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招人爱 > 第二十七章

娘子招人爱 第二十七章 作者 : 莫颜

    关云希在山里奔逃着,她中了石陌尘一掌,伤了内力,却拼着一口气,突破重围,钻进地道,逃了出来。

    她能逃走,全仗着对山寨地势的了解,以及对密道的熟悉,这一点是连石陌尘都料想不到的。

    虽然没让石陌尘得手,但这里是他的地盘,这里的人也全是他的手下,她虽逃得了一时,但心里很清楚,石陌尘为了抓她,已经放出山哨,出动所有守在山间各地的巡哨,打算全力围捕。

    凭借自己对地形的熟悉,以及了解对方人马的习性,他们要抓她也没那么容易,毕竟她曾是大当家,这山寨是她一手建立起来的,人也是她训练出来的,所以如何躲藏、如何避开陷阱和巡哨,都难不倒她。

    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找个地方运功疗伤,想办法熬过去。

    她在山间躲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来,她喝雪水、吃树根,甚至刨地挖虫裹腹。

    时值冬日,能吃的东西不多,躲藏更是不易,她能支撑半个月已经是奇迹,最终还是被石陌尘找到了。

    重生前,她虽然偶尔能与他打成平手,却知道他是故意让她的,总觉得摸不清他的武功高低;重生后,她的武功更不如他,现在却亲眼见到他的武功深度,竟能在十招内便将她擒住。

    “我把你四肢打残,吊着你的命,一样可以威胁禇恒之。你猜猜,当他收到你一只胳臂时,会是什么表情?”

    关云希被他掐着脖子卸了一条手臂,只稍再用力,她的左手就会废了。

    她望着他阴狠无情的眼神,原来在她看不到的时候,他竟是如此可怕而残忍。她突然感到万分悲伤,曾经与她出生入死的知己、曾经把酒言欢的伙伴,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泪水模糊了她的眼,她放挣扎,用着仅存的力气和意识,沙哑地开口。

    “你曾说过,我上天遨翔,你便跟随;我折翅落地,你亦不弃。言犹在耳,为何你却失约了……”

    石陌尘浑身剧震,那恍若深不见底的黑眸有了一丝波动。

    “你说什么?”他怔怔地望着她,掐住她脖子的手劲也轻了些。

    “二弟,你说过待弟兄们有所归属、完成大业的那一日,你要亲手挖出藏在后山大树下你亲手酿的酒,陪我醉上一场的……”

    石陌尘瞪着她,脸上的邪气消失了,只剩惊异以及难以置信。

    “你怎么知道?你叫我什么,你……”

    这眼神、这语气,以及这说话的样子就像她,那个他藏在内心深处的女人。

    他死死地盯着她,透过那双悲凉却微笑的眼,好似瞧见了另一个灵魂,那是他忘也忘不了的眼神。

    当她死在他怀里时,她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因为他的错估,让她丢了性命。饶他计划了那么久,暗中破坏,就是不愿她在完成大业后便想远走天涯离开他。他想尽办法留下她,只要她还是大当家的一天,她就不会弃弟兄而去,也不会弃他而去,他们还能秉烛夜谈,听着她喊他一声“二弟”,看着她眼中对他的倚赖。

    她还能倚仗他的辅助,需要他随侍在侧,为她分忧解劳,而不是把山寨弟兄交给朝廷后,就浪迹天涯。

    他不要她离开,也不准她弃他而去,就算是当个背叛者,牺牲弟兄的性命,他也要留下她。

    但是,她却死在他怀里,从那一日后,他入魔了。

    可现在这个被他掐住脖子的女人,却用着与她相同的语气、相同的眼神,说出了她在世时,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这怎么可能?是他产生幻觉了,还是她就是她——叶枫?

    可惜不容他深思下去,背后强大的杀气迅雷不及掩耳地袭来,石陌尘只来得及回身,却难以挡住那男人的杀招,挟带内力的一掌重创他的胸膛。

    石陌尘被震出几丈远,在地上翻滚几圈后倏地爬起,单膝跪地,狠狠瞪着对方。

    他看着褚恒之将关云希护在臂弯里,一身的杀气与他的戾气不相上下,如同虎豹相残后的对峙。

    石陌尘腹中气血相撞,那一掌怕是已经震碎了他的筋骨,伤了他的脏腑,他活不成了,但他不在乎性命,是死死盯着他怀中的女人。

    “又是你:……”石陌尘恨得咬牙,声力竭地吼着,“上次是你,这次又是你……硬是把她从我身边抢走,她是我的女人,把她还给我!”

