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添财医妃 > 第六章 京师行

添财医妃 第六章 京师行 作者 : 唐筠

    解决了万里县之乱象,李新写了奏折,让人快马加鞭送回皇宫,请皇上另派要员前来就任。在这期间,他指派了邻近的县太爷代理万里县县令,万里县的物价回归正常,并饬令从今尔后,不得有商贾垄断市场买卖,不得囤物扬价。

    要离开万里县之前,李新再度邀请江婉霏回京城作客,几经思考,江婉霏决定受他之邀,一来可以继续找寻答案,再则可以上京城去看看。

    据说龙阳城十分热闹,因为是皇宫所在地,大半的朝廷要员都住在龙阳城,而因为居住者众,很多奇珍异宝都往龙阳城去了。

    她一直挺喜欢看古玩的,一听说奇珍异宝都在龙阳城,她更加想去看个究竟。

    另外,李新答应要无偿供她吃住,这么好康的事情,当然不能错过了。

    可这一路颠簸真的让人受不了,马车的速度虽比人扛的轿子还要快,但坐起来不像现代轿车那么舒服,轮子压到大石块,马车就跳一次,她整个人被颠得往上跳,颠没几下她就很想吐了。

    还好她是个医生,知道怎样让自己好过一些,她在自己的几个穴道上扎了针,让头脑不再晕眩,也压下了反胃的感觉。

    但搭乘马车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好,她忍不住掀开帘子询问:“还要多久才会到龙阳城?”

    “十日……不,以我们这样的行进速度,最快也得半个月。”

    如果以正常的骑马速度,可以减少到十日左右,但是怕江婉霏禁不起颠簸,所以他刻意让马夫放缓了行进的速度,所以相对的,抵达的时间也会拖长。

    听到还得搭半个月的马车,江婉霏差点晕倒在地。

    “我改变主意,不想去龙阳城了,这马车颠得我不好受。”她后悔答应他的邀请了。就怕她说不去,李新连忙说:“这样吧,我们到前面的小村子先休息,等你精神恢复了再上路。”

    “还是你们先走吧,我慢慢走,若能走到龙阳城,届时再去找你好了。”

    “那我们就慢慢走。”

    “你干么那么固执?”

    “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你救我更多回,当扯平就行了吧。”

    “不能扯平,你救我在先,我的命是你救的,这恩非报不可。”

    真卢,“那你干脆把我打昏直接带回去好了。”江婉霏负气地说着。

    “你是大夫,难道没有法子让自己不晕不吐?”

    “当然有啊,但我不想每次想吐就扎自己针,那样感觉很蠢!”

    其实还是有方法可以止晕止吐,只是她真的不喜欢搭乘马车,在现代搭车多舒眼,根本没晕过,而这马车颠来颠去的,别说晕吐,感觉连**都快要开花了。

    “你以前没有搭过马车?”

    “没有。”

    “那可奇了,难道你是用两只脚行走江湖的?”

    “有何不可?”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走到龙阳城。”

    这人真卢啊,“你干么非得要我跟你去龙阳城呢?就只是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好吧,我直说好了,其实我是想招贤,像你这么有实力的大夫,若能为大乘皇朝所用,是大乘皇朝的福气。”

    “不要灌我迷汤,我先申明,我不进宫,你趁早断了那个念头。”

    “为何?”

    “不为何,就是不愿意。”放下了帘子,她说:“我累了,要休息了。”

    她的意思就是让他闭嘴,李新听出来了,他没继续勉强,只要她愿意进京城便可,她入不入宫,他其实并不在意,事实上他更希望她留在太子府,在他看得到的地方。

    一开始他只是单纯想要报恩,但是在她被王强胁持时,他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意。

    他对她不再只是单纯想要报恩而已,他希望能永远把她留在自己身边,这是他此时真正的心意。

    入夜前,李新一行人入住了当地民宅。

    寂静午夜,满天星斗,天气凉爽,这样的夜,李新却失眠了,他忆起了他的拜把兄弟刘城赫。

    今日是刘城赫的寿诞,以前刘城赫在世的时候,他总会特地带着好酒前去找刘城赫,然后在这样的月色里,一起喝酒闲聊。

    如今独剩他与龙武,他提着一壶酒独自品尝,龙武如常地当个聆听者与守护者,每当他喝酒时,龙武都坚持要保持清醒,一直坚守着自己的职责,从不懈怠。

    “真的不喝?”他一如往常地会提酒诱惑龙武。

    “属下权当喝了,谢殿下赏酒。”

