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寡妇白首关 > 第十章

寡妇白首关 第十章 作者 : 春野樱

    两批援军在凌晨及夭亮先后赶到。

    而发现答应给予半厚赏金的玺王已死,原聚集在九泉的各方人马在镇北军攻坚时,便作鸟兽散,逃得了的逃了,逃不掉的……投降。

    未到午对,镇北军已控制了整个九泉,并以玺王的宅子为临时的议事所。

    “雷镇藩,你没事吧?”难得穿上男装的庆祯一个箭步冲进来议事所。

    见他好端端的坐着,宋远膜松了口气,“看见将军无恙,令人欣慰。”

    “我二皇兄呢?我要好好问问他,为何那么不知感恩?”庆祯生气地问。

    “玺王已经死在我的刀下。”他坦白道。

    闻言,庆祯跟宋远骥皆是一惊。

    “这事,我会亲自向皇上请罪。”

    “请什么罪?”庆祯轻吟一记,“是二皇兄他罪有应得……对了,那个孤、慢不,香衣姑娘呢?”

    “她在里面休息。”

    “她怎么了?”

    “她……”他正要说话,香衣已从里面走了出来。

    “香衣姑娘?”庆祯见她毫发未伤,暗自松了一口气。

    “幸好你没事,不然雷镇藩可要怨我一辈子了。”

    她看着眼前男装打扮的他,笑说:“你是庆祯王爷,而不是庆祯夫人。”

    庆祯尴尬的抓了抓脸,白了一旁偷笑的宋远骥一眼。

    但旋即,他感觉到气氛有点异常。

    雷镇藩跟香衣终于重逢,为何脸上没有欣喜之情?

    “怎么了你们?好像不是太高兴的样子。”

    “素浪让香衣吞下了毒药。”雷镇藩沉声道。

    “什么?!”庆祯跟宋远骥同时惊呼。

    “素浪说是七日绝魂丹。七日之后,香衣便会毒发身亡。”

    “可是……”庆祯细细端详香衣,“她看来不像是中毒的样子。”

    “将军,会不会是素浪在谁你?”宋远驳也道:“那些邪门的人,行事毫无道理,或许她只是……”

    “我不会冒这个险!我会立刻带香衣返回凛泉城,请最好的大夫为她诊治。”说罢,雷镇藩走向她,揽住她的肩。“我不会、不要,也不能再失去你了。”

    迎上他深情真挚的眸子,香衣红了眼眶。

    连赶了两天路,累坏了三匹良驹,雷镇藩终于带着服下七日绝魂丹的香衣返回将军府。

    一回府,他立刻请来在凛泉城中执业超过三代的本善堂张掌柜,以及所有被称为名医或是神医的大夫来到府中为香衣诊治。

    另派出铁骑数百,追查司命等人的行踪,希望能拿到解药。

    但最终,没有一个大夫能说出她中的是什么毒、以何物解毒,而司命等人也像是人间蒸发般失去踪影。

    数日间,雷镇藩为她急白了两鬓。

    转眼,香衣服下七日绝魂丹已是第五天了,她看来仍无任何中毒迹象,但却越来越虚弱,甚至快要没力气下床。

    看着她日渐虚弱、消瘦,无计可施的雷镇藩痛苦又自责,但从不在她面前表现出来。

    素浪说七日绝魂丹不会立刻夺人性命,是毒狐狸用过最慈悲的一种毒药。但对他来说,却是最残忍的折磨。

    她要他看着香衣在他眼前渐渐死去,要他再尝一回当年的苦。

    “镇藩哥……”一直昏睡的香衣醒了过来,看着寸步不离守在床边的他。

    “香衣,你醒了?饿不?”他轻握着她的手,温柔的问。

    “我不饿?……”她淡淡一笑,“现在是什么时候?”