    褚恒之闻言皱眉,当石陌尘像发疯似地冲过来时,他冷冷地拿出扇子,朝他射去,扇尖划过石陌尘的颈子,留下一道血痕,阻挡他的来势,也让他断了声砰然跪地。

    他死时,身体僵立在那儿,一双眼仍不瞑目,直直地盯着他怀里的女人。

    禇恒之不再看他,紧张地盯着怀中的女人。他找了她半个月,幸好及时赶到,他不敢想象若是再迟一步,她会落到什么下场?

    “别哭,没事了,我在。”他极力安抚怀中的女人,亲吻她脸上的泪,用他的披风将她包覆,隔绝这冰寒的雪气。

    他的怀抱温暖了她的身子,亲吻也融化了她的泪水。

    在关云希绝望的时刻,他终究是赶来了,而他脸上难掩的紧张和憔悴,清楚地告诉她,他为了找她而夜不成眠。

    这一刻,她终于想起来了,为何她一直觉得好似在哪儿看过这件披风。

    前世她身死,尸身放在义庄时,身上覆盖的就是和这件一模一样的披风。

    同样的滚毛边、同样的纹路,以及那镶在领口处的玉穗。

    “原来是你……”

    她流下眼泪,嘴角却上扬,这是她感动欢喜的泪水。

    “是你披风覆盖我身,怜我衣不蔽体,护我一分死时的尊严……谢谢你……”

    禇恒之怔怔盯着她,直到她微笑着闭上眼,他才猛然心脏陡跳,惊出一身冷汗,伸手探她鼻息,知道她还活着,只是昏过去时,他才大大松了口气。

    他抱起她,用披风护得严实,急速返身。

    这回关云希卧床养伤,足足养了一个多月。

    除了肩伤复发,还有内伤,加上被卸了的手臂虽然接了回去,却也伤了筋,必须好好疗养。这大大小小的伤加在一起,够锦香哭天儿抹泪了。

    关云希懒得解释,她只觉得疲惫不已,毕竟不是铁打的身子,这回她是真的得乖乖养伤了。

    她不知褚恒之是怎么处理的,关家两老知道她受了重伤,却也是绝口不提,只有关夫人来哭了一场后,欣慰地告诉她,幸亏禇家不嫌弃,她算是出头了。

    关邦则要她好好养伤,说禇家已经派了媒人来提亲,待她伤好,过了年春暖花开时,就让他们成亲。

    关云希瞧这个“老爹”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心里不禁啧啧称奇。

    禇恒之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她这对“爹娘”都不忍苛责她?连锦香也不知道其中缘由,只道褚恒之亲自送她回来后,便与关邦密谈了一个时辰,最后是关邦亲自把人送出去,同时还点头说一定照办。

    她卧床的这一个多月,两耳不管窗外事,倒是得了一段清闲赡养的日子。

    这其间,禇恒之来看过她两次,她本以为他会生气,他却一反常态地对她温柔以待,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告诉她,锦衣卫插手了巫江寨的冤案,不会冤枉好人。

    她懂他的意思,锦衣卫一旦插手,便不是她一个官家小姐能掌控的事了。

    褚恒之看出她的忧心,低头在她耳边轻语。“相信我。”

    短短三个字道出他的承诺,一如当初他说要帮助她那些弟兄,他便会做到。

    关云希感激地朝他一笑。“谢谢你。”

    而他的回答却是贴住她的唇,探入火舌,与之绵密纠缠。

    她只能摇头叹息,婆子和丫鬟都还在呢!这男人真的是学坏了。

    冬去春来,大地回暖,褚家和关家这两户冤家终于要结亲了!