    “无趣,城赫比你好玩多了。”

    “属下明了。”

    刘城赫是李新的拜把兄弟,龙武是李新的左右手,角色地位不同,该做的事情自然有差别,有人陪李新把酒言欢,自然也得有人清醒守护,毕竟李新是未来储君,他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

    当然,目前李新的安危是无须忧虑的,其他皇子尚且年幼,加上李新握有兵权,想动他可不容易。

    再则李继尧极疼爱李新,将他视为唯一储君人选,除非李新私德不好,否则难有人能动摇他的太子之位。

    另外,李新本就十分受百姓爱戴,如今替万里县民除去王强这个大毒瘤,更加让他名扬大乘,在回京的路上,已经有些歌颂他的小调出来了。

    “可惜城赫不在了。”

    今夜李新看起来十分落寞,让人挺担忧的,因为无法陪着李新喝酒言欢,龙武想到了江婉霏,于是派人去把江婉霏请过来。

    江婉霏来到院子,为了让她能和李新独处,龙武退离了些距离。

    看到李新独自提着酒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江婉霏以为李新是因为她这两日来的冷淡而郁闷,心底满过意不去的。

    是她说话伤到他了吗?她忍不住这样想。

    她提起脚步迈向他,在他身旁问:“可以请我喝杯酒吗?”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李新为之一傻,他抬头愣愣地看着月色下的江婉霏,虽然她依然是突兀的男子装扮,可入他眼的却是那个在荒山野岭中救了他的那个姑娘。

    “为什么?”他很想知道她女扮男装的理由。

    “那你为何喝闷酒?”以为他问的是她为何要喝酒,江婉霏坐下反问,同时将他手中的酒壶抢走,兀自饮下一大口。

    她擅喝酒,以前和同学朋友聚餐也会小酌,她的同学总爱笑话她,说她投错胎,那么有能力,又长得那么高姚,该生做男人的。

    但是她喜欢当女人,女人可以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这里女扮男装真的是情非得已,因为这世界对于闯荡江湖的女子总是另眼相待,她只好入境随俗,女扮男装走跳江湖,再则她觉得在这种年代,男子替人看病会比女子替人看病来得受人信服。

    “这酒很香醇,我喜欢。”

    她的酒量让李新另眼相看,“通常女子不会喜欢这么烈的酒,或许我应该让龙武拿些适合你喝的酒过来。”

    “别,我喜欢这香气,喜欢这味道。”江婉霏顾着喝酒,全然没发现他话里的试探。她竟然跟刘城赫说同样的话!

    难道他与江婉霏的相遇,是刘城赫冥冥之中所做的安排吗?

    今晚他本情绪低落,可因为有江婉霏的陪伴,他的情绪获得了安慰。

    看着她大口大口喝酒的模样,他感到莫名的悸动,他喜欢她不矫揉造作的性格,喜欢她喝下酒后憨笑的模样,喜欢她就这样坐在他的身旁。

    他并没有制止她喝酒,想着醉就醉吧,顶多就是多延宕一日再启程。

    最后她还是醉了,开始变得很爱笑,开心得手舞足蹈,又唱曲又跳舞。

    她唱的曲子相当奇特,是他完全没听过的,跳的舞蹈则是十分奇怪,感觉就是胡乱蹦跳。

    后来她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边哭边喊着,“姊姊,你在哪里?我好想你,你快回家啊!”

    “你姊姊去哪了?”

    “不知道……”她趴在自己的双膝上啜泣。

    “所以你到处行走是为了找你姊姊?”

