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茗门闺秀 > 第二章 峣阳茶行出品

茗门闺秀 第二章 峣阳茶行出品 作者 : 田芝蔓

    三年后——

    大庆立朝虽短,但政局还算安定,只除了北方边境偶有狄羌人作乱,南方有乌鞮族人占地为王以外,大多数疆域还算和平,曲纤珞所居住的衢阳城更是从没经历过战祸,是个富庶之地。

    曲纤珞虽住在庄子,但峣阳茶行是在城里,平日她不是在茶园里监督窨茶的工作就是在茶行里坐阵,这些年,小小年纪的曲纤珞凭借着一手窨茶的本事把茶行经营得有声有色,去年萧氏便把茶行过给了她。

    茶行账房里,窗边小型博古架上摆放着几只精致不俗的摆件,放置博古架的条几上还放着一只点着檀香的青瓷香炉,一名中年男子挺直背脊站在曲纤珞书案前,向她禀报事情,听得曲纤珞皱起眉头,捺着淡桃色胭脂的唇瓣抿了抿,险些就要骂出声来。

    这人是母亲的亲信,是跟着母亲由娘家过来的顾总管,他正把母亲前些日子在曲府里发生的事一一告知她。

    “这就是曲府里最近发生的事,主子本不希望我告诉小姐,但想想又怕小姐由外人的嘴里听见影响了心情。”

    “我那个爹还得要多荒唐才甘心?”听完之后许久,曲纤珞才挤出这么一句话。

    顾总管的身分尴尬,曲宏虽然不是他的主子,但是主子的夫君,他不能对此表示意见,只能把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转述,至于小姐要怎么因应,他不能置喙。

    父亲的花心多情曲纤珞一直都明白,娘亲或许对父亲早没有了情意,但父亲因为应酬被一妓子迷了心智,还坚持要把妓子纳进府里,那便是狠狠踩到了娘亲的底线。

    当年父亲纳黄姨娘是因为娘亲没有生下子嗣,黄姨娘虽然出身不高,但至少家世清白,如今一个妓子算什么?配进曲家门吗?更何况父亲能有这么多银子挥霍,靠的还不是娘亲一点一点赚进来的,现在连一个妓子都要给娘亲养吗!

    不知是父亲太相信自己抑或是太看不起娘亲,竟然因为此事与娘亲起了龃龉,逼娘亲退出曲家的事业。

    “母亲呢?心情还好吗?”

    “就算无情也总会怨的,但还过得去。”

    顾总管的眼神悠远,好似诉说着什么,但曲纤珞看不出来。

    “若不是他们是我的父母,我真想求他们和离算了。”

    顾总管好似突然有了精神,询问着小姐,“可能吗?能让主子和离吗?”

    曲纤珞白了顾总管一眼,再怎么样总是她的爹,主张让爹娘和离,她这个女儿岂不是要被人戳脊梁骨了?

    顾总管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连忙正了正神情。

    “那妓子如今人呢?”别是把娘亲气了一通,父亲还是把妓子迎进门。

    “曲老爷置了一处宅子,把陈姨娘养在那里。”

    “静观其变吧。”曲纤珞叹了口气,纳妾不成便养外室,若陈姨娘愿一辈子当个外室,眼不见为净也就罢了,就怕没那么好打发。

    “那主子就这么退出曲家的经营?”

    曲纤珞露出淡淡的笑意,她那个爹她还不知道吗?过不了多久发现曲家事业没了母亲不行,就会求着母亲回去接手了。

    “母亲不管曲家的事业也还有自己嫁妆要管,总之闲不下来,你这段时间多跟着我母亲帮衬她,让她把注意力多放在自己的事业上也好。”

    “是的,小姐,那小姐还有其他事吩咐吗?”