    “天刚亮……”

    “你又没合眼?”香衣不舍的看着他,发现他急白了发鬓,“镇藩哥,你……你的头发……”

    她伸出手,不敢置信的轻抚着他的发鬓,泪水瞬间盈满双眼。

    雷镇藩握着她的手,一笑,“好看吧?”

    看着在自己面前强颜欢笑的他,她的心好痛。“镇藩哥,我求你不要这样……如果我死了,希望你能—”

    “不准说死!”雷镇藩打断她,眼底闪着泪光,仍努力的笑着,“你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你死。”

    香衣不语,只是定定的泣视着他。

    她死过,知道这种感觉,她……又要再一次离开他了。

    她不甘心,等了五年,老天爷居然就只给了他们这么短暂的重逢。她从不怨什么、怪什么,但这次,她真的想问问老天爷,为何要如此捉弄他们?

    “镇藩哥,我……我想到外面透透气。”她说。

    “嗯。”雷镇藩将她从来上抱起,走到外面。

    两人在廊下坐着,互相依偎。

    “镇藩哥,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吗?”香衣声音软软的问。

    “记得,什么都记得。我记得在杜府第一次看到你,我心里只想着一件事。”

    “什么事?”他在她发上一吻,“我在想啊……书常这小子真是好运气,居然能娶到这么好的小泵娘。”

    听他这么说,香衣笑了,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如朝霞般的红晕。

    “镇藩哥,我很高兴能嫁给书常,因为嫁给他,我才能过上你。”她将脸紧贴在他胸口,“香衣这一生命运多片,但能被你所爱,已无遗憾。”

    雷镇藩心痛如绞,但仍力持表面上的平静,“傻丫头,你在说什么遗憾?咱们的日子还长得很,你想甩开我?”

    她沉默须臾,“我知道这种感觉……我的日子不多了。”

    “香衣。”他生气地轻斥,“不准再说这种话!”

    不忍他为她孤单一生,“镇藩哥,是香衣没有福气,如果我……死了,请你不要放弃爱上别人的机会。”

    “胡说,你不会死,我也不会爱上别人……”雷镇藩心痛到凡手要掉下眼泪,他紧紧的揽着她的肩,仿佛要将自己所有的气力都传选傍她,“你还要帮我烧饭洗衣、生一窝孩子,我不会这样就放了你的。”

    “镇……”她还设说话,便咳了一声,她以袖口捣着,那袖口立刻染血。

    见状,雷镇藩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冰冻了般。

    “镇藩哥,我……我真的—”

    “你不会有事。”他急着打断她。分别了五年,他们好不容易重逢,老夭不会这么待他的。

    她笑娣着他,那眼神仿佛在说—你真傻,我知道自己活不了了。

    “香衣,不管是上山还是下海,我一定会找到解药为你……”

    “不.”她伸出手,轻抚他的脸颇,“我不要你上山,也不要你下海,你哪里都别去,我只要你陪在我身边……”

    如果她的生命再度到了尽头,如果她就只剩下这么一点点的时间,那么她希望他们能把握这最后的机会,分分秒秒都在一起。

    “我累了,你能抱我进屋里吗?”

    他将她抱起,而她靠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珍惜仅剩的时光。

    第六日,庆祯提前回来了。他走进香衣卧床的房间,看见躺在床上动也不动的她,还有守在床边的雷镇藩。

    “你回来了?”

    “我先回来了。”他轻手轻脚的走近,看见雷镇藩一夕霜白的发鬓,“你的头发……”

    “别大惊小敝。”

    见他神情憔悴、眼神哀愁,庆祯也难过了起来。

    他没想到雷镇藩对香衣的爱是如此浓烈。

    这时,香衣醒了过来,看见床边多了一个人,先是一征。再细看,发现是穿着男装的庆祯。

    她一笑,“王爷是女人的对候美,是男人的对候俊,真是让人惊艳。”

    “香衣姑娘,你在寻我开心?”庆祯想缓和房内低迷的气氛,“听说你擅长女红,我房里有好多漂亮的布走,你要赶快好起来,帮我缝制几件新衣。”

