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药膳娇妻 > 第二十章 斗医辨医术妖术

药膳娇妻 第二十章 斗医辨医术妖术 作者 : 简璎

    安承嫣背靠着鹅毛软枕,恰然自得的在看风月话本。

    她原本都是看这个朝代的医学前辈所论着的医书居多,可她发现她看医书的时候往往会过于专注,久久她的肚子会抽痛一下下,因此她便舍弃了医书改看风月话本,看着看着还时不时会睡着,也算对她这个孕妇有所帮助。

    赵幸珠已离开王府了,而她也知道了放蛇要加害于她的人是赵幸珠,让她很是惊讶又是感慨,一个人怎么可以表面若无其事,装做一切都看开了,时时与她谈笑风生,姊妹相称,背后却又放冷箭,还恶毒到要置她与腹中的孩子于死地。

    前世,赵幸珠是备受推崇的美女医师,时常公开做公益,她记得看过报导,赵幸珠和高富帅的未婚夫一起为偏乡病童发声,出钱又出力,不但捐了千万还发动义诊,是个人美心也美的仁医,怎么来到古代却摇身一变成了刽子手?难道,她前世看到的赵幸珠也只是表象,她只是看报导便主观认定了赵幸珠是个好人,至于赵幸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封潜坦言是他要赵幸珠离开的,他不会收回医馆,地契让大总管过名给赵幸珠了,当做她们两人同为现代穿来的一点情谊,但仅止于此,日后她们不会再有任何瓜葛,正式划清了界线。

    对于封潜的安排,她毫无异议,他看人比她准多了,还是交给他比较妥当,她只要好好养胎,等着临盆之日到来便成了。

    为了顺产,她又借着药灵袋做了一些顺胎丸,药灵袋表示顺胎丸可以矫正胎位,也能缩短生产时间,对产妇相对安全,她将顺胎丸交给日晴保管,交代她生产当日,日晴一定要在身边,实时让她服用顺胎丸。

    “王妃!”

    银杏冲了进来,可把在床上看着风月话本打盹儿的安承嫣吓了一大跳。

    后面,日晴也心急火燎的进来了,气急败坏的道:“说了不让你跟王妃说,怎么就管不住你的嘴呢?”

    银杏理直气壮回嘴道:“王妃必须要知道才行!”

    安承嫣立即警觉的道:“对,我必须要知道才行。”

    虽然她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可她将话本搁到了一边,掀开被子要起身,日晴连忙去扶她下床,房里有厚厚的地毯,又烧着地龙,没套上鞋也行。

    “是什么事?”安承嫣看着她们俩。“不许瞒我,反正我最后终究会知道的,不是吗?”

    银杏用力一个点头。“不错!流言传得那么大,王妃早晚会知道,现在告诉王妃,王妃才好有个准备!”

    日晴叹着气也只好同意了。

    银杏见日晴不再阻着,便一股脑的说道:“今日外头出现了王妃是妖女的传闻,说得言之凿凿,说王妃用药膳医好了王爷和敞王根本是笑话,稍微学过医的人都知晓那是不可能的事,事实上王妃用的是妖术,用妖术医好了王爷和敞王!”

    安承嫣一震,脑子有几秒钟的眩晕。

    赵幸珠终究还是不放过她……关于药灵袋之事,她未曾对封潜说过,他也一心相信她是用药膳医好了他的残颜,没想到会让赵幸珠来这么一记回马枪……

    “王妃,您还好吧?”银杏见主子面色有异,顿时也怪起自己心直口快,是不是日晴姊姊说的对,王妃怀有身子又快临盆了,受不得刺激,她这样不管不顾的说出来,是不是让主子受刺激了?

    “我没事。”安承嫣深吸了一口气,振作了起来。

    她不行再软弱了,不能再让赵幸珠欺到头上,她必须反击,靠她自己的力量反击,为母则强,她做得到!

