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品郡主 > 第十章 暴雨将至急撤离

医品郡主 第十章 暴雨将至急撤离 作者 : 莳萝

    陈氏身子康复后换阿离开始接受治疗,阿离的疗程比较复杂,必须分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需要的药跟疗法也不同。

    第一阶段只需要针灸跟喝药,阿离身上也只有轻微的疼痛,都是他能够接受的范围,这让关心阿离的人都放心了不少。

    今天即将进入第二阶段,治疗方式要用熏蒸法,搭配针灸刺激穴位尽到排毒的作用,第一阶段只是先将皮肤表层的毒素排出,这次则是要将凝聚在五脏六腑的毒素排出。

    宋婧灵有些担忧地看着不断冒出热腾腾蒸气的小屋,又抬头看了眼天空,无风无云,太阳火辣辣,待在蒸气房里简直是一大酷刑,也不知道阿离跟在里头的陆大哥现在如何了?当她先前准备进入小屋,好替阿离在背上涂抹调配好的药膏跟着蒸气一起熏蒸时,陆大哥却提出由他代替。当下她很犹豫,不过白儒马上告诉她,由陆大哥来替阿离上药更适合,陆大哥会武功,替阿离上药的同时可以用自身内力让药效更快渗透到阿离体内,这样她就可以提早施针,让阿离少受些苦。

    虽然有陆大哥的帮忙,阿离可以少受些苦,可是这种万物都要融化的大热天,她还是有些担心正在里头接受熏蒸治疗的阿离那小身板会受不了热晕过去。

    其实她本来想做一个现代的坐式熏椅好在第二阶段使用,把头露在外头比较热晕,

    但白儒说第二阶段除了熏蒸以外一样要搭配针灸,因此干脆搭一个小屋在里头放上几个火炉同时煮药材,让熬煮药材的水气弥漫整间屋子,有些像是三温暖的概念。

    为了让阿离可以顺利进行第二阶段,陆宁宇听完她形容的屋子后,翌日就找来了木匠,另外盖了间小小的蒸气房,让阿离可以顺利治疗。

    就在宋婧灵担忧地又看了眼不断冒出热气的小屋时,满头大汗像是刚从水里上来的陆宁宇就推开门从里头走了出来。

    他抹去满头的热汗,“灵儿,可以了,所有的药都已经渗透进阿离体内,你可以进去帮他针灸了。”

    “好,我这就进去。”她抽出一条头绳将垂在身后的长发绑成一束,又将自己的袖子用带子绑好,露出光洁的手臂方便等会儿施针。

    “陆公子,阿离他在里头不要紧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或是……”陈氏赶紧向前关心。“婶子你放心,阿离没事,出来之前又喂他喝了点温水,不须担心。”陆宁宇给自己倒了一海碗的凉白开大口喝着。

    “陆公子,为了阿离让你耗费自己的内力,实在很过意不去……”陈氏一脸愧疚地说。

    陆宁宇抬手制止她接下去的话。“这是我应该做的,婶子无须客气。”

    宋婧灵歪着头,疑惑看着陆宁宇跟陈氏,两人之间的互动让她心里生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说真的,经过这阵子的相处,她发现陆大哥对陈婶子跟阿离特别照顾,只要是他们母子所需要的,他绝对二话不说替他们将所有事情处理好。

    像替阿离上药这事,一般人不太会这么热心抢着做,尤其还要耗费内力就更不可能了,可陆大哥却毫不迟疑的站出来,让她不禁怀疑陆大哥是不是暗恋陈婶子,否则怎么会这么积极?自古就有姊弟恋,要不然怎么会有那句“女大三抱金砖”?现代也有不少幸福美满的夫妻或是情侣是姊弟恋,年龄在相互爱慕的情侣之间根本不是问题。

    陈婶子年纪虽然比较大些,可是经过这一阵子的调养,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本就秀雅绝俗的脸蛋上隐隐多了一份贵气,所以陆大哥要是爱慕陈婶子,她也不觉得奇怪。

    只是不知怎么的,每每想到这件事,她就觉得心空荡荡还有点微酸,不是很舒服。

    “婶子,替阿离排毒要紧,也许灵儿姑娘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这就去搭把手,有什么事情出来再说。”说完,陆宁宇尾随宋婧灵进入蒸气小屋,外头已有他调派来的暗卫暗中保护,因此他并不担心会有什么突发状况或意外。

    宋婧灵诧异地看着尾随她又进入小木屋的陆宁宇,“陆大哥,你怎么又进来了?这里头很热,你刚又耗费了不少内力,还是先到外头休息吧。”

    “我进来当你的助手,不用担心,我的身体撑得住,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宋婧灵看他一脸坚持,也不好请他出去,从药箱中拿出”个羊皮卷滩开,里面放着大大小小镑种粗细长短不同的金针骨针。

    “如果我说还需要你用内力帮忙逼出他体内的毒素,你愿意吗?”