    “帮我多盯着曲家粮行,一有问题立刻来告诉我,这是让母亲回去执掌曲家事业的机会。”

    “是!那么小的先离开了。”

    曲纤珞点头让顾总管离去,看着桌上的账本突然没了心思。她站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看见的是小而巧的庭园,庭园里以几座竹篱隔开几个茶席,那是茶行用来招待客户、让客户品茶的地方。账房是重地,所以窗子外钉了棚架种着如帘幕般盖下的紫藤,由账房窗子望出去可以看到庭园景色,而由外头望进来却只能看见紫藤帘幕。

    曲纤珞擅长窨茶,基本上只要是有花香的花朵、香草都可窨茶,尽避能窨茶并不代表适合窨茶,但长年下来,爱品香的曲纤珞倒也渐渐喜欢上各种带着香气的花朵。

    其实这回父亲让母亲退出曲家事业,她是赞成的,总要让父亲吃一次苦才懂得珍惜母亲,懂得曲家那偌大的产业,母亲是如何的劳心劳力。

    曲家在城里有不少铺子,母亲懂得用人,那些铺子运作倒也不费多少心思,而曲家的起家事业是粮行,所以母亲花最多心思坐阵、花最多时间经营人脉,因此母亲一离开,最快出现问题的也会是粮行,她才让顾总管多多留意粮行的事。

    此时账房的门上传来轻响,曲纤珞喊进,是方才出去帮曲纤珞沏茶的正梅。

    “妳那是什么表情?撞鬼了?”曲纤珞睨了笑得古怪的正梅一眼,坐回书案后。

    “方才奴婢看见一个英俊的公子,正在前头向罗掌柜询问茶品,或许等等罗掌柜就会带他进来品茶了。”

    曲纤珞往窗外望去,视线穿过紫藤帘幕看见罗掌柜似是领了人进来,她端起茶盏轻轻抿一口茶。

    这桂花北苑是茶行里卖得最好的茶品,也是曲纤珞最常喝的茶,七窨的桂花北苑很费功夫,带有独特的香气及茶韵,喝下一口,香气在口中回荡,齿颊留香,别人想学也学不来。

    “是时候该试试九窨一提了。”曲纤珞喝了茶后,竟得出这样的结论。

    “九窨一提?”正梅这下也没心思看外面了,要知道每次窨茶,只要一失误茶就废了,那前头不管花了多少时间都是白搭,七窨就是极大的风险,大小姐竟还想试试九窨一提?

    “怎么?嫌累?要不要我把妳的卖身契还给父亲,让妳回曲府去干活儿?”

    “大小姐,奴婢对妳忠心耿耿,当然要一辈子伺候大小姐,奴婢才不回曲府呢!”一开始正梅还很正经的说着,说到最后一句还是忍不住笑了。她知道大小姐只是爱说狠话,心里可是很信任她的。

    或许是从小被大哥哥及二妹妹使绊子使多了,曲纤珞要花更多时间才能信任一个人,而且也不容许自己的人被别人掐着脖子,所以当初父亲要派人进韶嫣阁时,她就要求韶嫣阁里的下人卖身契都得给她。

    曲宏听了没反对,反正等她出嫁也得带一批陪嫁的下人到婆家去,就把这些人当做是将来给她陪嫁的,他也不算亏。

    两人笑闹一番,站在窗边的正梅忽然发现罗掌柜迎进来的客人便是她说的英俊鲍子,这会儿正看得失神呢。

    曲纤珞走到窗边循着正梅视线的方向看去,一名男子坐在面向账房窗子的位子,因为紫藤帘幕的关系,他并不知道有人正盯着他看,只是品茶。

    的确,是个很俊的公子,但不是大庆朝认定的俊,却让曲纤珞一看就再也移不开视线。这人长得极好看,气质温文尔雅,可眉眼之间藏着不驯的神韵,两种气息那么的冲突,可在他身上却又十分契合。

    大庆崇文,所以多喜欢美公子,螓首膏发、自然娥眉才称俊,但也有不少人喜欢阳刚的男子,例如曲纤珞。对她来说足以与女子比美的男子再俊也入不了她的眼,她自小独立自主,希望未来身边的男子有双强健的臂膀,能给她依靠,以及能支持她拚事业,绝不限制她。

    “的确,有资格称俊。”曲纤珞强压住心中的震撼,不想跟正梅一样大惊小敝。

    “是吧!”正梅跟着曲纤珞久了,连眼光也养得与曲纤珞一样,当她看见这个高大英挺、举手投足隐含一股威仪的男子,便知道肯定是大小姐喜欢的类型,“只可惜大小姐身边的人都没有这样的公子,才会还没订门好亲事。”