    唇角微微一扬,“恐怕香衣办不到了。”

    “怎么会呢?你—”

    “王爷,”香衣打断了他,“我想求你一件事。”

    庆祯微征,与雷镇藩互视一记,才道:“你说,我都答应你。”

    “如果我死了,请你陪在镇藩哥身旁……”泪光已在她眼眶里闪烁着,“他若伤心,你便说笑话逗他,他若想着傻事,你便劝慰他,让他……”

    她话未竞,雪镇藩紧握着她的手,懊恼的出声阻止道:“香衣,够了,不准再说。”

    “镇藩哥……”看着眼睛已然泛红的他,她心疼的流下眼泪,“别为我哭,我不会离开你,你只是……只是看不见我而已……”

    “香衣,别说了”想起五年前第一次跟她死别,他感到既悲伤又害怕。闯荡江期,征战沙场,他从不知何谓恐惧,只有在面对她的死亡时,他担惊害怕得像个娃儿。

    他将她的手牢牢的握在手里,仿佛一不小心松开手,她就会消失在他眼前般。

    一旁的庆祯看着这一幕,也忍不住别过脸去拭泪。

    老天爷,垂怜深爱着对方的他们吧,不要再度夺走她的生命,也不要毁了雷镇藩的人生……我发誓,若香衣能逃过死劫,我一辈子不再做女人打扮。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第七日,香衣偶尔会发出像吃语般的呻吟,却几乎睁不开眼睛。

    雷镇藩不时探着她的脉搏,感觉她的温度,以确定她还在他身边。

    他一次又一次的求老天拿他的命换她一命,但这一回,老天没回应他的祈求。

    “将军,”李鹏树来到门外,“府外有位衣着怪异的游侠求见。”

    “谁?”

    “他说他叫铁麒麟。”

    雷镇藩一震。铁麒麟?当年赠他神刀虎彻的异姓兄弟?多年不见,他以为麒麟老哥已回到日出之国,没想到……

    他起身,“快请。”

    “是。”立刻领命前去。

    不多久,李鹏树带着铁麒麟进到寝苑。

    虽许久不见,但麒麟老哥的样貌并无太大变化。能再度与老友相众,本是欢喜之事,然此对此刻,雷镇藩却没有那样的心情。

    “老哥,别来无恙?”

    “我好得很,兄弟你呢?”铁麒麟爽朗的拍了拍他的肩,替见他已白的发鬓,“哎呀,你竞白头了?”

    雷镇藩感眉苦笑,不知该说什么。“老哥怎会知道我……”

    “我行里此地,听说虎啸将军雷镇藩镇守在此,就来拜访你。听闻你最近发兵九泉,阻止了玺王的进犯,老哥我真为兄弟你高兴呀,不过……”说着,铁麒麟皱起眉头,审视着他,“怎么你看来闷问不乐:心事重重?”

    “实不相瞒,香衣身中七日绝魂丹这无药可解的奇毒,今日已是第七日了。”

    “香衣?当年杜府的那个小募妇?”他一笑,“原来你们真的在一起?我还以为你拜相封侯后,娶的是什么公主或干金呢。”

    雷镇藩浓眉一皱,“老哥在寻我开心吗?”

    “你刚说她中了什么无药可解的毒?”铁麒麟突地话锌一转。

    “七日绝魂丹。”

    铁麒麟微顿,“虎彻呢?”

    “虎彻……”他不知如何向麒麟老哥解释虎彻已碎裂成尘土,更不知老哥为何突然提及虎彻。“已经没了。”

    闻言,铁麒麟皱紧眉头,“真是可惜,虎彻里头的脊骨能治百毒,我当初将它赠予你,就是希望它能在你危急时刻救你一命。”

    他一震,“你说那脊骨能治百毒?”

