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灵泉药娘 > 第二十章 皇宫叛乱皇上昏迷

灵泉药娘 第二十章 皇宫叛乱皇上昏迷 作者 : 莳萝

    夜已深,药园谷里除了偶尔传来夜枭的阴骇长鸣,还有温泉池里流动的水声外,一片寂静。

    艾芳馡懒洋洋地趴在用玉灵山上特有的雪花石做成的温泉浴池边,任由一头青丝随着水波晃荡,眼睑似开似阖,透过通气窗上的琉璃片遥望着星空。

    药园谷有地热,为了沐浴方便,在盖这院子时,她特地在自己屋子里规画了这间独立的沐浴间,又让人在屋后挖了个浴池,修了一条水道将温泉水引进这里。

    这个温泉池平时只有她一人使用,她总爱在忙完药园的事情后,到这沐浴间泡温泉,再加滴灵泉水,等她泡完澡便能精神百倍,之后再回京。

    除了那次帮太子进行最后疗程,曾住到药园谷外,平时她很少会住在药园谷,这一次会再住进来,是因为最近有一批新药草要从暖房移出,栽种到药圃上。

    这批药草很珍贵,根部只要一不小心有所损伤,整株药草就种不活,此外,种植深度也很重要,稍微有所误差也都种不活,娇贵得很。因此她早早住进药圔谷里,全程盯着长工们的栽种手法是否有按着她的指示跟交代进行,只是身体力行的结果就是让自己也累得跟条狗似的,还好有温泉跟灵泉水可以舒缓她的疲惫。

    摸黑来到药园谷的君天宁,进入沐浴间看到这诱人的香艳画面,眸色燃起一抹火热,“我可以想成是馡馡在诱惑为夫吗?”

    艾芳馡舒服得有些昏昏欲睡,听到这调侃的声音,马上惊醒,睁开眼睛,“天宁,你怎么来了?”他不是说最近京城局势有些诡谲,他要跟商团几位心腹大老讨论一些重要事情,无法陪她到药园谷来吗?

    “想娘子了,为夫自然要过来。”他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解下身上的衣袍跟她一起泡进温泉池子。

    ……

    欢爱过后,他低下头吮吻着她的额,扬着满足的嘴角看着她还熏染着情|欲、泛着妩媚艳红的脸蛋,“馡馡,还好吗?”

    她横他一眼,“你觉得被头恶狼毫不留情的啃食后,能好到哪里去?况且那还是一匹饿很久的恶狼。”

    他拉起她柔软的手,放到唇边细吻了下,一脸委屈,“一匹饿了许多天的恶狼,看到当前的美食自然不会放过,而且再来有可能又要饿上一阵子,不趁此机会填饱,要待何时?接下来为夫只能用思念品味娘子的美好。”

    她纳闷的抬起头,看着眉宇间染着一抹愁色的他,“发生什么事了?”

    “每年的秋猎都是在仲秋之时举行,今年西山大营铁骑兵以秋猎为由,现在才伏月,竟已领了两万铁骑兵驻扎寿丰围场,那阵仗像是要去前线作战而不是狩猎演练。皇帝曾下旨意要公孙猛带兵退回原驻防地,可公孙猛抗旨不遵,只给皇帝一句话,再退回西山,军需所费的开销会很大,便依旧在寿丰围场进行演练,等待秋猎。”

    她歪头看着他,似乎也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寿丰围场离京城似乎只有一天半的距离……两万大军如果要叛乱,是很简单的。”

    他点头,“就是这一点让人担心,不过目前没有收到公孙猛打算叛乱的线报。他虽手握八万铁骑兵,可这一次前来的只有两万,京城的御林军有五万,公孙猛要是叛乱起兵,负责京城防卫的五万御林军是够的,皇帝这才没有强烈要求他一定要退回去,而是暗中观察这两万铁骑兵的动向。”

    “不过虽然你跟皇帝还有太子交情都很好,但你是商人,这关你什么事情?”她真觉得君天宁可以去当官了,每天忙得团团转,忙的事情还有一大半都跟朝廷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一旦战争发生,损失最大的可是商人,必须时时紧盯动向,而且我还是皇商,必须更加谨慎,提高警觉。”

    “也是,不过你得小心点,千万别受伤或是着了人家的道。”

    “放心,为夫好不容易才娶到你,说什么都会为娘子保重自己的。”他又趁机用力的亲了下她的红唇。

    这力道之大,把她的唇都亲肿了,而且她还感觉到某个疲软的家伙又缓缓昂头升起,没好气的推了推他,“好了,不要借机又想要使坏,我好累,明天一早还要起床忙呢,你想害我下不了床吗?”