    曲纤珞又白了正梅一眼,哪里是她挑剔长相才没订门好亲事,根本是父亲还没挑到足以匹配曲家家世的人家。

    曲家虽然不是巨贾,但在衢阳城也算排名前头了,而父亲重利,会选择的肯定是比曲家还要富裕的商贾之家,当然选择便少了。

    不过她很赞成父亲慢慢挑,她现在满心只想拚事业,试问有哪个男子能接受?大庆这些年,女子从商的不少,但那是对已婚妇人或寡妇来说,而非像她这样未出阁的女子。

    她知道自己终究是无法选择自己的亲事,但能拖一天是一天。

    “奴婢又没说错,大小姐都快及笄了,是该议亲了。”而且她可没漏看皇商高家的三少爷看大小姐的眼神,可火热了,肯定一等大小姐及笄便会请官媒上门说亲,“欸……高三少爷如果有外头那位公子的容貌,大小姐就不会这么无心了。”

    曲纤珞伸出食指戳了戳正梅的额头,再次警告她,“我与高三少爷之间不会再有其他,以后不许再说。”

    高承璟,皇商高家三少爷,也是高家目前唯一未婚配的少爷,更是大庆人眼中的俊美公子,只是因为两人青梅竹马的情谊,让曲纤珞从未把他当婚配对象看待。

    小时候她称他为承璟哥哥,年纪大了该避嫌,她便改唤他高三少爷,连态度也变得有些疏远,就是不要让人误会他们之间单纯的情谊,更何况,另有一人可念着他了。

    “是。”正梅揉了揉被戳的额头,识相的不再说高三少爷的事,“那么外头这位公子呢?大小姐要不要亲自去招待一下?”

    曲纤珞一时有些慌乱,刚刚才偷偷盯着人家看了许久,现在她若出现在他面前肯定掩不住心虚。

    “不是有罗掌柜吗?哪里需要我去招待?”

    正梅看着曲纤珞发红的耳根,“我怎么瞧大小姐的脸好像有点红?”

    曲纤珞一等正梅放下手,立刻又戳了她好几下,“妳喜欢妳去招待。”

    “大小姐方才也说他够俊。”

    “妳别一心想当红娘,去去去!再去沏杯茶来,见了就碍眼。”

    “是。”正梅乖乖的福身,转身拿了茶盏就走出账房,她已经习惯大小姐的态度,事实上大小姐的嫌弃并不是真的嫌弃,她越嫌她们感情越好。

    曲纤珞在正梅离开后,这才又望向窗外。看那男子的穿著打扮应是出身不错,不知道他姓啥名谁?喜不喜欢这里的茶?会不会再来光顾……

    曲纤珞说服自己,她绝不是因为被男子的容貌吸引,只是真心想知道他喜不喜欢自家的茶,把他当成普通客人而已。

    苏灏辰轻啜一口沉香北苑,方才掌柜介绍峣阳茶行里有多种窨制茶品,但大多是花茶及香草茶,最特别的就是两款窨制木质茶品,檀木北苑及沉香北苑。

    还说这是因为他们东家爱点檀香及沉香,才会想到以木香窨制茶叶。

    苏灏辰试啜一口,茶韵醇厚,香气幽长浓韵,颇合他的喜好,他享受的再轻啜一口,十分满意。

    只是刚放下茶盏,他敏锐的感觉到有道视线停留在他身上,他往紫藤帘幕望去,却什么也看不见。

    那帘幕之后有人正看着他,但因为感觉不到恶意,苏灏辰也没有深究,看格局那应是茶行的内室,或许帘幕后是茶行老板的厢房或是账房,大概是想看看他对这茶的评价吧。

    曲纤珞在苏灏辰望向自己时猛地一震,还以为自己偷看人家被发现了,正想着要怎么解释时,对方又移开视线,他……应该是没发现吧?

    不过刚才被他那双戒慎的眸子一看,突然有股熟悉感……

    正梅端进来新沏的茶,打断了曲纤珞的思绪。

    正梅再往窗外看,那男子已然离去,她放下茶盏惋惜出声,“那公子走了。”

    “走了便走了,又如何?即便大庆的男女大防不如前朝严谨,也没道理我赶着去招待人家吧。”

    “大小姐不是不排斥交朋友吗?还说交朋友对商人来说是一种人脉经营,如今对那公子扭扭捏捏的,反而像是欲盖弥彰。”对,就是欲盖弥彰,像是怕被发现她也会欣赏男子。

    “知道了、知道了,再有下回我会去招待他,这样可以了吗?”