    “没错,只要将它磨成粉末服下,立能见效。”

    雷镇藩的脸上不见衰愁,取而代之的是兴奋,以及希望。

    他忘情的抱住铁麒麟,“老哥,你来得正是时候,正是时候!”说罢,他取出腰间的小锦囊,倒出那仅剩的一截脊骨。

    “香衣有救了。”

    服下虎彻仅剩的一截脊骨所磨制的粉末后,香衣不再咳血。三日后,她渐渐恢复体力,也能下床。

    铁麒麟来到房中探视她,对她完全不同以往的容貌感到讶异。

    于是,雷镇藩将这些年来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这真是……”他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我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香衣眼里满是感激,“铁爷,这都要感谢你,谢谢你送给镇藩哥那样的神刀,才能让我还魂续命。”

    铁麒麟爽朗一笑,“不,这跟虎彻无关,而是老弟对你的爱感动了天上那些家伙。”

    听他将老天爷及其它神灵称为“天上那些家伙”,她很是惊讶。但她知道,他没有任何不敬之意。

    这时,庆祯来到门外。

    “香衣姑娘……”见屋里坐着雷镇藩跟铁麒麟,他微顿,“我方便连去吗?”

    雷镇藩对他招了折手,他走了进来,抓了把登子在床边坐下。

    “香衣姑娘的气色好多了。”

    “托王爷的福,民女真的好多了。”

    想起自已之前对她真的很不发善,庆祯有点歉疚心虚,“那个……香衣姑娘,你叫我庆祯便行了。”

    “是啊。”雷镇藩用力揉揉他的头,“这小子不过二十,叫你一声姊姊都不为过。”

    “这怎么行?王爷可是当今皇上的十四弟,而我……”

    “你也不是普通人啊。”雷镇藩爱怜的看着她,提醒道:“你就快要成为虎啸将军的夫人了。”

    香衣羞怯的替了他一眼。

    “瞧,我这未来弟妹害羞了。”铁麒麟调侃。

    “铁爷,怎么连你都欺负我呢。”她白暂的脸上顿时飞来两朵红霞。

    “对了,”雷镇藩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疑惑的看着庆祯,“你哪条筋不对,居然没穿女人的衣服了?”

    他腼腆支吾道:“我……我立了誓。”

    “立誓?”

    “因为我之前对香衣姊姊实在太坏了,非常过意不去,所以我发誓,只要她能活过来,我便不再做女人打扮。”

    她很是惊讶,“王爷,你……香衣何德何能,居然能……”

    “没力法呀。”庆祯面红耳赤,“看见你们那种生死相许的样子,我……我感动嘛。”

    “庆祯,你这小子……”雷镇藩既感动又激动的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好兄弟!”

    “王爷,香衣谢谢你了。”她注视着他,眼里蓄着感谢的泪水。

    庆祯难为情的抓抓头,“没什么啦。”

    “弟妹,”铁麒麟真诚的看着她,“你真是好福气啊,有这么多人祝福你、看顾着你。”

    她领首,唇抿笑花,“是呀,香衣由衷感激。”幸福之泪眨眼滑下。

    数日后,皇上从京城轻装简从,秘密赶至北境。

    因听闻雷镇藩中毒身亡的恶耗后,他便立刻出宫。但半途,又接获密探局的消息,说雷镇藩亲征九泉,平定内乱。如此混乱的讯息,搞得他都头疼了。

    当他一到将军府,雷镇藩便立刻在聚贤斋里向他享报此次发兵九泉之事。

    “所以说,我皇兄已经……”听闻玺王已死在他刀下,朱成晋脸上难掩遗憾。

    “末将植自作主,请皇上责罚。”

    “免了。”他慨然一叹,“也许我该感谢你。”

    雷镇藩不解,“皇上?”

    “你做了我没有勇气做的事情。我给过皇兄机会,但他……罢了。”

    “但是末将……”

    “你平定乱事,阻止我皇兄的兵马进犯,就算真有什么错,也已功过相抵。”他话锋一转,“对了,庆祯呢?”