    他勾起她的下颚,吮了下她撅着的红唇,“这是为夫最大的愿望。”

    她佯怒,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这是一庄之主说的话吗!”

    “庄主也是男人,一个拜倒在自己妻子石榴裙下的男人……”他无声的笑了声,还打算低头吻几下妻子,逗弄逗弄她,却听到前门传来急切的拍门声。

    艾芳馡也听到了,撑起身子看向沐浴间的门扇,“这么晚了,谁会来?”

    不一会儿,今晚负责守夜、睡在外间芍药前来,隔着沐浴间的门扇道:“姑爷,是海涛,他说有重要的急事要禀告姑爷。”

    “我知道了,让海涛到前头的花厅等我。”他看了眼紧掩的门扇,抱着艾芳馡起身,“恐怕京城真的出事了。”说完,他拿过一旁的干布巾将两人包裹起来,抱着她走回房间,将她的衣物塞到她怀中,自己先动手着装。“一会儿让芍药进来帮你拧吧头发。”

    “不用担心我,你赶紧去前头花厅看看发生何事了。”

    约莫半刻钟后,君天宁匆匆回到屋里,脸色很不好看的看着还在拧吧青丝的艾芳馡,“馡馡,为夫必须上赶回京城,宫里出大事了,御林军造反,废后跟废太子今晚被人从冷宫中救走,现在京城一片紊乱,许多人趁机打劫商铺,为夫必须回山庄坐镇,你这阵子就待在药园谷里,不要出来,等一切都稳定了,为夫会来接你。”

    他套上大氅,拿过自己的防身武器转身便要走。

    她拉住他的手臂,“天宁,一切小心,我在这里等你!”

    他沉点下颚后,与海涛等人匆匆离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大雪纷飞的深夜,艾芳馡坐在窗下的矮榻上,望着缓缓飘下的皑皑白雪,不知怎么的,看着眼前这一片荒芜的雪景,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惆怅和心慌。

    半夏用汤婆子烘暖了被子,呼唤看着夜景看得有些失神的艾芳馡。“小姐,棉被暖和了,可以上床睡觉了。”

    “你们也下去休息吧,天冷了,不用再给我守夜,下去吧。”她走到床边,躺下前,交代了下。

    “是的。”

    躺在床榻上的艾芳馡明明已有睡意,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最后只能睁眼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发呆。

    她已经有好些天没见到君天宁了,也不知道现在外边的情势如何?习惯有他在身边后,就连睡着都会让人无形中产生安全感,可这些日子他不在身边,她总是睡不安稳,一到晚上便心慌不已,担心他出事,最后只好又拿了件君天宁的衣服抱在怀中,闻着上头清冷的气息,这才感觉心踏实了些,睡意也在这时慢慢袭上……

    夜越深,雪下得越大。

    “馡馡、馡馡!”

    艾芳馡隐约感觉到床边不断传来刻意压低嗓音的呼唤声,到后来,她整个人甚至被摇晃,有人好似在碰触她的脸,这让她睡得很不安稳,只能勉强睁开疲惫的眼眸。

    当她看到床榻边站着的那个黑衣人,猛然一惊,整个人弹了起来,“啊!”吓得要放开嗓门惊声尖叫,却立刻被圈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嘴巴也被捂住,耳边传来熟悉的温柔嗓音——

    “馡馡,别怕,不要出声,是我!”

    “天宁,你做什么啊,不点灯还穿着夜行衣,吓死我了!”她仓皇地推开他的拥抱,冷静地看着黑暗中的君天宁,马上又问道:“外面雪下这么大,你怎么还会过来?现在京城稳定了是吗?废太子跟废后抓到了吗?”

    “还没,出了件大事!”他摇头,“先别问这么多,赶紧起来换衣服,穿得保暖些,带上药箱跟我回京。”

    她楞怔了下,紧张地拉过他的手,“你受伤了?”

    “不是我,废太子跟废后被救走后,宫中发生宫变,负责守卫宫城的御林军里,其中一支有一万士兵的符虎营统领跟驻扎在寿丰围场的两万铁骑兵领兵叛变,而今日,皇上突然陷入昏迷。”

    “昏迷?!”

    “太子只信任你跟大舅子,现在修杰不在京城,只有靠你了,你快换衣服跟我走,否则我怕会来不及!”

