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腹黑擒妻计 > 第十四章

腹黑擒妻计 第十四章 作者 : 丹甯

    她来到一楼咖啡店,正排队等着买咖啡时,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讨论的声音—

    “你有没有听说啊,我们医院有医生要被告了。”一个神秘的女声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被告?”

    “喂喂,小声点啦,这种事哪能在大庭广众下讲?”

    ……既然你也知道不能在大庭广众下讲,那又为什么要说呢?余梦岚有点无言。

    这种公共场合可不止医护人员出入,还有病人及病人家属呀!

    不过她也没无聊到回头去管别人,她只想买杯咖啡,买完就回办公室休息,准备其他工作。

    “唉,近几年人权意识高涨,确实常听说有医护人员被告的消息,今年初好像就有个急诊室的医师被告了,那这次是谁啊?”

    “听说是心外的韩医师。”

    “什么哪个没天良的居然告韩医师?”

    “对啊,你也觉得很夸张吧?谁不知道韩医师是个多么尽责的医生,不管对谁都是和言悦色的,这次出现这种情况实在很奇怪,听说病患送来医院时都已经差不多了,是病患家属要求开刀急救的,结果人死了又要怪医院……”

    余梦岚再也没法继续排队了,她急忙离开咖啡店,想也不想便掏出手机,打了男友的电话。

    “您的电话将转接到语音信箱,请稍后再拨……”

    “真该死。”她低咒。

    他今天又没排刀,关什么机?

    余梦岚气急败坏的一口气爬楼梯到七楼,顾不得累得发软的双腿,直直往某人的办公室冲,而她甚至懒得敲门,毫不客气的拉开那外头挂着“韩骐”名牌的门—

    只见办公室里,有两个错愕的男人一起转头望向她。

    一个当然是办公室的主人,而另一个……居然是心外主任

    如果只是韩骐一人还无所谓,可是既然多了主任……

    “呃,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了。”

    心外主任皱眉瞪了她几秒,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你就是那个内科的总医师余梦岚?”

    很好,八卦的威力无远弗届,连心外主任都认识她了。

    “是……”

    心外主任表情缓和下来,突然朝门口走了过来,一掌拍在她肩上,“麻烦你好好劝劝他吧。”

    “啊?”什么跟什么?

    余梦岚还没意会过来,韩骐倒先开了口,“老师,你很清楚我的为人,如果我有半分过失,别说向家属道歉了,那笔几百万的求偿金我也会赔,甚至不用医院帮我出,但今天我们都知道事情不是那样。”

    “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道,但即使你没错,事情一旦闹大,不管对你或对医院都不好。”主任皱了皱眉,“总之你再好好想想。”

    说完,他便走出了办公室,还替他们把门带上。

    余梦岚和韩骐互望了好一会,没有人先开口说话。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上班时间跑进他的办公室,毕竟他们一直都是公私分明的人,不会随便开小差跑去找对方,但今天这情况显然不同。

    “真的有病患家属打算告你?”最后,还是余梦岚先打破沉默。

    韩骐觑了她好一会,才冷冷开口道:“若你是想来劝我和病患家属和解的,那就不必了,我不会为自己没做错的事道歉。”

    他的心情显然不怎么好,难得一脸冰冷。

    “你在讲什么鬼话?”她一脸没好气的瞪着他,“如果你没有错,为什么要向对方道歉?”

    半小时后,余梦岚总算从不怎么想讨论此事的男友嘴里,大致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是上个月的事了,死者是个大学生,大半夜的不睡觉,和朋友跑去夜游冒险,结果在某个废弃的工地因为失足出了意外,被钢筋自背后插入,贯穿胸部。

    因为伤势严重,没时间送往别的医院了,这附近最近的就这么间大医院,因此尽避那天夜晚和诚的急诊室爆满,救护车仍硬着头皮将人往这里送。

    然而人送到时,呼吸也差不多停止了,由于那太过热心的朋友迳自将钢筋拔出,造成大量失血、心肺受到严重损伤,即使做紧急开胸手术也凶多吉少,更何况急诊室根本腾不出人手。

    然而被儿子的朋友通知赶往医院的母亲一直苦苦哀求,急诊室的人为难了会,突然想起医院里还有个救星。

    凌晨十二点半,韩骐才刚开完一台复杂的心脏手术,正准备下班回家,结果被央求着去救那伤患,知道急诊室也是没法子了才找自己,他虽然很累,终究不忍拒绝。

    伤患的情况先前便有人和他大略报告过了,知道那得和死神抢时间,他便不多废话,直接朝手术室走去,结果进了手术室,他才得知有另一件更麻烦的事,那个大学生是孟买血型,医院的血库里并没有,无法输血,而与他同血型的父亲偏偏又远在国外,出差去了。

    以伤患的失血量来看,根本无法在不输血的情况下救治,那原是场不可能打胜的战争。

    他尽力了,依旧无法救回伤患。

    “这根本不能怪你啊,这种情况就是神仙也难救。”余梦岚听完后很是愤慨,“换我也不道歉。”

    他嘲讽似的勾了勾唇,“院方希望和家属达成协议,让我出面道歉,再由院方给家属三百万,家属便不提告,并且保证不泄露此事。”

    “怎么可能不泄露,连医院的护士都在传,我保证明天全医院都知道了。”她简直不敢相信,“院方是傻了吗?居然连这么蠢的要求也答应?”

    他如果向家属道歉了,纵然不会被告,却等于承认自己在手术过程中有疏失,问题是他根本没有啊!