    更让朝堂震惊的是,锦衣卫冉疆竟然带着自家妻子苗洛青,到府上来喝禇、关两家的喜酒。

    北镇抚司冉大人一向对这种喜宴不怎么感兴趣,倒是哪儿抄家、砍头,哪儿就有他的身影,因此当他出现时,把众宾客吓得打翻水酒、撞倒桌椅,乒乒乓乓乱成一团,好不热闹。

    唯独新郎禇恒之面不改色,一身俊朗沉稳,含笑上前招呼他,与他一块儿举杯对饮。

    冉疆与他酒过三巡后,送上一份礼,之后便领着他心爱的妻子离开褚府。

    褚恒之亲自送他上了马车,待人走后,吩咐总管好生待客,而他则拿着这份大礼朝新房走去。

    宾客还在,时辰还早,因此当他来到新房时,打开门看到的,就是新娘子关云希正狼吞虎咽地吃着糕点。

    她头上的红绸巾掀起,凤冠也搁在一旁,嘴上还像土匪般对丫鬟和婆子威胁。

    “我不管啊!那半生不熟的水饺我是不吃的,除非把它给煮熟了。”

    水饺煮熟了还怎么“生”?那是讨个寓意,求个吉利!

    正当婆子和丫鬟们欲哭无泪时,一见到大公子进屋,一堆人都慌了。

    褚恒之早已见怪不怪,他的新娘子若乖乖地坐在喜床上等他,他才会觉得奇怪呢!

    “下去吧!”他命令。

    得了吩咐的丫鬟和婆子立即退出屋外,把门带上。

    关云希嘴里塞着甜糕,一脸疑惑,“相公,这时候洞房太早了吧?”天都还没黑呢!

    别怪她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这成亲就只是走个过场,他俩早不知洞房几回了,而且现在不是她压他,都是他食髓知味三更半夜闯入她的房来压人。

    禇恒之瞧着自己的女人脸上被涂了厚厚一层粉,因为吃着甜糕,把嘴上的胭脂都吃掉了,虽如此,在他眼中,这样真实的她才是他最爱的模样。

    “冉大人送了一份礼过来。”

    关云希奇怪地问:“他送礼就送礼,为何要特地告诉我——”她顿住,恍然大悟似地瞪着他,接着冲上前,抢走他手中的文件,打开一看。

    这是一份昭告公文,上头写了一段密密麻麻的官话,但简而言之,只有一个重点。皇上赦免了巫江寨山匪,将他们编入军队里,戴罪立功。

    关云希读完后,不敢相信地看向褚恒之。

    “当真?皇上……真的赦免他们了?”

    瞧着她惊喜又带了点不安的神情,褚恒之含笑将她搂进怀里。

    “今日是咱们拜堂的日子,你觉得锦衣卫大人是那种闲着没事,拿着一份假消息来骗喜酒喝的人?”

    关云希原本还有点不安,闻言,美眸瞬间亮如星火。

    “有道理,他若是闲得发慌,早就抄家去了,犯不着来这儿找骂。”

    褚恒之低低笑了,“你该怎么谢我?”他打趣问,但语气里是浓浓的暗示和挑逗。

    关云希眨了眨眼,立即化为小鸟依人的美娇娘,对他投怀送抱,甜甜地道:“妾身决定把自己送给相公。”

    他挑眉。“你早就是我的了。”

    她摇头。“那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

    她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认真地承诺。

    “我把这颗心、这个身子的灵魂送给你,这一生与你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褚恒之听了一怔,望着她认真的神情,他目光也亮了,深邃的幽眸似要透过她的眼,看进这具身子里的灵魂。

    他低下脸,对她温柔且深情地回复。“我收下了。”

    他们相视而笑,眼中映照着彼此的身影,再也装不下任何人。

    这时门外有下人禀报,说是前面宾客吵着见新郎,褚恒之应了一声,回头对她叮嘱。“乖乖在屋里等我,嗯?”

    关云希点头,轻道:“去吧!”嗓音里有着甜美的温柔。

    禇恒之为她整了整嫁衣,深深望了她一眼,便转身走出新房,吩咐丫鬟和婆子好生照看。

    待他踏出沉稳的步伐,身后又传来她的叫唤——

    “相公,记得带一坛酒回来。”

    他步伐踉跄了下,差点跌倒,回头瞪了她一眼,得来她吐舌的鬼脸。

    他板起面孔指着她,叫她给他小心点,待今晚洞房时,看他怎么整治她这个酒鬼。

    最后,新郎官禇恒之还是带了一坛酒回来。这一夜的交杯酒,他的新娘子喝得酩酊大醉,但她的可爱娇媚,却融化了他一整夜。

    注:冉疆和苗洛青的故事,请见《祸害成夫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招人爱最新章节 | 娘子招人爱全文阅读 | 娘子招人爱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