一番,黄姨娘身边的李嬷嬷就进来禀报曲纤珞要见他,他让人请她进来,却见到红着一双眼的曲纤珞。

    “纤珞,怎么了?哭过了?”曲宏难得一脸慈父样,这个女儿可是能订个好姻缘,他当然不能让她受委屈了。

    “纤珞是来禀告父亲一声,明日纤珞要回庄子住了。”

    “你母亲没跟你说吗?我准备帮你议亲了,以后你就别回庄子住了。”

    “纤珞宁愿终生不嫁。”

    “哪有姑娘家说什么终生不嫁的,你想在家里当老姑婆?”终生不嫁?那怎么行?他可还等着与高家攀上姻亲关系呢!曲宏耐着性子安抚曲纤珞。

    “一个在自家府里都不受重视的女儿,哪里许得了好人家,许不了好人家,纤珞宁可不嫁了。”

    “谁说我不重视你了?你可是唯一的嫡女。”

    这句唯一的嫡女让黄姨娘听了心里不快,自从老爷撞见夫人及顾总管的好事后老是把要将夫人休弃的话挂在嘴边,她费尽心思讨好才让老爷承诺赶走夫人就把她扶正,现在居然还说曲纤珞是唯一嫡女?那她的玉芙算什么?

    黄姨娘红了眼眶,脸上带着苦涩的笑,一脸真挚的劝说曲纤珞,“瞧瞧老爷多疼你啊!纤珞,你的地位是玉芙也比不上的,别说这样的话来让老爷伤心了。”

    曲宏一听黄姨娘的话便头疼,他话说得太快,都忘了黄姨娘也生了一个女儿,他最看不得黄姨娘哭,待会儿纤珞一走,怕是她就要哭倒在他怀里说他不公了。

    看黄姨娘又要做作,曲纤珞也不马虎,黄姨娘的作派她不是不会,只是不屑用,但用同样手段还以颜色最能让黄姨娘气闷,于是曲纤珞拿起手绢轻拭眼角,眼泪立刻滑了下来。方才她在手帕上擦了药油,好用得很。

    “我知道姨娘气我这个嫡女压在玉芙这个庶女上头,但我真的无心与二妹妹争,当初我开了院子,二妹妹闹了,母亲也同意让二妹妹开院子,怕二妹妹生气,我韶嫣阁里的人硬是少了二妹妹一半,没想到姨娘还是不满意,我想搬去庄子住,就不会惹得二妹妹不高兴了。”

    曲宏一听便沉了脸,不管是当官的、从商的,最忌讳就是偏宠妾室,即便曲宏真心偏宠,也会做到表面上一视同仁,对妻子、妾室如此,对嫡女、庶女亦如此,玉芙是庶出,拥有与嫡女一样的待遇已算厚待,哪里还能嫉妒嫡出的姊姊?

    “你开院子时我说过你院落里的人少,你母亲不是说了是你爱安静吗?”

    “纤珞是怕母亲伤心、怕父亲为难才这么说的,其实我知道父亲更疼玉芙,为了不让玉芙生气才自愿减半了人数。”

    “胡说!都是女儿,我怎会偏疼哪个?”

    曲纤珞在心里冷笑。是啊!案亲重男轻女自是不偏疼哪一个,疼入心的只有大哥哥。

    “是纤珞误会父亲了。”

    黄姨娘知道曲纤珞这是因为自己调走她的人,这来找麻烦了。可现在管家的人是她,她要调走几个下人哪里还要她这个做姑娘的同意?更何况韶嫣阁平时就像座堡垒一般攻也攻不进去,她正想趁机换批人呢!

    “纤珞怕也是误会我了,你说这话是因为院落里的人被调走了吧?”

    “你调走了韶嫣阁的人?不是说找人牙子来了吗?”曲宏皱了皱眉头,若黄姨娘是为了打压嫡女,他可不能同意。

    “我是找了人牙子来,还不是老爷你急着把陈姨娘给接进府,赶不及嘛!我想着纤珞去萧府探亲一去也要两、三个月,这才从韶嫣阁先借人。”

    “既然是借,如今纤珞也回来了,快还了。”

    “可那些人陈姨娘都用惯了,不肯还,说来也是纤珞会管人,那些下人去了陈姨娘那儿,陈姨娘用得好都不肯放人,我已经让人牙子明天来一趟,这就帮纤珞把人补齐。”

    曲宏听了也觉得合理,更何况陈姨娘怀着身子,他可舍不得让没用的下人冲撞了她,纤珞管人有本事他是知道的,无怪乎陈姨娘不放人。

    “看吧,你黄姨娘明日就帮你把人补齐了,都是你误会了。”

    “父亲当初已经把我院子里的人的卖身契都给我了,如今不作准了吗?”