    过午,封潜回来了,见她神色有异,便知她已听闻流言。

    他的大手坚定的揉了揉她的头,说道:“无须担心,皇上已经下旨,再传不实流言者一律送官严办,不会再有人不长眼的嚼舌根了。”

    安承嫣看着他。

    皇上如此雷厉风行,自然是封潜所求,而他自然是全然的相信着她,才会如此要求皇上,她一方面感动于他的信任,一方面情绪也有了变化。

    穿越以来,她不曾害过人,也未曾存有害人之心,更是未曾利用药灵袋赋予的灵力做害人之事,对于上天给她一副美丽的容貌,她则是感谢再感谢,未曾因此而趾高气扬'目中无人。

    可她不害人,人要害她,先有柳莹姒,后有颜璟如、丽贵妃,如今又有同为现代人的赵幸珠,她有心和平相处,赵幸珠却步步近逼,一副不令她陷入困境不甘心的架式,赵幸珠会散布这种流言肯定是以为有什么异能者在帮她,赵幸珠万万想不到,她靠的是选择了安承嫣为主人的药灵袋,若有人质疑她的医术,要挑战她的医术,她乐意奉陪,即便她孤身应战也不会漏出破绽,若是被逼到绝境,她会挺身而出!

    这一日,秦莺大包小包的上门来探望安承嫣,全是她亲手做给小衣裳、小兜巾、小鞋子、小香囊、小荷包,分外可爱逗趣,两个孕妇看着对方肚子相视而笑。

    秦莺拉着昔日主子左看看右看看,确认安承嫣气色如常之后,松了口气道:“看见王妃还会笑,我就放心了,王妃可知道,那太后娘娘不知安的是什么心,皇上都说碎嘴者送官严办了,太后还想挑事,一直在撺掇挑唆,煽风点火,竟然提议斗医来让众人看分明王妃会的究竟是医术还是妖术,还要广召天下医术精湛的能人异士和王妃斗医,更要差太医院监督。

    “虽皇上一口回绝,让太后莫要再提,可太后转而质问王爷的立场,信誓旦旦地说王爷不敢让王妃斗医便是有鬼。哥哥当时也在朝堂上,说给我听时也是愤愤不平,对太后之举极是不满,哥哥让我向王妃转达,必要时他一定跟王爷站在一边,一定会挺身而出维护王妃,让王妃不必担心。”

    安承嫣心里一沉。

    这件事秦莺都知道了,封潜肯定不会不知道,他却只字未提,他不知道在太后处承受了多少冷嘲热讽,与太后又是如何的对立,只为了将风雪都挡在王府之外,让她不受干扰的过平静的生活。

    秦莺临走前,安承嫣将一小瓶的顺胎丸交给她。“阵痛时服用,不必太早服用,等开始痛了再服下不迟。”

    秦莺用心记住了,彼此都祝福对方顺产。

    夜里封潜回来,安承嫣便提出了要接受斗医一事,封潜一听,脸色就沉了。

    安承嫣不让他开口,抢着说道:“我有信心可以斗赢,再说了,妙膳坊在那里摆着,我也不想一直让人指指点点质疑我的医术,能让赵幸珠彻底死心的方法,便是我出面接受战帖。”

    “可你的身子……”封潜不认同的摇了摇头。“为了争一时之气,别忘了你快临盆了。”

    “这不是一时之气,而是一劳永逸。”安承嫣眨也不眨的看着封潜。“你不相信我的医术吗?我已做了万全准备,一定会顺产。为了孩子,我也不想做个任人上门来找麻烦还不还手的没用娘亲。”

    封潜看着她坚定的眼神,那清亮水润的眸子已诉尽了一切,他被她说服了。

    “你要答应我,一切以自身和孩子为重,若在斗医的过程里有任何不适,要让我知道,我会中止斗医,后续交给我处理,绝不能逞强。”

    安承嫣微笑地看着他,“你放心,我不会拿自己和孩子开玩笑,我知道我和孩子对你有多重要,我可不会给自己看到你伤心痛苦的机会。”

    封潜拉着她的手,将她的柔荑放入掌心,两个人的手一起贴在她隆起的肚子上,他看着肚子道:“孩子,爹娘想见你了,不过你可不能现在出来,让你娘完成心愿再出来吧。”