    “是啊。”

    “放心,我会替你找到你的姊姊。”李新扶着她,慎重地承诺着。

    他的承诺让醉酒的江婉霏感到安心,整个人松懈下来,趴在李新的肩膀上睡着了。

    “睡吧,睡了便没有烦恼了。”

    隔天日上三竿,江婉霏才从睡梦中醒来,她完全不记得自己前一晚做了哪些蠢事,只知道自己的头痛得快要裂开。

    她只顾着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没注意到房内有人,等到头疼缓和,她转头时,目光才和李新的视线对上。

    他好整以暇的坐在靠墙的椅子上,直勾勾的看着她。

    “你在那儿坐多久了?”她看见李新坐在那里之后,她的头更疼了,开始让记忆倒带,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做什么蠢事,可惜脑袋很混乱,完全想不起昨夜的事情。

    她下意识看向自己的衣物,发现衣服完整的穿在身上,才略略松了口气。

    “嗯……没多少时刻。”李新说谎了,其实他在这儿坐了一整夜,但他怕江婉霏想多了,所以他没有说。

    “我喝得很醉是不是?”

    “嗯。”

    “我喝醉没做蠢事吧?”

    “没。”

    “真的?”江婉霏不怎么相信。

    “你觉得你会做什么蠢事?”李新憋着笑反问。

    “当然不会!”

    “那就对了,你喝醉就睡着了,因为不能放任你睡在外头,所以我扶你进屋,就这样。”

    其实是他抱着她进屋上床的,但怕她听了之后会不开心,又临时变卦不与他回京城,他只好继续扯谎。

    他看起来很诚恳,江婉霏信了他的说词,“多谢,其实我酒量一向很不错的,没想到那酒那么烈,若有失礼之处,望请见谅。”

    “不怪你,那酒的确很烈,要不就不会叫做醉三日,你仅醉了半日,酒量确实很不错。”

    “醉三日?你唬我的吧,你也没醉三日啊。”江婉霏撇撇嘴。

    “我常喝。”

    “你为何事发愁吗?”很多人喝酒是因为相信能解千愁,但其实只会愁更愁,“其实我是个不错的倾听者,为了还你人情,我可以无偿听你诉苦。”

    昨夜她本来想打探他的心事,所以一直想把他灌醉让他说实话,最后却是她自己先喝醉了,什么也没打探到。

    “好,若有需求,我会找你倾诉。”李新点头后转移了话题,“若你精神好些了,我们就得出发了,我父皇派人传话过来,让我尽早回京。”

    “好啊,你若是急的话,可以先回去没关系,我可以慢慢走。”

    “那可不成,我说过不会把你落下的。”

    “我怕搭马车快不了。”她直指现实状况。

    “不打算让你搭乘马车了。”

    “用走的也快不了。”她再度一针见血的说道。

    李新笑了,他既不想让她搭乘马车,也没打算让她用走的,“我决定了,你与我共乘一骑,这样你定不会再晕车。”

    听到要与他共乘一匹马,江婉霏莫名的脸红了。

    共乘一马太亲密了,光想就让人脸红心跳!

    “不用不用,我还是搭乘马车好了。”

    她的反应令李新十分不解,“何以有舒适的法子你不愿意,偏要选让自己不舒适的方法呢?”

    共乘一骑,等于她一整路都会被李新拥抱在怀里,那多不好意思啊!

    “我可以慢慢适应搭乘马车,再说了,我是大夫,晕车了我能自己治疗。”

    “可我坚持你与我共乘一骑。”

    “那我就不去京城。”

    李新不懂,觉得江婉霏太别扭,但他就怕她说不与他去京城,只能向她妥协。

    江婉霏也不懂李新,不管她是男是女,和她共骑,一路上都会引人注目,且恐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非议,她一点也不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龙阳城,繁华的城镇,大街小巷热闹非凡,远远的就能看到富丽堂皇的皇宫,这一路走来所看到的所有城镇,在龙阳城前都逊色了。

    走入龙阳城才能真正感受到大乘皇朝的富庶与繁荣,街道上的人们一个个眉飞色舞,这里像是个没有烦恼的城镇。

    但真正让江婉霏吃惊不已的是,当她站在太子府门前时,发现这场景竟曾入她梦境。这也太巧了吧!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李新真的是让她来此与回去的系铃人?

