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赐婚记 > 第九章

赐婚记 第九章 作者 : 零叶

    唐棣醒来的时候,屋子里静悄悄的,他大脑空白了瞬间后才想起来自己置身何处,第一反应是转头看。

    没人,屋子里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了。

    唐歌呢?唐棣心里一慌,挣扎着就要坐起来,结果一牵扯到胸前的伤口,疼得只抽气,他捂着胸口坚持要起来,没看到唐歌他不放心,他要去找唐歌。

    唐歌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她一手提着木捅,竹筐里放着一些绿色的野菜,木捅里除了水外,还有三条一尺左右的鱼,肩膀上一边下挂着弓箭一边斜挎着水壶走了进来,结果一抬头,没看到床上的唐棣。

    唐歌吓得手里的东西都掉在地上,木捅里的水一溅老高。

    “唐棣……唐棣……”唐歌将手里的东西一扔,转身就往外跑。

    举目四望,一个人都没有。

    “唐棣……”唐歌大喊了一声,没人回答,须臾后,一个人影才慢慢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唐歌一看,不是唐棣又是谁。

    她立刻大步跑了过去,看到他完好无损,但心里挤压的火气还是冒里出来,“你干嘛?不知道自己受伤了还乱跑,万一又伤到了怎么办……”

    唐棣看着眼前比他矮一个多头的男人,大概因为生气,脸颊红彤彤的,此刻小嘴_张一张的训斥着他。

    唐棣一点也不觉得被人训斥很没面子,反倒是从来没看过他这一面觉得心里柔软得不行。

    唐棣盯着他脸上的伤口忽然道:“我担心你。”

    还在喋喋不休数落的唐歌话音一顿,在看唐棣限神的时候就被他的眼神给牢牢锁定住了。

    唐歌忽然心慌意乱,脸颊发烫,甚至心口那处就跟要跳出来似的。

    “我……我好好的,你才是伤者!”唐歌大声的道,彷佛那样才能压制住心头的悸动。

    唐棣嘴角征翘,只是惨白的唇色让他这个征笑看起来格外的心疼。

    他脚步一晃,唐歌下意识作出反应,双手伸出去要扶他,唐棣笔直的朝他怀里砸了过去,于是唐歌伸出来的手恰好穿过他的腰身将人抱了个结结宝宝,还被撞得后退了一步才堪堪稳住。

    两人就着这个姿势抱着,唐歌是没反应过来,唐棣是故意的,他下巴搁在唐歌的肩膀上,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只觉得伤口都不那么疼了。

    明明都是男人,他为什么对他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唐棣闭上眼请深呼吸。

    一时间谁也没说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就是一眨眼的坊夫,也许是盏茶的功夫,就在唐歌身子一动的瞬间,唐棣嗓音有些暗沉的道:“我伤口疼,站不住了。”

    唐歌本来要推开他身子的双手一顿,最后一手揽着他的腰另一手抓着他的胳膊,从后面绕过去挂在她的脖子上,沉默着往回走。

    唐歌不说话,唐棣也不说话,只是一边走一边扭头看她。

    唐歌的脸上红晕就没褪下来过,直到她恼怒了,脚步一停瞪着他,“看我做甚?看路!”

    唐棣露齿一笑,就真的看路了。

    回到小屋子里后唐歌扶着他坐下,而后走到简易的吊锅前用碗盛出一碗早就熬的浓稠的鱼汤。

    好在虽然熄了火,但天热,这鱼汤还是温着的,入口刚好。

    唐歌喂了唐棣喝了两碗鱼汤,又将鱼刺挑了后喂着他吃了下去。

    唐棣全程都很满意,要是受伤能得到唐歌这般精心的照顾,他愿意伤的再狠一点,恢复的再慢一

    等唐棣摇头不吃的时候,唐歌也没换碗筷,就着刚才喂他的碗筷将剩下的鱼汤都吃了,而后拿着采摘来的野生桃子,洗干净给他吃了一个。

    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唐歌将屋子里的油灯点上了。

    “伤口还疼吗?”唐歌问。

    唐棣摇头。

    唐歌转身将草药拿了过来,“你躺下,我看看你伤口,要换药了。”唐棣听话的躺下。

    唐歌伸手解开他的衣襟,明明是很正经的事情但在唐棣的注视下,总觉得自己是在干一件猥琐的事情。

    唐歌再一次面红耳赤,最后只好无奈的低吼:“闭上眼睛!”

    “哦。”唐棣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唐歌深呼吸,继续手上的动作,当他解开唐棣的衣襟看到胸前伤口的时候发现那布条上已经染红了。

    “你……”唐歌抬头看着唐棣,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她。

    唐棣眼神暗了暗,“对不起,我不想你担心所以没说。”

    唐歌抿唇,默不作声的起身将之前那条布中拿回来关上门,而后走到一旁的灶前,重新生火烧

    唐棣躺在那不动,只扭头看着唐歌,唐歌也不说话,只沉默的添火,等水热了后走到他身边,轻轻的解开上面的布条。

    上面的血迹已经干了,跟药草的残渣还有汁水凝结在一块黏在伤口上。唐歌轻轻一撕,唐棣就疼得哼了一声。

    唐歌看了他一眼,无奈之下只能将之前的布条撕下来一点而后放在热水中拎出来捂在伤口上。须臾后,凝固的血迹混合草药都软化了,唐歌这才轻轻的揭开。

    伤口比上午看要好了些,唐歌擦拭好了重新上药后包扎严肃的边:“再弄出血就疼死你算了。”

    “不敢了。”唐棣十分乖巧。

    唐歌看着他,又不忍说童话,就着刚才的水简单得给他檫了个澡,只擦得唐棣呼吸都重了几分。

    “你先睡我出去下。”唐歌起身道。

    “你去哪,天都黑了。”

    “我出去洗澡。”

    “都是男的……”后面的话没说完就被唐歌瞪回去了,唐棣只好闭嘴。

    唐歌拎着剩下的水出去了,也没脱光,就稍征解开了下衣服透透气,而后才开始擦洗。

    好在这深山老林的也没什么人,不然……

    唐棣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水声,心里像是有一圔火似的。

    虽然唐歌走得有点远,但他还是能听到,甚至连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都能听到,只是……为何他脱衣服的时间这么长?