    斗医在大武朝行之有年,认为自己医术胜过另一人者,可下战帖找对方斗医,若是取胜,名声将更上一层楼,若是落败,坐堂的医馆怕是要门可罗雀了,惨一点的还会隐姓瞒名、改头换面到他乡继续行医。

    尊亲王妃医术卓绝,医好了尊亲王和敞王,这是连太医院都办不到的事,因此众人皆有忌惮不敢轻易挑战,免得砸了自己名声之外又和尊亲王结下梁子,如此考虑之下,公开征求天下能人异士的医者已半个月了,竟是无一人报名,令太后气得跳脚。

    太后找来战丽佟兴师问罪。“当初便是你给哀家出的主意,如今无人报名,你让哀家的脸往哪里摆?尊亲王妃又会如何的得意?”

    “太后娘娘稍安勿躁。”战丽佟一副有把握的样子。“等到报名期限截止当日,自然会有一个高人报名,那个人非常了解安承嫣,便是她向臣妾戳破了安承嫣不会医术是用妖术,只要看到她,安承嫣怕是会吓得早产。”

    “哦?是吗?”太后立即转怒为喜,眼睛都亮了起来。“真有这样一个人可以治她?”

    “臣妾明白太后娘娘不想安承嫣生下子嗣,尤其不能让她生下尊亲王的儿子,那对太后娘娘来说可是恶梦啊!”战丽佟一笑。“请太后娘娘放心,臣妾也与娘娘站在同一边,目的相同,不能让安承嫣生下尊亲王的子嗣。”

    “你在胡说什么?”太后脸色一变,义正词严地道:“哀家哪里有忌惮尊亲王的子嗣了?你把哀家想成何种人了?哀家是不容许大武朝存在着用妖术迷惑人心的亲王妃,有损王室体统,这种人必须要拔除,她不配当皇家的人。”

    战丽佟无所谓的笑了笑,她才懒得与太后争辩。“您说什么便什么吧,总之,这件事交给臣妾办,臣妾不会让您失望。”

    太后蹙着眉。

    丽贵妃态度好生奇怪,莫非她知道了什么?

    不可能!

    在世界上知道那秘密的人都死了,先帝死了,先帝亲信的太监死了,那个不知羞耻的贱人死了,贱人身边的丫鬟婆子都死了,如今知道的人只有她和太皇太后以及锦秋,丽贵妃小小年纪怎么会知道?丽贵妃绝对不知道,是她想多了。

    “臣妾告退。”将太后的惊惶看在眼里,战丽佟不着痕迹的冷笑着离去。

    太后万万想不到,重生而来的她什么都知道,安承嫣生下的会是正宗的封氏血脉,会令朝堂风起云涌的正统皇嗣,而皇上的子嗣就只是野种罢了,这事若揭了,皇上承受不住,太后也无颜活在世上。

    安承嫣临盆在即,这时候接受斗医,最好在斗医过程里承受不住压力早产,若是没早产,赵幸珠戳破她假医术一事也够安承嫣瞧的了,她就不信到时候安承嫣还能泰然自若,而安承嫣靠的是假医术一事,封潜也一定要知道才可以,到时他肯定会认为被耍了,对安承嫣失望透顶,当他将安承嫣弃之如敝屣时,便是她登场之时,她会温柔软语的安慰他,告诉他,他可不仅仅是个亲王而已……

    斗医报名期限的最终一日,赵幸珠果然报名了,如今的她失去了尊亲王府的庇护,她得牢牢傍住战丽佟这株有权有势的大树。

    她有信心,斗医之后她将一战成名,不但能展露自己独特的针炙之术,还能揭穿安承嫣的假医术,在众人面前,藏于安承嫣身后指点的高人无法陪同现身,她倒想知道安承嫣要如何自圆其说她突然失了高明医术,而封潜发现安承嫣的医术根本普通时,又会做何感想?他作定很失望,她迫不及待要看了。