    她火速下床,冲到屏风后,“你等等。”

    不一会儿,她已换上一套翠绿色窄袖铺棉襦衣,外罩件粉色短褐,下搭件翠绿色的铺棉长裤,一头长发随意用绳子绑了个马尾,披上紫貂大氅,拿着药箱自屏风后出来。

    没有惊动任何人,君天宁带着艾芳馡悄悄离开药园谷前往京城,守城门的士兵是单憬陌的人,开了侧门让他们弃马悄悄进京。

    君天宁领着她,借着月色穿梭在寂静荒凉的巷弄里。

    透过月光,艾芳馡看到原本繁华的京城才几天的时间,现在已是满目疮痍,心头不由得一阵唏嘘。

    君天宁牵着她走到一辆停在隐密转角的马车,“馡馡,来,快上车。”

    他们坐稳后,马车随即往皇宫的方向驶去。

    君天宁拿了本医案放到她手上,“这是太医记录皇上的医案,你看看,也许等等对你有帮助。”

    她看完医案后,静静地靠在在车壁旁,蹙着眉头看着神情严肃的君天宁,“从医案看来,这些用药都是用来止痛的,跟治疗昏迷无关。”

    “皇上这次昏迷不醒的事没那么简单,有可能很久之前整个太医院的太医就都被收买了。”看了上头的会诊日期和太医名字,艾芳馡心下暗松了口气,还好上头没有哥哥。

    “正因如此,只能找你。”

    她眉毛剧烈抽了抽,“天宁,你明知这是一条直奔死亡的路,还拉着我去找死,这就是你这个为人丈夫对妻子的感情?”

    他浅笑打趣着,“这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

    “你!”她歪着头盯着他,上上下下把他瞧了一遍,很难相信这时候他竟然还能跟她说笑,最后只能无奈的叹气,“看在你对我不错的分上,就勉强跟你凑一对,陪着你往死亡大道狂奔,做一对亡命鸳鸯,不过你记得跑在我前面啊,我可不想当你的垫背。”

    他屈指弹了下她的俏鼻,“淘气,放心,我还是有点功夫的,保你平安绝对没问题。”

    她抱拳,“感激。”

    “这是为夫应做的。”

    就在两人的打趣中,马车缓缓在距离宫门外不远的一处林子旁停下,君天宁领着她走进林子,来到一座荒废的坟墓前,一阵摸索后,墓碑缓缓打开,露出一条幽暗的通道。

    “这是通往皇宫的秘道,现在宫里十分混乱,敌我不明,两军对垒,我们只能从密道进出,为夫也是从这里出来的。”他拿出夜明珠照亮整个通道,“来,小心些。”

    “只是……半夜真的能在宫中行走吗?”

    “已经安排好了,小心点,一会儿行动时动作要快,为了安全起见,别引起其他守卫注意。”

    约末一刻钟,他们两人从御花园的假山出来,她抬头看了眼不远处那戒备森严的高耸宫墙,马上有人偷偷领着他们两人从另一处幽秘的小径进入一座荒废的院子,再推开一扇小门,又有一名白发苍苍的公公带他们避开宫廷内的重重守卫,熟门熟路的绕过小巷来到皇帝的寝宫。

    “这是……”

    “这是皇宫秘巷,除了守护密巷的人跟皇帝外,其他人一概不知。”

    守在宫殿门外的满福公公看到君天宁,弯着身体压低声音行礼,“君少庄主,皇上情况越来越糟糕,您赶紧进去吧!”

    君天宁微微点头,牵着艾芳馡进入寝殿。

    艾芳馡来到龙榻边后,连忙收束心神,将所有注意力放在皇帝身上。只见他面色粉红瑰丽,唇色艳红,就像是一个健康的人正在沉睡一样,但确实是陷入昏迷。

    她将手搭在皇帝的脉搏上,仔细地听脉,这脉象……

    这时,得知他们已经进宫的单憬陌也匆匆赶来,见她正仔细的为皇帝检查,便跟君天宁站在一旁等候。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她才收回手,脸色有些沉重看着他们两人,问道:“皇上昏迷几天了?”