    “这……”曲宏的确已经把卖身契给了曲纤珞,她若要计较,硬是从陈姨娘那里抢人也是可以的。

    “老爷怎么可能把卖身契给了你?上回我不过跟老爷要两个玉芙的近身侍女的卖身契,老爷都说不准,怕是你误会了老爷的意思,还把这事当真了吧!”

    “是真的,要我把我院里人的卖身契都拿来给黄姨娘看吗?”

    黄姨娘这下恨得咬牙切齿,她想为女儿把身边两个近身侍女收做亲信,所以跟曲宏讨要卖身契给曲玉芙,那时他还拒绝了,说是除了萧氏有陪嫁下人以外,整个曲府的下人卖身契都在他手上,怎么曲纤珞成了例外?

    尽避心里是气着的,黄姨娘表面上还是一脸落寞,“原来纤珞说对了,老爷真是偏心的,只是偏心的是嫡女不是庶女,本来庶女地位就不如嫡女,我也是明白的,老爷还说什么一视同仁,这才让我有了希望。”

    “玉芙跟纤珞怎么能相比,纤珞出嫁后是要做当家主母的,自然得有自己的亲信。”

    说到这里,黄姨娘就理直气壮起来,“老爷这话是说我的玉芙只能做妾吗?老爷,你答应过我为玉芙找门好亲事,绝不让她像我这个姨娘一样做妾的。”

    曲宏就怕黄姨娘哭,这下她还真哭了,而且一句句都是为了女儿,好像错的人是他。“你想到哪儿去了?是高三少爷有意求娶纤珞,高家分府后纤珞不就是当家主母了?我就只是这个意思,不是我想把玉芙嫁人做妾。”

    高三少爷?那可不行,那可是她看上的女婿啊!黄姨娘虽然心里有了盘算,但面上没显现出来,只是擦着眼泪楚楚可怜的问:“老爷说的是真的?不让玉芙做妾?”

    “自然不是。”

    “那我便放心了。”

    黄姨娘说是这么说,可也没说要把人还给她的话,曲纤珞知道黄姨娘想让父亲心软,黄姨娘调走她院里的人做什么?安插眼线?还是还想害她?一个眉尾的伤疤还不够吗?

    “父亲说了让我培养亲信,这才把她们的卖身契给我,总归也是未来我陪嫁的下人,我没有多占曲府便宜,二妹妹以后出嫁也会有的,姨娘就别气我了,把人还给我吧。”

    “既然卖身契在你手上,自然人是要还你的,让我明日再与你陈姨娘说说。”黄姨娘当然不会真的接受陈姨娘,只是看萧氏为了陈姨娘与老爷起了龃龉,她见机不可失,才在老爷面前百般顺从还假意接受了陈姨娘,终于换得了管家权。如今让曲纤珞去找陈姨娘闹,她可乐得隔山观虎。

    “不用了,我已经让人请陈姨娘来了。”

    曲宏一听这话,斥责声就出口了,“胡闹!你陈姨娘可还怀着你未出世的弟弟或妹妹,胎都还没坐稳,你让她来做什么?”

    他来不及派人让陈姨娘不用过来,陈姨娘就已经被领来了。陈姨娘是不愿意来的,但来叫她的正梅,据说是韶嫣阁里的一等侍女,陈姨娘早看萧氏不顺眼,如今被曲纤珞的婢女硬是找来,正好让她有个由头借题发挥,让曲宏斥责曲纤珞一顿。

    “老爷,都说了人家宁可做外室,你瞧我虽住进曲府,但一个小小的侍女也可以呼喝我。”陈姨娘一来就倚到曲宏身边,扯着他的衣襟哭了起来。

    “正梅!”曲宏大声一喝,正梅立刻跪地求饶,看得陈姨娘心里畅快。

    可她不知道这都是曲纤珞吩咐的,曲纤珞站起身也跪到正梅的身边,正梅吓得想要扶起曲纤珞,但她不肯。曲宏不知道曲纤珞怎么突然跪了,以为她想硬逼他跟陈姨娘要人。

    “纤珞,你跪什么?”

    “看陈姨娘这么伤心,纤珞向父亲赔罪。”

    看她还懂分寸,曲宏气消了大半,“我没生气,好了,你不许再说去庄子的事,明日我也让你黄姨娘把你院落里的人加倍补上,卖身契一样交给你,你就先回韶嫣阁去吧。”

    “纤珞不敢,父亲不用给我多派人了,母亲给我的那些就够用了。当初纤珞向父亲要卖身契并不是要培养亲信,只是希望养在身边的人没有二心罢了,如今既然养了的随时可能被换掉,那还是养那些黄姨娘、陈姨娘要不走的,毕竟纤珞要的也不多。”

    曲纤珞边说边拭泪,手不经意的一拨就露出了眉尾的疤痕,曲宏看着那道疤,想起了女儿若破相就寻不到好亲事,当时可急了好一会儿,当初那个小倩是不长眼还是有二心他到如今也没查出来,万一再多个像小倩这样的,女儿都准备要嫁进高家了,这时可不能出意外。

    “既然用惯了就别换了,我做主,让你陈姨娘把人还你。”

    “老爷!”陈姨娘还想要撒娇抗议,但这回曲宏十分坚持,在这当口韶嫣阁的事能少一事是一事。

    “总之你也用了没多久,称不上熟悉,那些人都是纤珞从小用了的,卖身契也在她手上,你要我说话不算话?”