    门医的场所作太医院,有两名刻意让他们染了热疫病的死囚,症状一模一样,会不断的发高热,身上还会起水泡化脓,规则是谁先将人治好,谁便赢了。若谁的病患先死了,那么也判定另一个人获胜。

    两名死囚关在不同房间,每间分别有十名太医监守,这些太医与两名参赛者都先服用热疫解药,因此不会受感染。

    安承嫣为了安全起见,自己做了口罩,比赛当日见到赵幸珠也做了口罩,口罩有别于面纱,是大武朝没有的东西,战丽佟见她们戴了一样的口罩进场便有些兴奋,她们果然是从奇特诡谲的地方来的,才会戴了一样的东西,更别说她们两人都是借尸还魂了,这种妖魔鬼怪不能留,否则说不定又会破坏前世的轨迹,所有可能的变量她都得铲除掉,等除掉安承嫣之后,下一个便轮到赵幸珠,她绝对不会容许有比她厉害的人存在。

    斗医以十日为限,这十日里两人吃住都必须在太医院的厢房,两人均有个女医跟着,确保她们的医术来自自身,她们得与女医同住同吃,直到竞赛结束。

    安承嫣不觉得身边跟了个陌生人有何不妥,她反而很感谢,有人在身边,若她临时要生也不会求助无门。

    每日,她都会先服用保胎丸和强身丸才出门去看死囚,强身丸与保胎丸一样,是靠药灵袋制作的,可以帮她的身体阻隔细菌的侵入,她对于药灵袋知道细菌很是惊讶,因此分析药灵袋的真人来自文明国度,或许比她的来处还文明也不一定。

    “外星人”三个字蓦地在她脑海冒了出来。

    系在她腰际的药灵袋表示:不是好吗!我才不是外星人。

    安承嫣笑了笑,没说什么。她在太医院的药堂里挑了药材,坚持亲自煎药,一边在众太医的面前将药灵袋的灵力揉和进药膳里,太医们都看不出破绽,她挑的药材也没得起疑,都是退烧、消炎、化脓等药材,为了混淆视听,又故意挑了十来种补身药材一起熬,让太医们以为那就是她的秘方。

    原本药膳的疗效就较为缓慢,药灵袋也是慢功出细活的那种,她分析要喝上六天的特殊药膳才能解热。

    五日后,她的死囚已很有起色,烧退了,身上的水泡和脓包也消了大半,甚至还能喝水了,让太医们啧啧称奇,在她配药时争相格外留意的观看,每每还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让她莞尔。

    至于赵幸珠的进度,她没问过,但她认为以赵幸珠的针炙术,应当也不差,只是没想到第八日传来赵幸珠的死囚高烧不退、口吐白沫暴毙的消息,而她的死囚却是进步更大了,能喝下半碗粥,神智也清醒。

    如此一来,孰胜孰负已十分清楚,太医们一致判定安承嫣的治疗没有问题,她也确实为独立治疗,她取得了斗医的胜利,而这项结果也由皇上召告天下,洗刷了妖术的流言。

    离开太医院的那日,虽然寒风刺骨,可阳光露脸,封潜来接安承嫣,十分心疼她这八日受的折腾。

    “辛苦你了。”

    安承嫣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只用了八日便换得了清白,且从此不会再有流言攻击,我觉得很值得。”