    白儒告知她,可以利用陆宁宇的内力帮助阿离加快排出身上的毒素,可习武之人最注重的就是内力,已经让陆大哥使用过内力了,现在还要继续,让她有些两难。

    “不过是损失一点内力,却可以换得阿离的健康,这有什么好为难的?说吧怎么做?”“你先扶阿离坐着,施针完你从前面将内力传进他体内,推开他闭塞的筋脉,这样可以加速毒素排出。”

    “没问题。”他将热得全身是汗甚至有些晕眩的阿离扶起坐好。

    宋婧灵双手各夹了三根细长的金针,凝神屏气,眼神微敛专注看准穴位,金针快速落在阿离身上的六个大穴,后又拿过四根较短的金针,四针扎下后依序在阿离背上捻转。

    这手法让一旁的陆宁宇暗惊,脸上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她的医术竟如此高超?她双手飞快的落针,丝毫没有时间理会他的震撼,要是宋婧灵知道他心里的活动,肯定会说,你知道姊这些日子,每天回家就被逼着练针灸至少一个半时辰,过着非人生活吗?要不是她落针的速度跟技巧已经达到白儒的要求,白儒是不会同意这么快帮阿离解毒的,最少也要再延上半个月。

    约莫过了半盏茶时间,宋婧灵抹去额头上的热汗,喘口气,“陆大哥,换你了。”她指着几个穴位。“你先从这个穴位运功,将内力从这里输进去,再传至这个穴位。”

    “成,没问题。”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转眼间,天边已染上一片瑰丽红霞,在小屋外头来回踱步焦急等待的陈氏,累积的焦躁已达到了顶点。

    她想上前敲门查探阿离现在的状况,可当手抬起时又会想起宋婧灵的交代一这次比第一阶段更危险,必须全神贯注,因此治疗期间绝对不许打扰。她这才放下手。

    不矢道过了多久,直到夕阳从天边落下,陆宁宇终于抱着用被子紧紧包裹的阿离走出小屋,宋婧灵一边抹着汗一边跟上他的脚步,进入阿离的房间。

    在外头的陈氏一看到那扇木门终于被拉开,迫不及待的冲向前,紧跟在他们两人身后。陈氏进屋看到床上陷入沉睡、脸色苍白又一身是汗的阿离,心急得拉着宋婧灵担心问道:“灵儿,阿离没有事吧,他怎么还没醒来?”

    宋婧灵喘口大气,再抹一把热汗,“婶子放心,阿离没事,解毒的过程十分艰辛痛苦,他只是累得睡着了,婶子不用担心,也亏他意志力够坚强才有办法撑过这次的疗程。”

    陈氏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儿子受了不少苦,心疼得眼泪几乎要掉下来,拿过布巾小心翼翼的替阿离将身上的汗渍擦干。

    “婶子,阿离身上的毒已经解了大半,再进行一次疗程,身上所有的毒素就可以全部清除干净。”宋婧灵将阿离交给陈氏照顾,给自己跟陆宁宇倒了杯凉白开,”边喝着凉白开一边交代,“这几天必须好好休养进补,阿离现在的身体十分虚弱,千万不可以吹到风,否则很容易让情况恶化,我们之后再看情况进行第三阶段的疗程。”

    “第三阶段的疗程?!”陈氏微张着嘴有些不敢相信的问:“灵儿,你之前不是说阿离这第二阶段的疗程,可能要进行三次到四次,怎么这么快就要进行第三阶段?”