    “三天。”单憬陌神色凝重地问:“父皇现在情况究竟如何?君少夫人,请你如实告知。”

    “中毒,而且中的是……”她一脸纠结,尴尬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难以启齿,“媚毒。”

    媚毒?!他们两人的眉毛剧烈的抖了抖。

    她翻翻白眼,尽量用浅显易懂的方式解释,“这种毒是混在熏香之中,每天闻一点,并不会有那些中了大量媚香时的激动反应,年纪轻、身体强壮的人也许闻一些会冲动,可皇上已经是知命之年。

    “咳,那一方面的需求不是那么大,所以不是每一次都会解决,这些没有排除掉的媚香日积月累沉淀在体内,却又无法抒发,就会成为致命毒素,一旦毒发陷入昏迷,便不会再醒来。”好尴尬啊,为什么她一个小熬人要跟两个大男人解释这么暧昧的事情!

    “该死,宫中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单憬陌怒道。

    艾芳馡压下满心的尴尬,瞄他一眼,“怎么不会有,太子,可别忘了您当时是怎么中毒的,如果不是在每日的飮食中加入,让人察觉不出,你又怎么可能会坐在轮椅上这么多年。”

    “馡馡,这些熏香都是宫廷里的制香师制作的,更是经过严格检查才会送到各个宫中,怎么还会如此?”君天宁有些不解。

    “例如饮食,毒不需要加在食物里,只要将毒抹在器皿的盖子上,形成水气再滴进食物里,这不就中毒了,试吃也吃不出来。”

    他们两个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她拿起床榻边的香炉仔细观察,“至于熏香,本身的材料没问题,但是只要在这屋内不起眼角落抹放上相克或是融合的材料,当熏香点燃,两者结合就会成为致命的毒香,所以可以说是防不胜防。”

    “如此这案情就会变得十分棘手,都不知该从何处查起。”单憬陌气愤的槌了下一旁桌几。

    君天宁安抚他,“憬陌,冷静些。馡馡,你有办法让皇上清醒吗?”

    “好好配合我的治疗,假以时日应该就能清醒。”

    “可以慢慢治疗,不过明天可以让父皇先醒来吗?”单憬陌问道。

    “明天?!”她表情狰狞的看着他摇头,“我又不是大罗金仙,不说针灸排毒很费时间,就连配制这解药也很困难,等全部炼制出来到服下解药,最快也得要五天的时间,而且不保证皇帝一服完药马上就能清醒啊!”

    就算有空间跟灵泉的帮忙,也没有办法这么快。

    “不管用什么方法,最慢三日,你一定要想办法让父皇醒来,不强求恢复意识,可父皇要睁开眼。”

    “为何一定要三天?”前世她还没活到皇帝昏迷前就死了,这后面的事情她也不知道。

    “职掌西山大营八万铁骑兵的元帅公孙猛是废后的嫡舅,废太子跟废后就是他派了两万先锋兵跟御林军里的叛军里应外合救走的。西山大营剩余的六万铁骑兵最慢三天后到达京城,这六万大军其中有五万只效忠父皇,并不晓得这是一场阴谋,因此只要父皇清醒,这五万大军便会退下,不会参与战事。”单憬陌解说着目前的战况。

    “赶来救援的北林先锋军,最快要四天才能赶到,这一次战役,我方损失约一万五千人,叛军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因此只要能争取到时间,便能反败为胜,而最关键人物还是在父皇!”单憬陌有些激动。

    “馡馡,一旦废太子目的达成,他第一个要除掉的便是太子的党羽。”

    她惊骇怔愕的看着看着君天宁,等等,太子的党羽,这不就也包括她吗!

    看着她的表情,随即知道她心里的呐喊,君天宁沉重的对着她点着下颚,“是的,所以,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必须同舟共济。”

    她嘴角僵硬地撇了撇,“该死的君天宁,我才刚嫁给你,你就拉着我一同共赴黄泉!”

    他再度露出好看的笑容,“我不是说了,我会陪着你一起的。”

    “你、你给我记着,敢这样设计我,我不会饶你的!”她一面忿忿的磨着牙,一面拿出金针,“皇上救醒后,我们就和离,以后路上碰见也不用打招呼!”这家伙简直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重生不容易,为了生命安全,她决定远离这欠扁的男人,否则到时候她被他坑死,找谁哭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灵泉药娘最新章节 | 灵泉药娘全文阅读 | 灵泉药娘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 大发快三投注经验技巧 上海快3走势图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北京快3走势图今天快3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先选金多多联系 赛车怎么用3000赢10万 福建十一选五购买 彩票山东11选5的玩法 云南十一选五任六中多少 恒日升配资 快3预测 浙江11选5价格表 内蒙古快三预测 炸金花技巧规律 山东体彩11选五遗漏360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