    夫妻俩回到王府,安承嫣宣布闭关待产,不再往妙膳坊坐堂,但其他健体、美容药膳还会继续卖。

    赵幸珠输了,她没过问赵幸珠的去向,对于一个要来对付她的人,她已不需有太多慈悲,过多的仁慈便是滥好人了。

    这一日,滂沱大雨,封潜休沐,两个人和和美美的待在飞觞楼里,安承嫣将她前世少得可怜的新手爸妈知识口述后由封潜记下来,倒也有几分举案齐眉、琴瑟和谐的温馨感。

    日晴端来红枣茶,眼中满是欣慰,她彷佛是安承嫣的亲妈,见主子由原来的高冷性格转变成如今的善解人意,又得到王爷夫君一心一意的宠爱,心中真有无限安慰。

    “我看看王爷写得如何,是否一字不漏的全记下了?”安承嫣正想看一看封潜有无如实记下新手爸妈守则时,大总管萧富升来了,且拧着眉,一副愤慨的样子。

    “何事?”封潜微微挑眉,能让沉稳的萧富升动怒,不是小事。

    萧富升气急败坏道:“王爷、王妃,赵姑娘在大门口淋着雨大吼大叫,说王妃是妖魔鬼怪,只要烧一烧王妃便知道,说王妃不是医术是妖术,还说什么王妃是与她一道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的,说王妃前世是丑八怪,诸多诋讥王妃的言语不堪入耳,直说若不见到王妃,她就要死在大门口让咱们府里不得安宁,现下已有许多人过来围观。”

    见封潜蹙眉,正要下令左清、右风去将人拉走,安承嫣按住了他的手,平静地说道:“看来她还是有满满的不甘心,解铃还需系铃人,我去听听她要说什么。”

    封潜冷笑。“事到如今,她应是无话可说才会来大吵大闹。”

    他很明白,赵幸珠是丽贵妃的一颗棋子,如今赵幸珠输了斗医,失去利用价值,丽贵妃自然一脚将她踢开。

    只是他不明白,丽贵妃为何能够撺掇太后出面对付嫣儿,她们两人何以能够连成一线?太后的家族和战家分庭抗礼,太后是最不希望丽贵妃先有身孕的人,皇后才是她为皇上挑的人,她对皇后寄予厚望,丽贵妃是用哪一点说动太后出面?

    “所以才要去听听她如今还能说些什么。”安承嫣很平静的说道。

    封潜见她情绪未见影响,便也同意了,有他陪在身边,赵幸珠也翻不出浪来。

    雨势越来越大,两人在门檐下看着在雨中呈现歇斯底里状态的赵幸珠,封潜让随行的侍卫、丫鬟往后退一些,只有他与安承嫣站在大门口。

    围观的人群见正主儿出来了,尤其是封潜那一身杀伐的气势很是吓人,看热闹的均不敢再驻足围观,纷纷鸟兽散。

    赵幸珠慌乱的看着人群离去,她狂喊道:“你们不要走!不要走!通通不许走!一个都不许走!”

    这不是她要的结果,她就要有人看着,越多人看着越好,她要当众揭穿安承嫣的真面目,把她从高高在上的亲王妃位置拉下来!

    安承嫣见她状若疯癫,想起她前世风光亮丽的模样,心中涌起了无限的感慨唏嘘,语气平缓地道:“赵幸珠,我来了,我会听你说,所以你要说什么,说吧。”

    赵幸珠有一身卓绝的针炙医术,亦有她这个穿越同乡的扶持,有尊亲王府做后盾,她却贪心不足,一心想害人,将自己搞得如此下场。

    “你到底为什么会赢?”赵幸珠双目赤红,不甘心的追问道:“程嫣!你用的是什么方法医好了热疫?你会法术吗?还是妖术?你别想骗我,区区药膳又岂能治好热疫病?我查看过你的药方,都是些再普通不过的药材,说你用那些药材治好了热疫症,简直是痴人说梦!”

    安承嫣不为所动的看着赵幸珠。“无论你怎么说,我自己一人治好了热疫症是事实,说我用的是妖术,你得拿出证据来,只凭臆测是行不通的。”

    “证据?”赵幸珠不屑地笑了起来。“还要什么证据?你摸着良心说,你真是用药膳治好了热疫?你敢发誓,敢拿你肚子里的孩子来发誓吗?”

    安承嫣默然不语的看着她。

    封潜则冷然说道:“赵幸珠,你输不起又何必参赛?你如今的样子,不过是丢医者的脸。”

    赵幸珠忽然转了语气,急切地道:“是丽贵妃叫我去的!是她要我揭穿安承嫣,斗医也是她的主意,和我半点干系都没有,真的!王爷请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半句不假。”

    如果她能抓住封潜的心,她还能败部复活,只要封潜成了她的男人,她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便无事了吗?”安承嫣冷静地说道:“你说都是丽贵妃让你做的,若丽贵妃要你去杀人放火,你是否也要去?”