    “这得感谢陆大哥,要不是他贡献了自己珍贵的内力,帮助阿离化去侵蚀五脏六腑的毒素,阿离身上的毒不会清除得这么快。第三阶段的疗程是要清除深入骨髓的毒素,只要全部清除干净,阿离脸上的胎记就会消失。”她看了眼阿离脸上那块已经淡化不少的胎记。

    乍听,陈氏立马就要跪到陆宁宇跟前向他道谢。

    “陆公子,你的大恩大德民妇……”

    陆宁宇见状蠢出手制止她,“婶子,这不过是件小事,在下承受不了如此大礼。”

    “这怎么会是小事?!”陈氏拧着眉头不赞同。

    陆宁宇将霞转到阿离身上,“这就是小事,我只要养两天内力就恢复,不必担心,婶子,现阶段阿离的事最重要。”不这么说,他真的担心辰妃坚持对他行大礼,被未来有可能是皇后的人行大礼,他大概也活不长。

    陈氏见他怎么也不肯接受她的礼,便向他福了福身子。“陆公子,你的恩情,我有生之年必当回报。”

    “只要阿离身体恢复健康,就是对我的回报,婶子,您先去照顾阿离,我先离和了。”陆宁宇觉得此刻他不适合继续留下,拱了拱手便转身离去。

    烈日当空,大地被阳光照得火辣辣,没有树荫遮掩的石头被晒得发烫,但是即使有树荫档着,没有凉风吹拂也凉快不到哪里。

    宋婧灵背着刚采下的草药,一边抹去额头上不断喷出的热汗,一边脚步急促地在山林里穿梭,努力往山下赶。她刚在深山采到的草药必须在两个时辰内炮制好,否则就失了药性,只是愈往山下感觉天气愈是闷热,让她有些受不了的停下脚步,拿起水囊灌了一大口水。

    仰颈朝万里无云、亮得刺眼的蓝天吁了口长气,她扯了扯衣襟让自己凉决一点,这时才赫然发现竟然一点风都没有。

    先前赶路时她没有察觉,现在停下脚步才发现不对劲,整片树林像是静止不动,连禅鸣鸟叫的声音都没了,安静得让人觉得诡谲,像是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一样,彷佛有什么大难要来了般,让人有些不安。

    “白儒,你不觉得今天的天气有些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是要下大暴雨前的征兆而已,不然我干么非逼着你今天一定要上山采这株草药,连同那几株留着的小人参也一起拔了。”他双臂抱胸高傲的睨她一眼。

    “大暴雨,有多大?!”她瞪大眼惊呼。

    “大到你无法想象,你没有发觉今年的气温较高,已经许久未下雨了,溪里的水位降低不少,田里的作物也有些枯黄吗?”

    她摇头,“没有,我刚穿越过来就急着适应古代生活还有学习各种生活技能,又要医治陈婶子跟阿离、又要采药跟你学医术练针法,哪里有闲心去关注别的事情?”

    “丫头,今天晚上收拾收拾,明天就到镇上找间客栈或是租个院子住,如果可以,我让你住到青堰城去。”

    “听你这么说,万一暴雨来了,造成的伤害一定很大,还有几天暴雨将至?”

    白儒表情凝重的道:“我不方便透漏太多,丫头,听我的话早些离开。”

    “你不能说那用比的。”

    许久未下雨,整个土地都十分干燥,很多树木都因为缺水枯萎了,暴雨一来那些土地根本留不住雨水,洪水只能往山下冲,就有可能引起土石流等等毁灭性的灾害。

    “我也不能比,这样一样是泄漏天机。”

    宋婧灵才不理会他的拒绝,在他面前比着数字,“一、二……”见他始终板着脸不肯再多说一句,她也眯起眼睛犀利的盯着他,继续比,“三……”

    见白儒的眼睛眨了下,她停下动作,马不停蹄的往山下赶,几乎是小跑步了。“我知道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你下山还用跑的?你是赶着投胎,还是想摔个狗吃屎?”白儒赶紧喊住她。

    宋婧灵稍微放慢速度,“我要赶紧通知陈婶子跟阿离还有陆大哥,要他们准备好跟着我一起离开,还云通知村长要他想办法先撤离村人,避免发生土石淀摧毁整个村子,天啊,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不把握时间不行!”

    “陈氏她还有可能会听你的,你觉得村长会听你的?”

    “不管他听不听,我还是要去通知他,我知道灾难即将到来,只顾着自身安危却瞒着不通知村长跟村人,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你会被说是危言耸听,日后更难在村子里立足。”

    她停下脚步怒瞪他,“你身为一个救死扶伤的大夫,能够眼睁睁看着一群人在你眼前失去生命吗?别忘了你当时是怎么说我的!”