    唐棣心里就跟猫爪子挠的似的,一下又一下的。

    唐歌简单擦洗后就进来了,听到脚步声唐棣立刻闭上眼睛,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唐棣吃力的往床里面移了移,空出一半的位置后装睡,所以在唐歌进来后看到已经闭上眼睛的唐棣,下意识就放轻了脚步。

    唐棣凝住呼吸,继续装睡。

    唐歌看着唯一的床空出来的半个位置陷入纠结中。

    同床共枕?不是没有过,但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小,他还是个小屁孩儿呢,如今……

    看着那个身姿修长的男人,不知不觉当年捡到的小孩更加的健壮了。

    唐歌在那站了好大一会儿,确定唐棣是真的睡着了后这才慢慢的靠过去,然后吹灭了油灯,轻轻的躺下。

    唐棣在感觉到床一沉的时候身子不由的紧绷,但很快就放松下来。

    唐歌躺在他身边一动不动,她睁着眼睛看着屋顶,这个简陋的屋子里在这初夏的夜晚有些别样的味道。唐歌也说不清心里那一点淡淡的甜丝丝的感觉是为何。

    躺下没多大一会儿唐歌就噬着了,从昨晚上到现在,她的体力跟精神力都已经透支了。

    等身边的人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后,唐棣才睁开了眼睛,他身子动起来不方便,只微微动了下脖子,扭头看着她。

    虽然很黑根本看不见,但只要仔细看等眼睛适应了黑暗后还是能依稀看到一个轮廓。

    这个男人叫唐歌,是他名义上的大哥,可他却对他动了心,像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那样喜欢自己的大哥。

    他是病了吗?他不认为自己喜欢男人,只是恰好喜欢的那个人是个男人,仅此而已。

    唐棣看着看着也睡着了。

    后半夜唐歌是被热醒的,她眯瞪着醒来后一摸脖子,都是汗,她想坐起来,才发现身上压了个东西,伸手摸了摸,感觉是唐棣的胳膊,只是,怎么这么烫?

    唐歌那点睡意顿时就被吓没了,她一个机灵清醒过来后摸索着拿出打火石点燃了油灯,回头再看唐棣,一张脸在幽暗的灯光下显得异常的诡异。

    唐歌伸手一摸,唐棣的脸上头上都是汗,就连衣服都湿透了。

    唐歌不敢再耽搁,起身用剩下水一半倒进去烧热,一半用来给他降温。

    凉凉的布中放在他脑袋上不一会儿就变得滚热,唐歌急得不行。如此几次后那边的水也沸腾了,兑换了一些凉水变成温水后,唐歌开始给他擦身子。

    唐棣还在发烧,甚至都开始说胡话了,一个劲儿的说“救救我,救救我……”那一声又一声听的唐歌心酸不已,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当年将他绑着丢在河边的事情。

    “哥,哥……”唐棣喊着。

    “我在这呢,在这。”唐歌一边檫拭一边回应。

    “哥……喜欢……嗯……”最后那一声嗯像是痛苦又像似欢愉。

    唐歌看着他,“喜欢什么?”

    “喜欢……歌……喜欢,哥哥……”

    唐歌顿时脸红心跳,随即安慰自己,他这是烧糊涂了,并不是他说的那个意思。

    可万一要是的呢?他喜欢她吗?

    唐歌看着唐棣,脸上的那一脸疤痕早就淡去了,只剩下一点痕迹。刀削般的面孔看起来有点异于他们这里的人。

    朝夕相处,她是亲眼看着他从一个小孩儿长成一个男人。要是说对他没感觉那是骗人的话,但她分不清这个感觉是因为两人朝夕相处精累下来的亲情,还是男女之情。

    她身边真不缺男人,各种哥们邻居狐朋狗友全都是男的,这些人在唐歌的眼里就是一群臭男人。可唐棣不一样,虽然他也会一身汗,可她一点也不觉得那汗是臭的。每次他忽然靠近后她都会忍不住的心跳急速,那种感觉不一样。别人要是这么猛的靠近她,她一定反手就是一个手拐子毫不犹豫。

    唐歌看着唐棣的脸,她有些害怕,要是唐棣知道了她其实是个女人,到时候会不会怨很她骗他然后一辈子都不愿意看见她。

    想到她以后可能一辈子都见不着唐棣,唐歌心里有些慌兮兮的。

    “你快点好起来,等你好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唐歌在他耳边小声的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如果唐棣真的喜欢她呢?两人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没有什么弟媳妇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就他们俩。

    如果不喜欢……唐歌看着那张俊颜,“那就离你远远的,我自己守着回忆过下去。”她轻声道。如此折腾了半个小时,还好,温度称微降了下去。

    等唐棣呼吸平稳后唐歌不敢再睡了,她得盯着他,怕他等下又发热。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赐婚记最新章节 | 赐婚记全文阅读 | 赐婚记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