    “他陪香衣到清净庵拜佛,应该快回来了。”

    “香衣?”朱成晋眉心一拧,“你说的香衣是那个已经……死了的香衣?”

    “正是。”他神秘的一笑。

    皇上大惊。当年雷镇藩请求回到天麓城并镇守南境,为的就是一个名叫香衣的女子。后来听说她死了,雷镇藩也突然辞去官职,浪迹夭涯,行踪成谜。

    他可是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又找到他,并好说歹说的拜托他到北境来接掌兵符,现在他却说那香衣还活着,而且跟庆祯一起上山礼佛?

    “雷镇藩,朕让你给弄糊涂了。”他蹙起眉头,困惑不解。

    “此事说来话长,末将……”

    话未说完,外头传来庆祯的声音。“皇兄来了?真的?”

    不一会儿,庆祯像只瑞赌跳跳的兔子般跑了进来,兴奋地大叫,“皇兄,真是你来了?”

    站在皇上身后的禁卫军教头萧竞恭谨地唤道:“王爷。”

    “萧竞,你也来啦?”

    “庆祯,你……”朱成晋上下打量着男装打扮的他,“你穿男装了?”

    “可不是吗?”他挑眉一笑。

    “雷镇藩,”皇上感动极了,“朕就知道把他交给你是对的。”

    “皇上误会了,这不是末将的功劳。”雷镇藩坦言。

    “不是你?那是……”

    “是香衣。庆祯是为了香衣,才决定从此不再做女人打扮。”

    “咦?”朱成晋满脸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这对,落后庆祯一段路的香衣来到聚贤斋的门前,恭谨一欠,“民女香衣叩见皇上。”

    而当她抬起头,皇上及萧竞见了地的容貌后,都是一惊。皇上原以为雷镇藩的香衣是个小家碧玉的姑娘,不科她如此美艳绝伦。而萧竞吃惊的是—

    “毒狐狸?你是六绝门的毒狐狸莫渝?!”

    “六绝门?!朱成晋大惊,“那不是……雷镇藩,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气定神闲的回答,“皇上,您看她是毒狐狸,但她并不是毒狐狸。”

    “你在说什么?”雷镇藩一笑,娓娓道来。

    在听完他的详述及庆祯的补充说明后,皇上与萧竞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瞪大眼睛,怀疑的看着端坐在他们面前的香衣。

    “事情就是这样……!雷镇藩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一次说清,“她已不是毒狐狸,而是末将当年以虎彻换来的香衣。”

    “雷镇藩,你……”朱成晋狐疑的盯着他,“你不是在跟朕开玩笑吧?”

    “不是。”

    “也不是在耍弄朕?”

    “不敢。”

    “所以说……”他半信半疑的又打量了香衣,“你真是香衣还魂?”

    他真的很不想大惊小敝,可这真的太不可思议……喔不,简直是怪力乱神。

    “我如何相信你不是毒狐狸而是香衣呢?”他用一种审视的、质疑的目光盯着她,“要是你只是假装香衣还魂,但其实……”

    “皇上多疑了,她真的是香衣。”雷镇藩无奈一笑,“末将不会连自己爱的女人都认不得。”

    朱成晋白了他一记,“那可不见得,爱会让人盲目。”

    “皇上要怎样才肯相信她是香衣呢?”

    苦恼地皱眉,“你例是考倒朕了,朕又不识那香衣姑娘。”

    雷镇藩一叹,“看来,只有一个方法了。”

    “什么方法?快说。”朱成晋迫不及待地催促。

    “请皇上准末将辞官吧。”

    “什么?”他难掩激动地问:“你在说什么辞官?”

    雷镇藩助他夺回政权,又为他戍守北疆,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一员大将。

    他已准他辞过一次官,绝不能再有第二次。

    “不准。”皇上气怒的瞪着他,“这跟她是不是香衣有何相千?”