    “是不能。”白儒回想当时他自己说的那几句话,挠了挠鼻子有些感叹的说:“我去世前,也是哪里有伤者病人便往哪里冲,要不是因为这些救人的功德,我也没办法成仙……”

    “那不就得了,快走!”说完,她脚步急促的从林子出来,跑到一处矮树丛前,顺手捡了根大约有手臂粗的树枝充当拐杖,打算穿过这片树丛抄近路回去,可以节省一半的时间。她正打算迈开脚步时,身后却传来陆宁宇的声音——“灵儿,不要从那里走,那里危险!”

    她猛地止住脚步,转身惊谘的看向朝她走来的陆宁宇。“陆大哥,你怎么也在这里?”陆宁宇指着身后另一片树林,“我在那片树林设陷阱,看到你从下方走过,发现你直往这片矮树丛跑来,知道你要抄近路回村子,便赶过来喊你,最近因为天气热,不少蛇受不了热纷纷冒出来,前天隔壁村的一名猎户才在这边被毒蛇咬伤。”

    “不是吧!”她捣唇低呼。

    “我不是再三交代你千万不要从这里下山吗?曾经有人因为从这里下山时没注意,被树丛绊到脚,从上头直接摔下,脑袋破裂而亡,你怎么就不听?”陆宁宇冷下脸责备。

    “陆大哥我不是不听你的,是事出有因,我必须赶回去通知大家。”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让你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看到她如此不顾自身安危,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陆大哥,你相信我吗?”她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他一句。

    “自然。”虽然跟她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他清楚知道生性活泼俏皮又富有爱心的她,是非常值得他信任的人。

    “那我说即将有大暴雨会发生,届时也许会有土石流之类的自然灾齐发生,你相一一吗?”她小心翼翼的问着他。

    他怔愣了下,想着这段时日诡异闷热的天气,又想起三年前嘉南边关突如其来连下了几天大暴雨引发大洪水前,也是这种天气。

    陆宁宇沉静内敛的黑眸定定锁着她几息的时间,语气严肃的问:“知道确切时间吗?”

    “我不方便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但就是这几天。”她悄悄比了个三的数字。

    “所以你急着赶回村子通知村人吗?”心地善良的她从不会见死不救,就算嘴巴上拒绝,村人真的有急症求她帮忙,她还是会搭把手,而让她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抄近路,肯定是刚知道这消息就急着赶回去通知,让村人们事先做好准备。

    她点头,“只是我担心村长跟村人不愿意相信我说的。”

    “不愿相信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你已经尽到告知义务,就问心无愧。”

    “那,我先下山告诉村长这事,陆大哥你也赶紧下山,不要在山上耽搁。”说着她就要走人。

    陆宁宇拉住她的衣袖,“不介意的话我用轻功送你下山?”

    “不介意不介意,事急从权嘛,我只在意我做的事情对不对。”

    “既然这样,抓紧我。”他嘱咐了声,搂着她的腰身提气跃上枝头,脚尖轻点,纵身往另外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这让宋婧灵惊骇地瞪大眼张大嘴,惊奇的看着快速从脚下掠过的风景,她的老天爷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水上飘?简直太酷太帅了,比云霄飞车还刺激!

    陆宁宇几个腾空后眨眼便来到山下,双脚一着地就松开圈着她腰身的大掌。“到了,你赶紧去处理你认为的重要事情,我还有要事必须回山上一趟。你跟阿离还有陈婶子先准备好等我,我会驾马车过去载你们,不重要的东西就别拿。”语毕,他已经消失在宋婧灵眼前。

    她都还没回应他,他竟然就这么消失了,想来陆大哥是回山里通知他的伙伴赶紧退出深山吧?她今天在山上采药时曾经看到几个人影闪过,白儒甚至还提醒她被人监视了一小段时间,且监视她的人似乎是陆宁宇的伙伴,对她并没有恶意只是例行公事。

    陆大哥的功夫这么厉害,又有那些厉害的伙伴,之前一个口哨就能招来骏马,她才不相信他是个单纯的猎户,这身分可能是他的伪装,一定有什么不能向外人道出的难言之隐或秘密。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不方便去探究。

    想到这里,宋婧灵收回所有思绪,将采回来的珍贵药材先做好初步的处理,便匆匆忙忙赶往阿离他家,接着又去村长家。

    约莫半个时辰后,她被村长轰了出来,看着愤怒甩上的大门,宋婧灵差点没气得扯着喉咙指着村长家的大门破口大骂。

    气死她了,村长居然那么固执不明事理,更不将村人的安危放在心上!