    “大小姐又知道会有下回了?”

    “有缘总会相见的。”曲纤珞漫不经心的说道,好像她的心湖不曾泛起过涟漪一般。

    正梅点点头,不是她自夸,来到峣阳茶行买茶,鲜少有不回头再次光顾的客人,大小姐说的这个缘分,总会再来的。

    能在衢阳城内最繁荣的街上置产,即便只是一间小铺子,都得有相当的身家。买不起铺子的,便在街上的市集里寻块好地,摆摊贩售。

    这时辰说早不早说晚不晚,有些小贩已铺排好货品,也有些头顶着装货的篓子、手拿马扎正准备前去摆摊的小贩走在街上,十分热闹,除了外头挂着槴子灯的青楼之外,大多的铺子都已经营业了。

    还未近午,天还不热,路旁的饮水摊小贩刚推了推车来,正在摆桌摆椅等着饮凉茶的客人上门,凉茶清凉解渴物美价廉,上不了茶楼吃喝的人也喝得起,有些还有事待办的人也不等桌椅摆好,就在摊子边拿起茶碗畅快一饮。

    这街上的聚仙楼是衢阳城内最有名的茶楼饭馆,茶楼里的茶叶用的是衢阳城最有名的茶行峣阳茶行出品的茶叶;主厨则是前朝御厨的关门得意弟子,道道是美馔珍馐;酒用的是城里最知名的酒商所酿的酒品,坛坛是佳酿。衢阳城里举凡有点头脸的人家或商行,招待、宴客都会选在聚仙楼。

    兴州府是大庆国内的大米仓之一,府下各县就数衢阳城产量最丰,所以身为衢阳城最大的粮行曲家粮行,店铺当然开在最繁荣的街上,位置就在聚仙楼的正对面。

    如今坐在聚仙楼二楼雅间里的苏灏辰,就选了这么一个好地方观察曲家粮行。

    苏灏辰的崛起犹如神话,三年前镖局发生变故后他依师父的遗愿从商,或许是他真有经商能力,也或许是刘老爷子这些年来利用镖局建立了大量人脉,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不说,故旧更是遍布大庆全国各地,短短三年,苏灏辰名下的久蔚商行已是全国五大贸易商行之一。

    在衢阳城里,只有皇商高家能与之媲美。

    此时的苏灏辰冷着一张脸,听完段凌滔的汇报,他的眉头蹙起,虽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但段凌滔知道主子现下的心情并不如表面上那般平静。

    “遭了白蚁?”

    “是,整批蜀锦都遭殃,杨管事紧急做了处理,如今虽然白蚁已除,但……整批蜀锦无一完好。”

    苏灏辰拿起桌上茶盏轻抿一口,调转视线望向热闹的街上,一队骆驼商队走过,街上的人让了路,也没有对商队多加投注视线。

    衢阳城十分繁荣,与西域的贸易往来兴盛,会出现骆驼商队也没什么稀奇。

    “这事古怪,凌滔,下一次商队前往蜀地,我要同行,我得亲自去蜀地查查。”

    “属下遵命。”

    久蔚几年来贸易布料不下百次,从来没有遭过白蚁,蜀锦这样名贵的布料从织造开始就得小心对待,怎可能遭了白蚁?除非是有心为之,这里面或许有竞争对手高家的手笔。

    “敢情这就是高家给我百花宴帖子的原因,知道我这批蜀锦毁了,抢不了高家的生意,专程发帖子来给我下马威的?”