    雷镇藩一笑,“皇上因为担心我这个爱将的人身安危,而怀疑她的真伪,那么只要末将辞官,皇上就无须为我担忧了。”

    “你……”皇上难以置信的瞪着他,“你这是在要胁朕吗?”

    “纵使老天给我雷镇藩八颗胆,末将也不敢威胁皇上。”他态度仍从容不迫。

    “你……你真是……你是认真的?”

    “皇兄,你可不要怀疑他。”庆祯在一旁搭话佐证,“我见识过他对香衣姊姊的爱。”

    “雷镇藩,你当真……”迎上他平静却又坚毅的眸子,朱成晋心头一撼。“你真要辞官?”

    “若是必要的话。”说着,他屈膝跪下,“请皇上成全。”

    香衣见状,立刻也跪在皇上跟前,“不,皇上,香衣愿意离开镇藩哥。”

    “香衣?”闻言,雷镇藩惊疑的看着她,“你在说什么?”

    “镇藩哥,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是多么的真切,但人尽其才,你该为百姓做更多的事……”她脸上带着微笑,眼底却盈满泪水,“我会回到清净庵,我……我不会离你太远。”

    “不行!”雷镇藩想都没想的否决,“我绝不会让你再离开我。”

    “我不会离开,只是……”

    “真是……”朱成晋皱起眉头,沉声道:“你们都不要说了。”

    两人互视一眼,然后疑惑的看着皇上。

    他神侍凝肃又懊恼的看看爱将,再看看香衣,接着一记长叹。“我信你,行了吧?朕信她是香衣。而你……不准再提辞官之事。”

    雷镇藩欣喜道:“镇藩终此一生为皇上效命!”

    方才在眼眶里打滚的那些泪水,此时已自香衣眼里涌出。“民女香衣……谢主隆恩,皇上的恩情,香衣无以回报。”

    看着容貌艳丽的她,却有着一双澄澈纯洁的眼眸,朱成晋一直板着的脸上有了一丝浅浅笑意。“你不必回报朕什么,倒是……好好照顾朕的爱将吧。”

    香衣抬起泪湿的眼,羞叙一笑,“民女领旨。”

    两年后,天麓城。

    雷府里外充满着一种紧张又兴奋的气氛,原因无他,只因雷家的媳妇正在产房里奋力的产下雷家的子嗣。

    房外,雷镇藩神情不安的踱步着,看得他父亲雷玉峰都忍不住叨念起他。

    “镇藩,拜托你坐下吧,你转得我都头晕了。”

    他拧眉,“当年娘生我对,爹难道不焦急?”

    “呃……这……”雷玉峰顿对语塞。

    是啊,虽然那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但记忆犹新。

    他的妻子体弱,当年可是拚上自已的命才生下镇藩的。他还记得妻子生产时,他因为太过紧张,还不自觉的把院予里的树枝都折断了。

    “爹,香衣不会有事吧?”雷镇藩紧张又惶惑,“为什么那么久?”

    “头一胎是这样的……”

    看着紧张到直冒汗的儿子,雷玉峰不禁想起他的媳妇香衣。

    两年前,镇藩带着她回到天麓城,并说她是死去的香衣还魂时,真是吓坏了所有人。他原本也是半信半疑,直到她清楚的说出天麓城的一切及杜府的种种后,他终究接受了这不可思议的事。

    他俩完婚后,就回到北境。三个月前返回天麓城,完全是为了让他这个祖父能在第一时间看见孙儿或是孙女。

    “你别担心,”他拍拍儿子的肩,“香衣不会有事的。”

    “可是已经……”

    “哇,”突然,产房里传来洪亮的婴孩哭声。

    两人瞪大眼睛,惊疑又惊喜,“生、生了?”

    “哎呀,我要当爷爷了。”雷玉峰兴奋至极,“我终于当爷爷了!”