    稍早她跟村长说,这三天内可能会有暴雨来临,劝村长赶紧集合村人全数到镇上或是安全地方避难,否则连日大雨怕会造成山洪暴发甚至产生土石流,到时要逃都来不及。

    谁知村长竟然跟她说,这种天气持续下去,只有可能会缺水闹旱灾,不可能会有大暴雨更不可能发生水灾,叫她不要危言耸听到处造谣制造恐慌。

    她当下气得差点大骂,可想到几百条人命只好忍下来,好言相劝,如果村长不愿意提前撤村,可以先将贵重物品收拾好,等大雨到来时一定要马上撤村,否则山洪爆发就迟了。

    她才说到这里村长便怒骂她是乌鸦嘴,祖咒他们村子,然后不客气地拿着扫帚将她轰出去,并且警告她,要是让他听到她在村子里到处散播不实谣言,便要将她赶出村子。

    村长正是那批不相信金灵儿是被上天保护的人,自然不会对她多客气。

    宋婧灵决气死了,这个村长是个经验十分老道的庄稼汉,观察天气也有一套,竟然察觉不到就要变天了,还说她危言声听?她忿忿地瞪着村长用力甩上的大门,顺便也瞪了一旁听到她跟村长争执内容后开始骂她的村人几眼。

    用力抓了抓头,她回家打包行李,既然他们自己找死,那她就不管了,不是她不救,是他们自己不信,她已仁至义尽!

    陆宁宇跟她说只要先带走贵重物品,宋婧灵回到家后便将金针药材,还有最贵重的人参灵芝、师太藏的那箱银子、前些日子制作的解毒丸、几件换洗衣物,跟一些干粮全放进竹蒌子后便背着前往阿离家。

    当她到阿离家时陈氏也已经整理好所有要带的东西,宋婧灵看了下放在床边的那两个小包袱,“婶子,你们的行李都打包好了吗?”她放下身后的竹篓子关心问道。

    “好了好了,我也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就带上几件衣服还有阿离的药罐,跟那几包药、字帖跟我的针线篮。”

    “我想等等陆大哥就来了。”她坐到阿离身边,拉过阿离的小手替他把脉,“阿离你今天感觉如何?”

    “灵儿姊姊,我感觉很好,整个人比以前舒服许多。”

    确认阿离的身子没有什么问题,她放心地放下他的小手,摸摸他的头再次耳提面命,“很好,等我们到镇上或是到青堰城安定下来,便要开始第三阶段的疗程,在这之前你一定要将身体养得壮壮的知道吗?”

    “青堰城?灵儿,不是只要暂时到镇上避难吗?”陈氏诧异问着。

    “陆大哥方才有跟我提过,要是真的发生大洪水,怕镇上到时也会遭殃,阿离的身体现在受不得凉,更不能吹风,我觉得最保险的方法是先暂住到青堰城,这样绝对可以躲过洪灾。”她稍微解释了下稍早陆宁宇的提议。

    “只是……”陈氏脸上浮现一抹愁色。

    心细的她怎么会不知道陈氏在担心什么,“婶子,不管要到镇上或是青堰城躲灾,生活方面你都别担心烦恼,我会处理的。”

    “不是这样的,灵儿,我跟阿离已经花了你不少银子……现在还要靠你维持我们母子的生活,婶子实在过意不去。”

    “婶子,可别忘了帮助你跟阿离就是在替师太赎罪,她吞了这么多香油钱,不帮她做点功德,她还不知道要在地狱里面受多少苦呢,你说是吧!”

    陈氏听她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词,有些呆愣,不过她虽然常觉灵儿说的,到取终还是会被说服,她幽幽叹口气,“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就当作是这样吧,我也比较安心。”

    日后有机会自己也有能力了,再到庙里以师太的名义为她举行法会,或是为她点灯供奉,也算是自己一点心意。

    陈氏看着坐在床边跟阿离玩手指游戏的宋婧灵,再看看窗外的天色,“灵儿,陆公子有说什么时候过来吗?”

    “他到山上找几位猎户朋友,让他们也赶紧下山,别在山上逗留。”

    “原来如此。”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品郡主最新章节 | 医品郡主全文阅读 | 医品郡主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 上海时时彩 体彩11选5开奖结 北单比分投注奖金怎么计算 浙江省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山东十一选五助手 十一选五重号走势图 赢翻网配资 配资平台选择 体彩6+1 福建22选5 正规黑龙江11选5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一 乐彩网3d字谜图谜 老牌配资 山东号股票推荐 贵州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