    高老夫人下个月举办寿宴,据说高府的园子造景巧夺天工,各季皆盛开各种花卉,所以高老夫人的寿宴定名为百花宴。至于高家的帖子,可不是像雪花一般的洒,能拿到高家帖子的人别说在衢阳,甚至在整个兴州府都有一定的地位。

    因此,每年的百花宴便犹如衢阳富贾们的相亲宴,多少适龄男女会借着出席宴会相看是否有满意的对象,自然也是各家老爷夫人为自家儿女挑媳选婿的最好时机。

    “算算时间,到百花宴时应已确定采办商行了。若主子不去,高家定会放出风声笑话主子气度小,但百花宴上,主子若在场怕也会被笑话。”

    “高向安没这心思,这损招肯定出自高承璟之手。”

    苏灏辰的久蔚商行崛起得快,自然被高向安视为敌手,恨得想撕咬他都来不及,即便能出气也不可能发百花宴的帖子给他,高向安有三子,唯有三子高承璟处处爱与他比较,会耍这心机的只可能是高承璟。

    “那主子可要去?”

    “自然要去,不但要让人看我苏某并非气度小,还要让人知道错失了一个蜀锦的生意于我来说微不足道。”事实上蜀锦的生意的确不大,苏灏辰看重的是藉由这个机会与朝廷做生意为将来铺路,若能多办几次朝廷的差事而且办得好,还愁得不到皇商之名?

    就如同高家,高家的资产或许不如他的久蔚,但胜在有块金灿灿的皇商招牌。

    “主子打算怎么做?”段凌滔不明白,去参加百花宴主子也不可能到处告诉人家主子有多少身家,怎么让人看出“微不足道”?

    “我带着三份高价又不俗气的寿礼前往,你觉得如何?”

    高家可是敌人啊!斑价就罢了还三份?岂不便宜了高家?段凌滔打心里不赞成,但他可不是方元勋那傻子,主子这么做自有他的想法,他不会质疑主子的决定。

    另有一事不明白,他本打算到商行去向主子禀报的,但主子却传话让他到聚仙楼,本以为主子在此招待人,来到这里才发现主子独自一人喝茶。

    “主子到聚仙楼来喝茶,是因为用的是峣阳茶行的茶叶?”段凌滔记得主子上回在这里喝到好茶,后来还亲自去了一趟峣阳茶行买茶。

    “你看看对面那间商号卖的是什么?”

    段凌滔探头,看见了刻着曲家粮行四个字的招牌,“主子怎么突然对粮行起了兴趣?难道想做米粮的生意?”段凌滔很佩服主子的眼光,久蔚的生意才会风生水起,但此时做米粮好吗?

    “这一回你倒是猜中了。”

    “朝廷已经多年不打仗了,不再需要那么大量的粮草做军需,贸易米粮是好路子吗?”

    “江南稻米一年三期,各地都囤下了非常大量的米粮,但反观北方近来遭了旱灾虽然朝廷开了粮仓应急,可短时间内要再囤粮不容易,再加上北方偶有狄羌人侵扰边境,驻军常年戍守,官仓要囤、驻军要粮,近期朝廷可能会有购粮的需求。”

    段凌滔点了点头,总算明白了主子的打算,“说到米粮,在衢阳城里自然要找曲家粮行配合,这是主子的打算吧。”

    “不,我要的不是配合,是要抢了曲家粮行的货源。”

    段凌滔一愣,曲家粮行虽是衢阳城第一大,但若主子要跟朝廷做生意,只抢曲家粮行的货源还是不够的,那何苦树敌?

    苏灏辰看出段凌滔的疑惑,“的确,要做朝廷生意我需要有粮行配合,可我听说曲家粮行的老板曲宏是个扶不起的阿斗,生意全靠妻子萧氏操持,前些日子又让萧氏退出粮行的经营,我得试试曲宏的能力是被抹黑了还是真的上不了台面,免得扯我后腿。”

    主子说的有道理,如果有人要收购曲宏的货源他都应付不了,未来要如何为主子召集更多的地主筹粮?

    此时,雅间门上传来轻敲,是茶楼伙计领着苏灏辰的另一个亲信前来,“苏老板,方爷来了。”

    “进来。”

    茶楼伙计替方元勋开了门请他入内后,又关上门离去。

    方元勋抹了抹汗才来到苏灏辰面前,这聚仙楼确实是个好地方,方才他一路过来被日头晒得有些昏,进了聚仙楼就感到十分凉爽,汗水擦了就没再冒出汗珠。

    “主子,属下查清楚了,那高老夫人拜佛十分虔诚,每日除了在佛堂颂经之外,就是让三个孙儿轮流陪她下棋喝茶。”

    不愧是高家的老夫人,日子甚是悠闲啊!