    “哇,”里面的哭声持续着。

    雷镇藩冲到房门前,“产婆,我妻子她……”

    他话还没说完,产房的门已打开,产婆走了出来,一脸笑意,“恭喜将军及老爷。”

    雷玉峰等不及上前,“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产婆咧着嘴笑,“是个白白胖胖的男孩。”

    “好,好,真是太好了……我那死去的老婆一定会很高兴的。”

    “香衣还好吧?”雷镇藩脸上仍显不安,“我几时能见她?”

    “将军现在就能见她了。”

    闻言,他忧急的走连房里。

    床上,香衣虽因用尽了力气产下孩子而显得有点虚弱,但脸上却有着初为人母的喜悦。

    雷家父子俩一进到房内,产婆便将男娃儿抱上前来。

    “哎呀,”雷玉峰心满意足的看着宝贝孙儿,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我是爷爷,要认住我呀。”

    雷镇藩感眉一笑,“真是个傻爷爷,他还这么小,哪认得住您?”说罢,他走到床边坐下,温柔的凝视着香衣。“你还好吧?”

    她领首一笑,“我很好……”

    这时,雷玉峰忽地想起自己还没慰问一下辛苦的儿媳妇。

    “香衣呀,”他笑视着她,“辛苦你了,谢谢你帮我们雷家生下这么健康漂亮的娃儿,呵呵呵!”

    看着他那喜不自胜的模样,雷镇藩与香衣相视而笑。

    “对了,我得赶快去给你娘上灶香,让她知道这个天大的好消息。”雷玉峰说完,兴高采烈的跑了出去。

    雷镇藩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笑叹一记。“瞧他乐的。”

    “怪不了爹,他盼很久了。”她说。

    “是啊,”他挑眉一笑,坏心眼道:“要是我当初听他的话,乖乖娶了春水城的尹二小姐,现在孩子不知道有多大了。”

    他原是想教香衣吃味,未料她竞不以为意的一笑。

    “可不是吗?看你多傻……”他浓眉一受,“怎么你不吃醋的?”

    “我何必?”她眼中闪动黔光,“你不是早将我套牢了吗?”

    雷镇藩微顿,然后唇角一勾,笑了。

    “看你还能开玩笑,我放心了。”原来他是固为担心她的身体而故意逗她,香衣心里一阵感动。

    “对了,你打算帮我们的孩子取什么名字?”

    “我早就想好了一个男孩的名跟一个女孩的名。”说完,他立刻从袖里摸出两张纸,并挑出其中一张。

    香衣一笑,“这么巧,我也是。”她的手往枕头下一摸,也抽出了两张纸。

    她挑出写着男孩名字的那一张,交给了他。

    雷镇藩打开两张纸,露出惊讶却欢喜的表情。因为在这两张纸上,只写了一个名字—

    “如何?”香衣不确定的问。

    他笑而不语,然后将两张纸展在她眼前。当她看见那两张纸上写的竟只是同一个名字—书常时,她忍不住湿了眼眶。

    “镇藩,这……”

    他低下身,在她额头上轻吻一记,“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将书常平安健康的养大,看着他成家立业、娶妻生子。”

    她点点头,眼泪像止不住的涌泉般从眼眶里冒出来。

    但这次,不是伤心的、痛苦的、孤寂或是无助的眼泪,而是幸福的、喜悦的、充满希望及感恩的热泪。

    她向来认命。不管遇到多么痛苦伤心或委屈折腾的苦难,也从不埋怨。

    终究,老天爷是怜她的,给了她这般的好命-

    完结-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寡妇白首关最新章节 | 寡妇白首关全文阅读 | 寡妇白首关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 3d免费预测最新最准 福建31选7 安徽体彩11选5走 黑龙江6+1 贵州十一选五* 股票融资的缺点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 上海时时乐基本走势综合版 七位数开奖号码 2019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新疆35选7的中奖号码 广西快3是国家开的吗 重庆幸运农场十分钟开奖 内蒙古快三 快乐赛车手机app 今晚福建36选7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