    她的思绪开始胡乱运转起来,但一阵杂沓的马蹄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把她拉回到现实来。

    一个身穿盔甲的男子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先对李新行了大礼,才传递了皇上的旨意,“皇上召太子以及江非入宫。”

    皇上召太子入宫很正常,但为何召她入宫?

    她不是这里的人,也没见过皇上,与皇上压根没有任何交集,皇上没理由要见她。

    “是不是弄错了,皇上怎会知道我的存在?”

    “皇上是天子,自然知道天下事。”来传话的盔甲男子如是说道。

    “请回秉父皇,我与江非随后便入宫面圣。”

    “是。”盔甲男子迅速离开,跟一阵急惊风似的。

    望着来人离去的方向,江婉霏呐呐的问:“你说皇上为何要召见我?”

    “万里县的事情,我向父皇禀报过了。”

    晕,“你该不会向皇上提到我了吧?”

    “提了。”

    天,想低调都好困难!

    “不能不去吗?”

    “除非你想抗旨。”

    “那会砍头吗?”她感觉彷佛有把无形的刀刃架在她的脖子上,脖子凉凉的。

    李新点头,故作严厉地说:“的确有那个可能。”

    此刻她真的后悔上京城来了,还没进宫她就已经浑身不自在,“皇上……和蔼可亲吗?会不会很严厉?他不会动不动就想砍人脖子吧?我看起来如何?”

    她怕在皇上面前露出破绽,因而被判个欺君之罪。

    她还要回去,还要去找姊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她的大好人生才刚要开始,真的不想命丧在此。

    “得了,父皇没那么可怕,你无须自己吓自己。”

    “不都是拜你所赐。”她忍不住埋怨,“你没事干么向皇上提到我?这样吧,你向皇上说我……我病了,无法面圣……不,干脆说我没进京,云游四海去了……”

    “这皇城是天子的地盘,你踏入京城那刻,父皇应该已经接获线报。”好个天子的地盘,她真是来了个好地方。

    跪天跪地跪父母,现代人的膝盖多半只会跪这三种,但在古代,身为小老百姓,就只能向皇权屈服。

    李继尧不叫起,江婉霏只能卑微的跪在底下。

    她出自内心的讨厌这个地方,她膝盖疼哪!

    “起身吧。”李继尧终于想起江婉霏还跪在殿下。

    “谢皇上。”江婉霏揉揉发麻的膝盖,缓缓从地面上站起来,并且悄悄退到一旁,想当个低调的路人甲。

    但李继尧开口了,“朕该赏你些什么?”

    “谢皇上,草民什么都不要。”

    “你既是太子的救命恩人,又替万里县居民除害,朕得赏你。”李继尧一向赏罚分明,对于立功的人,他是非赏不可。

    江婉霏苦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心里在想,那就赏她金银珠宝吧,在这里还派得上用场。

    李继尧问道:“让你入医药署当御医,你意下如何?”

    “谢皇上隆恩,但草民不想当官。”

    他听了忍不住皱起眉头,“多少人想进宫当官还求之不得,你竟不愿意,那朕问你,你想要什么?”

    “回皇上,草民只想云游四海。”实话实说应该不犯法吧?如果不行,那她也认了,反正她豁出去了,结果会如何,她真的顾不了了。

    其实李新也不愿意让她进宫当官,这不是他带她进京的用意,他是想把她留在自己身边的。

    “父皇,江大夫是儿臣邀请进京的客人,儿臣答应过江大夫,不会勉强她入宫当官,请父皇成全。”

    李继尧听了就不再勉强了,“罢了,既然你允诺在前,总该有诚信,江非,朕就不勉强你入宫当官,但若有朝你改变心意,可随时入宫来。”

    “谢皇上隆恩!”因为可以不进宫,江婉霏大大松了口气,忍不住多磕了几个响头。李继尧见状,忍不住笑开,“你就那般怕进宫当官吗?”