    “我明白了。”

    段凌滔不经意的看向窗外,突然噗哧笑出声。

    苏灏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个捧着一堆吃食的婢女被她身旁应是她主子的女子戳着额头,因女子脸上带着笑,并不是真的在处罚婢女。

    “好美的姑娘啊!”方元勋也看见了,忍不住赞叹。

    苏灏辰认同,那女子的确美,白皙肌肤胜雪、五官柔美,令人移不开目光。

    “美?倒还好,是挺可爱的。”段凌滔竟回了句还好。

    可爱?方元勋再看了外头一眼,那位小姐要说倾城绝色都行,哪里只是可爱而已?很快的,当那个婢女一边揉着额头一边死死抱着怀里的吃食不放,似在抱怨什么时,段凌滔又笑了,方元勋才知道他话里说的人是谁。

    “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不然怎会放着一个大美人不看,看她身旁的婢女?”方元勋彷佛看傻子般的睨了段凌滔一眼,当下得到一记狠瞪。

    苏灏辰没有加入他们的对话,看着那名女子的容貌,他总觉得似曾相识。见她走进粮行,他的眉间一蹙,那女子既然是主子,不可能自己上粮行买粮,那么她和曲家粮行是什么关系?

    “走吧!”苏灏辰不知看见了什么,神色不悦的站起身下令离开。

    走?还真的只是来喝茶而已?方元勋及段凌滔虽然不解,但立即跟在苏灏辰身后走了出去。他们两人没看见的是,此时高承璟乘着马缓步过来,而高承璟的坐骑竟是一匹和苏灏辰的坐骑同样来自西域的骏马。

    已经走进粮行的曲纤珞正准备随掌柜进入内室见曲宏,就听见商行外传来马啼声,她不经意回头望去,看见三人上了三匹骏马,领头的那人穿着一身暗紫色长袍,长相英俊、气势迫人,赫然就是那日她在茶行账房里偷看的那名男子。

    她真的再次见到他,还不是他再度光临茶行而是在其他场合,不禁讶异两人的缘分。

    而正梅也看到了,看着苏灏辰骑马而去的英姿,她好似突然想到什么,“我想起来了,这人莫非是久蔚商行的苏老板?”

    久蔚商行在衢阳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曲纤珞自然知道,“妳从何得知是苏老板?”

    “大庆人多乘马车,尤其是那些有钱的大老爷们都在马车上比气派,但这位苏老板出身镖局,向来骑马代步,在衢阳城的商贾里自成一派,听说有不少商贾人家的少爷看苏老板骑马英姿飒爽都想仿效,摔了好几位少爷呢!”

    “东施效颦。”女子之间争奇斗艳不输男子,她自小看多了,像苏灏辰这样武者出身的男子,定是看不惯他人在他后头仿效吧。

    “大小姐妳不知道,那些少爷们骑的还是咱们大庆的马,不但较矮小而且温驯,那苏老板的坐骑可是西域名驹,听说还是自己驯服的,所以即便那些少爷们上得了马学得了苏老板的模样,气势上也弱了一大截,整个衢阳城就只有一个人骑上了同样来自西域的马,大小姐想知道是谁吗?”

    正梅话音方落,就看见另一匹西域马经过了曲家粮行前,那人正是高承璟,曲纤珞当下便笑出声来,“高三少爷?”

    “可不是吗?听说最近高家和久蔚杠上了,高三少爷有次在城外遇上了苏老板,一开始高家车夫见是苏老板,那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叫嚣着要苏老板让路,结果苏老板只是丢给了车夫一个不屑的眼神就驾马离去,狠狠给那车夫吃了一口的尘土,不久之后高家就派人由西域运回了马,不过是驯化过的就是了。”

    “高三少爷还真是和小时候一样,输不起。”曲纤珞看着高承璟经过也没让人和他打个招呼,实在是今天父亲找她来有要事,她不想担误了,“我们进去吧。”

    曲纤珞说完,便领着正梅跟着等在不远处的粮行掌柜,进入了曲宏等着的小厅。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茗门闺秀最新章节 | 茗门闺秀全文阅读 | 茗门闺秀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