    “这事没想象的简单。”他淡声道,“当天我从早上八点开始开刀,若加上那一台,便总共开了三台刀,工作超过十七个小时。而开完最后那台时,更有二十几个小时没阖眼了,若对方坚持说我精神不济,在手术中有过失,就算法院判我胜诉,对医院的名声却有不小伤害。”

    所以医院才这么急着想和解。

    让已过劳的外科医师执刀这事若被爆料,不但会让病患和医生却步,说不定还会使主管机关介入调查。

    嗜血的媒体从来只爱往人身上泼脏水,没兴趣知道真相或替人漂白,这事他一直清楚得很。

    “就为了医院的声誉,他们想牺牲你?”她气得跳脚,“这事知道的人已经很多了,我不相信只要你道歉,这事就不会闹上台面。”

    而且他一旦开口道歉,就更难为自己澄清。

    “我也不相信。”他淡声道:“医院只是想找人背黑锅罢了,如果能把责任限缩在我身上,对医院的伤害便能减到最低。”

    “所以他们才急着去和家属谈条件。”她明白了,“简单来说就是家属和院方谈好条件,为了大局决定牺牲你。”

    “是啊。”他点头。

    “真是太过分了。”她恼道:“总之你绝对不能道歉!”

    韩骐偏头瞧了她好一会,突地轻笑,“余医师,你真的很替我抱不平呢。”

    她此刻的模样像被踩到尾巴的猫,气得炸毛,只差没喵呜几声的扬爪乱挥……实在可爱得不得了。

    她之所以气成这样,是为了他。

    她是为他而恼,不是为别人,意识到这点,他本来从一大早就乌云密布的心情,突然拨云见日,好了起来。

    至少他知道这世上还有她这么挺自己,感觉似乎没那么糟了。

    “废话,不帮你还帮谁啊?”她气呼呼的说道,正努力想着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没想到下一刻却突然被他拥入怀里。

    “谢谢你。”他在她耳边轻轻道,唇甚至擦过白玉般的耳壳。

    一股酥麻的热意自耳朵传来,蔓延至全身,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往脑袋冲……余梦岚开始觉得头晕目眩。

    这可恶的家伙,明知道她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耳朵!

    “你……别忽然靠在我耳边讲话啦。”她羞窘的推开他,捂着发红的耳壳,“我正在替你想法子,你还来乱!”

    “你啊,就别为我操这点心了。”韩骐总算笑了,“难道你以为我还怕和医院闹翻?”

    单凭他的医术,就足以让各大医院挣破头来抢,更别说他若透露自己与袁家有些“亲戚关系”,哪可能找不到医院待?

    “说的也是……”她犹豫了一会,才慢慢放下心,“事实上你会来和诚就挺神奇的。”

    和诚的规模虽不小,但和某些分院遍布全台的大医院相比自是差多了,福利什么的没特别好,因为不在大都市里,交通也不算方便,像他这么优秀,应该有许多医院想挖,怎么会跑来这?

    “我会来和诚,主要是因为离家近,其他医院太远了,通勤麻烦,不过真要搬也不是不行。”他耸耸肩。

    “也是啦……但搬家后,就不容易吃到小蓝做的晚餐了耶。”

    他皱眉故作深思貌,“嗯,这的确是个重大损失。”见她突地睨向自己,他适时补了一句,“当然,见不到女友的损失更大。”

    谄媚鬼!可偏偏她就是被他逗笑了,“原来你的头脑清楚得很嘛,看来我白担心了。”

    他拦腰搂住了她,“女朋友给的关心永远不嫌多。”

    “油嘴滑舌。”

    “这是肺腑之言。”

    “……”她无语望天,深深觉得自己这辈子要在斗嘴上斗赢他好像颇有难度。

    “放心吧,不到最后关头,我不会随便离院,不战而降并不是我的习惯。”他平静的道,一下子又将话题拉回来。

    前一刻刚放松下来的余梦岚听了他的话,立时警觉过来,“什么意思?你觉得这中间有阴谋?”

    这些年她在医院里看过太多派系斗争,现下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觉得奇怪了。

    “那对夫妻原先看起来并没打算追究的,至少上个月还没有,今天却突然跑来,有点奇怪。”

    “确实有点不寻常。”她忍不住蹙起眉,“不过我记得你在医院里并不特别偏属哪个派系不是吗?为什么会有人想害你?”

    “也未必就是医院的人……”他说话声音很轻。

    “你说什么?”余梦岚没听清楚。

    “没事。”韩骐笑了笑,“余医师,你似乎离开工作岗位很久了,不赶快回去好吗?”

    她一愣,忙抬腕看表,然后发出一阵尖叫,“啊啊啊,完了,怎么这么晚了?我有一堆杂事没处理,下午还要参加科务会议……”

    “快去处理吧。”他拍拍她。

    “好。”她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去,但在开门的同时,却又忍不住回头望向他,欲言又止。

    如果可以,她很想留下来陪他。

    他再厉害也终究是个凡人,她很清楚他不会回头动用袁家的势力,正如她从没想过以“章信泰的外孙女”自居一样。

    可凭他一人真有办法抵抗来自院方的庞大压力吗?

    “你去忙你的,不用替我担心。”知道她心中的顾虑,他柔声道。

    能有真正了解、关心自己的人,真好。

    “嗯……”她懊恼得要命,直到今天才觉得自己嘴笨,想半天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好道:“你要小心,别随便就被人卖了或坑了。”

    咳,虽然她觉得他坑别人的机会要大很多。

    “我会的。”他微笑向她保证,“就算不为了我自己,也要为你。”

    余梦岚的脸红了,她原本想问为什么是为了她,但又觉得,其实没有必要问了。

    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早已说明了那显而易见的答案—

    他爱她,所以为了她,他会一直好好的。

    那一刻,余梦岚终于彻底明白自己完蛋了,因为她遗落在他身上的心,这辈子怕是再难收回。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腹黑擒妻计最新章节 | 腹黑擒妻计全文阅读 | 腹黑擒妻计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