    “回皇上,草民当惯了闲云野鹤,怕束缚,皇上成全了草民,对草民而言就是最好的奖赏。”

    “罢了,你既然无意仕途,朕又何必强人所难,你就好好在京城玩玩,有何需要,尽避告知太子。”

    “谢皇上。”

    “退下吧。”

    “遵旨。”求之不得,一听可以退下,江婉霏马上揖身退出殿堂。

    哪知李新出来后,又说要带她去陪皇后吃饭。

    “这饭我能不吃吗?”

    “我母后想见见我的救命恩人。”

    “你真会替我宣扬。”救太子已经成了她的丰功伟业了,想低调都很难。

    “你若真不想去,我可以先送你回府,改天我再来陪我母后吃饭。”

    宫斗戏看多了,心思也会变得细腻,江婉霏怕自己无端得罪皇后,忙着阻止李新,“千万不要改期,我和你去见你母后便是。”

    就这样,江婉霏又陪着李新到了皇后的寝宫。

    皇后看起来十分雍容华贵,可能是因为她是李新的救命恩人,皇后对她还算不错。

    “听说是你救了我的皇儿,本宫在此向你致谢。”

    “救人是大夫的职责,皇后娘娘无须客气。”

    “那可不一样,我的皇儿是储君,你救了他等于救了大乘的未来,我得好好谢谢你。沈明,把柜子上那个盒子拿过来。”

    沈明是皇后身边的太监,也是皇后面前的大红人,在后宫,人们见到他都要惧怕三分。他把皇后放在柜子上的盒子拿到皇后面前。

    “交给江大夫。”

    “是。”沈明眼神一闪,把盒子送到江婉霏面前。

    “打开看看。”皇后说道。

    江婉霏顺从的打开盒子,亮晃晃的金元宝马上显现在她面前,那是一盒排得整整齐齐的金元宝。

    “这是……”

    “本宫答谢你救了太子的谢礼。”

    “皇后娘娘的心意草民心领了,这么贵重的礼物,草民不敢收。”

    “本宫说给你的便是给你的,不要跟本宫推三阻四。”

    “收下吧。”李新知道那是他母后的心意,在一旁劝着江婉霏。

    江婉霏虽然一心想攒银子,但是不知道怎的,皇后给的谢礼让她很有压力。无奈不收是忤逆皇后的心意,可能会弄巧成拙,衡量轻重,她只能勉强收下皇后的厚礼。

    陪皇后吃过饭后,她便向皇后告辞,李新也跟着离开。

    两人走后,皇后本来还在称赞江婉霏很懂分寸,但她身旁的沈明却开始搬弄是非。

    “老奴斗胆说些不中听的话。那个江非长得唇红齿白,像极了姑娘家,那么漂亮的男子待在太子身边并非好事啊。”

    “怎么说?”

    这便是沈明求的,他知道只要事关太子,皇后便会在意,“老奴看太子殿下对江非颇为亲近,生怕会有人非议……太子殿下有断袖之癖,皇后娘娘恕罪!”重点说完,沈明马上跪地。

    皇后一听就火大了,“太子殿下怎会有断袖之癖,荒谬!”

    “所以那江非不得不防……”

    本来皇后很感谢江婉霏救了李新,可这会儿被沈明挑拨,她对江婉霏的印象大打折扣。

    “你派人给我好生盯着,任何事情都要随时向我回报。”说什么都不能让江非坏了她皇儿的名声和未来。

    “老奴遵旨。”

    沈明暗笑在心底,他与江婉霏素无冤仇,怪就怪她收下了那盒金元宝,若不是她突然出现,一般金元宝这种俗物献礼皇后都会赏赐给他。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添财医妃最新章节 | 添财医妃全文阅读 | 添财医妃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 河南11选5遗漏 广东十一选五彩经网 体彩p5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 一分钟赛车的投注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结果 牛彩网3d图谜总汇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情况 18选7历史开奖 河内5分彩计划 二分彩 福彩排列7 安徽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腾讯五分彩是不是正规平台 山西11选5玩法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