    “好嘛,还就还,那老爷可要帮我挑些有用的、老实又忠心的。”

    “当然。”

    曲纤珞知道她的人可以回来,但有一个人得特别提起,毕竟父亲可是发话将人发卖了。

    “采儿也要回来。”

    “采儿不行!”说到采儿,陈姨娘就不能退让了。她生得太狐媚了,哪天爬上老爷的床,又是一个新姨娘。

    曲宏看那个采儿甚是喜欢,还想着哪天偷偷把她给办了,如今曲纤珞说了不发卖,曲宏正好顺着她的意,“采儿的卖身契也在纤珞手上。”

    “那老爷拿回来啊!”陈姨娘年纪只比曲云卓大一些,撒泼起来还有些姑娘家的任性,曲宏就吃她这一套,心里权衡着是不是要放弃采儿。

    看父亲犹豫的样子,曲纤珞心里敲了警钟,父亲怕是真的对采儿上心了才会这般犹豫,陈姨娘也才会如此忌惮。

    父亲的心态可以利用,但采儿也不能再留了,否则会害了她的一生。

    “父亲,采儿做的酥酪最好吃了,我舍不得她的酥酪,改日我让她亲自做一盘酥酪送去给父亲,父亲就知道我舍不得采儿的原因了。”

    要让采儿给他送酥酪?他这女儿真是傻啊!不知道他想吃的不是酥酪而是人吗?让采儿送点心,正如了他的愿。

    “既然是这样,你便留下采儿吧,改日我也要尝尝那酥酪到底有多好吃。”

    “是,过几日我就让采儿给父亲送去。”

    “好,事情就这么定了,大家都各自回自己的院落吧。”

    曲纤珞目的已达到自然不愿再多留,而且为了不给陈姨娘机会多苛待她的人,她让正梅立刻带人去藏碧阁把人叫回来,也不管陈姨娘那里没人服侍,现在管家的既然是黄姨娘,没有人就由她去烦恼吧。

    王嬷嬷一直等在院落外,直到看见曲纤珞出来,急着上前问:“大小姐,采儿……”

    “我把她要回来了,不过,她也不能再留在韶嫣阁了。”

    “大小姐也保护不了采儿吗?”

    “整个曲府我父亲有哪里去不得的,哪天借着看我的由头进韶嫣阁,采儿能反抗吗?”

    “大小姐说的不是陈姨娘,是老爷?”

    “王嬷嬷,采儿她可有中意的人?”

    “她一心只想服侍大小姐,哪里有机会认识其他男人。”

    “她必定是得嫁了,但王嬷嬷你信我,我不会亏待她,她出嫁时我给她备嫁妆,还把她的卖身契还她。”

    王嬷嬷也不用什么嫁妆,听到大小姐要把卖身契还给采儿便已感激涕零,要知道她这种家生子生的儿女,也是要终生为奴的,拿回卖身契就可脱了奴籍,那可是天大的恩惠。

    “老奴谢大小姐大恩。”

    “让她得找个不熟悉的人嫁了,这是我补偿她的,不算什么大恩。”

    采儿身为奴仆还生得这容貌,王嬷嬷早就为采儿担忧,如今虽然得盲嫁,但她相信大小姐会为采儿寻个好归宿,采儿这是因祸得福啊!

    正梅领着人回韶嫣阁后,就看见曲纤珞正在写信,她上前伺候笔墨,不明白大小姐写信,王嬷嬷在一旁急什么?

    “大小姐要写信给谁呢?”

    “我要托灏辰给采儿找门好亲事,镖局里肯定有不少未婚配的男子,我请他找个好的、知根底的,这事很急,明日一早你便帮我送去。”

    正梅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大小姐急着把采儿嫁了,但方才在黄姨娘院落里演了那一出,她知道多少与陈姨娘及老爷有关,大小姐想嫁了采儿,王嬷嬷也不拦,那么事情肯定到了非走这条路不可的情况。

    “奴婢明白了,明日一早奴婢就送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茗门闺秀最新章节 | 茗门闺秀全文阅读 | 茗门闺秀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 大富豪棋牌游戏 青海11选五中奖查询 河北快三退票 免费股票推荐论坛 北京pc蛋蛋28精准单双 排列3试机号走势图 广东好彩1计划 国外配资 吉林快3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五分彩是中国福利彩票彩票吗 浙江快12基本走势图 浙江6 1怎么算中奖 内蒙快三开奖结果 哪个股票推荐网好 青海快三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