    赵幸珠面色骤然变冷,一双小眼睛怨毒的瞪着安承嫣。“不必把话说得那么好听,那么义正词严、那么冠冕堂皇,如果你是我,变成我这副丑样子,你也会跟我一样下场!”

    安承嫣眨也不眨的看着赵幸珠,眼里有抹坚定。“我不会,因为我不曾存有害人之心,而你,你的重点一直是自己得不到的美好,也要毁掉别人的美好;自己不幸,也要让别人不幸。你见不得别人幸福,是你很悲哀的一点,别人的幸福会刺痛你的眼,以致你无法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你把摧毁别人看得比自身的幸福还要重要,即便你仍保有前世的容貌,你还是不会满足,你还是会想方设法去追求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忘了身边唾手可得的幸福。”

    赵幸珠整个表情都不好了,她不服气的朝安承嫣吼道:“我才没有!才不是像你说的,你懂什么?竟敢评论我?我赵心珠要你评论?”

    安承嫣注视着疯狂的赵幸珠,毫不动摇地说道:“这些就是你要说的?如果说完了,那么恕我不愿奉陪,我要进去了,我还有许多比见你更重要的事要做,你就自己一直在这里自怨自艾吧。”

    “你不能走!”赵幸珠眼里出现一股戾气,她扑上前去,身躯颤抖,凄厉的喊,“封潜是我的!他应该是我的男人!是你抢走了我的容貌,又抢走了我的男人,老天会收你,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们一起回去现代!等回到现代你就知道了,看你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嚣张!看你还说不说得出那些冠冕堂皇的话!”

    雷声隆隆,闪电道道吓人,滂沱雨势打在赵幸珠身上,她几欲癫狂,就在她要扑向安承嫣之时,封潜一个旋身护住了安承嫣,手一推,将赵幸珠推得老远,她重重的跌坐在地上,一道惊天闪电伴随着轰隆巨响从天而降,生生地打在赵幸珠身上,她有一瞬间的僵直,跟着倒了下去,双眸骤瞠,形容恐怖。

    封潜看了一眼便知晓怎么回事,他一个手势,左清得令,火速过去探了赵幸珠鼻息。

    左清回来禀道:“王爷,赵姑娘已经断气了。”

    安承嫣一震,她从封潜怀里抬起头来,脸上俱是错愕,她没想到赵幸珠就这么死了。

    封潜又将她的脑袋压回怀里,低声道:“不要看。”

    安承嫣埋首在封潜怀里,大受震撼。

    赵幸珠毕竟是她唯一的同乡,唯一一个能说现代事的人,她们原本能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好姊妹,能慰藉彼此的思乡之情,可现在却是如此结局。

    她心里一紧,有些哽咽,“好好安葬她。”

    封潜点了点头。

    安承嫣默默在心中向老天祈求,就让赵幸珠回去吧,回去她那么想回去的现代,让赵幸珠得偿所愿,若能成全赵幸珠,那么她会在这里做一百件善事来为赵幸珠还愿,感谢老天的恩情。

    “啊……”安承嫣蓦地微弯身子,捂着腹部,声音微颤。

    封潜警觉性极高,立即稳稳地扶住了她双肩。“是不是有动静了?”

    安承嫣脸色苍白得近似透明,她蹙眉点了点头。“嗯……孩子要出来见咱们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药膳娇妻最新章节 | 药膳娇妻全文阅读 | 药膳娇妻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 恒信金通配资 球探网足球比分直播 秒秒彩怎么才能稳定 辽宁十一选五 pk10北京赛车官方 辽宁十一选五 白银配资 11选5怎么赚钱 青海十一选五 仙牛网配资 十分精彩十一选五官方下载 20选5走势图开奖 体彩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今天 p62历史开奖号码黑龙江省 黑龙江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