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阎罗欠定性 > 第十六章

阎罗欠定性 第十六章 作者 : 米恩

    “啊!”周紫芯没察觉到他的意图,反倒是眼尖的发现树旁摆着一道长梯,让她惊喜的一呼,身子一扭的脱离他怀抱,直往长梯走去。

    她突然一旋身,让楚天凛扑空、险些栽倒,好在他及时稳住身子,才不至于出糗。

    搞什么鬼!白了眼那令人又恼怒又无力的纤细背影,他暗咒一声,却不得不迈步朝那不解风情的女人走去。

    一走近,就见周紫芯撩起裙摆,一副准备攀梯上树的模样,他随即沉着脸的扯住她,“你想干么?”

    她一怔,“我——上去呀!”

    “凭你?”他由鼻孔哼出一声轻蔑,“摔死还快一些!”

    这女人,永远懂得如何撩起他的火气。他就在这儿,她却当他的面说要自个上树?她把他当什么了?木头吗?怎就不懂得求助于他!

    闻言,她抿唇,大小姐脾气还是有的,那被人看轻的不悦,让她想也未想便冲口道:“不试试怎知道?况且——就算我摔死了也不干你的事—”

    话还没说完,蓦地一股寒气逼来,让周紫芯身子一颤的闭嘴,怔怔地看他。

    他干么阴沉着脸,一副像是要杀人的模样?

    她与他的确不相干,楚天凛只是她的恩人罢了,而她充其量只能说是他抛不掉的包袱——她说的没错呀,可——他为何一副她说错什么话似的狠瞪她?

    忍住将这笨女人摇醒的冲动,他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是不干我的事,但我可不想在你摔死之后,还得费力和孟家兄妹解释你的愚蠢。”

    不干他的事?不干他的事

    好,很好!这么说来,他之前也不该救她,应当让她中毒身亡或是溺水而死,又或者让陈大富那家伙得逞算了!

    他为了她的安危紧张得要命,却换来一句—不、干、他、的、事

    真是—他妈的好极了!

    虽然不晓得自己哪里惹他生气了,但周紫芯晓得她方才的口气是冲了些,便略带歉意的凝着他,柔声说:“抱歉,刚刚我的口气不好。”

    不管楚天凛是否讨厌她,他对她的关怀也表现得别扭了些,但她不该用那样的语气对他,即便她说的是事实。

    瞪着她一脸歉意,楚天凛感觉胸腔内的火气因为那句柔柔的道歉奇异的消弭了一大半,可这样就说原谅是否太没面子?

    挣扎很久后,楚天凛挫败的叹了口气,缓声道:“抱着我。”

    “——嗄”他说什么?

    “抱着我。”白她一眼,他又说了一次。

    “什、什——么?”她一脸呆滞,彷佛有听没有懂。

    看着她小嘴微张、两眼发直的可爱模样,即便他还有气,此时也全都消去。

    他勾起一抹笑,拉过她的手,环住自己的颈项,“我说,抱紧我。”

    说着,他揽过她的腰,一提气、一蹬足,便带着她跃上这足足有四、五丈高的樟树,在一根根粗壮的树干上跳跃登顶。

    他突然的举止让周紫芯吓得脸色发白,不敢妄动,只能闭上眼紧紧攀住他的颈子,心跳飞快。

    “你许了什么愿?”发现她身子愈来愈僵硬,他试图引开她的注意力。

    他的嗓音混着风声灌入耳中,她没睁眼,颤着声说:“保佑我弟妹身体康健,平安快乐。”

    “还有一个呢?”他记得她许了两个愿。

    “呃?”一怔,她吞吞吐吐道:“我、我两个都许一样——”

    她的声音明显气虚,让他怀疑,“是吗?既然愿望一样,何必写两个?”

    “——”

    “紫芯?”她的沉默让他困惑。

    “——只是、只是一般的愿望,没什么特别。”她沉默了好一会,才呐呐说。

    殊不知,她愈不肯说,他便愈想知道。

    “既然没什么大不了,为何不能说?”好奇心被她挑起,楚天凛索性停在一处能承载他们俩重量的粗干上,专心逼问。

    发现他停下,她微微睁眼,一睁眼便让那高度给惊得倒抽口气,连忙又闭上了眼,“咱、咱们到了是不?”

    好高!踏不着地的不安全感让她心跳急促,脑袋发晕。

    瞥了眼仅和头顶差一寸便到达的树顶,他轻声道:“差不多了,你要不要亲手系上?”

    就是看准了她不敢,果然,她浑身发颤,咽了咽唾沫,连头都不敢摇。

    “不、不了,你能、能不能帮我系上?”周紫芯不敢动,就怕一动便会摔下去。

    听了,他挑起眉,“你确定?不怕我偷看?”他可是对她写了什么心愿好奇得要命。

    “你会吗?”她捏紧手中的心愿条。

    “你说呢?如果我说会,你要自个系吗?”他好笑的反问。

    “不、不要。”她断然拒绝。她连再次睁眼的勇气都没有,要如何系上?

    见她吓得像只畏缩的小猫,没了平时的淡然与理性,楚天凛扬起嘴角,觉得她可爱极了。

    “那好,将布条给我。”

    她怯怯的松手将布条给他,然后又迅速的把手环上他的颈项、揽得死紧。

    “嘿!你该不是想将我勒死吧?”她的力道可不小,快将他勒得喘不过气了。

    小脸一窘,她连忙松下力道。“抱、抱歉。”

    看着她那微红的俏脸,楚天凛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在她颊上落了一吻。

    周紫芯浑身一僵。他、他在干么?那温热的气息及微湿的温度——他不会是亲了她吧?

    因为不敢睁眼,所以她压根不晓得楚天凛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事,只能自行胡乱猜臆,心跳益发纷乱。

    忍着想攫取她红唇的冲动,他哑声说:“听好,乖乖待着别动,我去帮你系上。”

    他放下她,让她环住树干,确定她坐的稳当之后,才纵身要往树梢掠去。

    “小、小心点!”在他离去之前,她忍不住开口叮咛。

    他心口一烫,随即咧开笑,“知道。”

    说罢,他身手利落的攀上顶端,在要将布条系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这妮子究竟写了什么心愿?

    抑不住好奇心,他瞥了眼底下仍环着树,不敢妄动、不敢睁眼的周紫芯,然后解开结,窥看她许下的心愿—

    信女周紫芯,请求观音大士保佑弟妹周牧杰、周媛媛身体安康、平安顺心。

    他迫不及待的解开第二只布条。他想知道的,是她硬是不说的第二个心愿,然而一摊开,看着上头写着密密麻麻的字时,他先是傻住,而后胸口盈满热潮,久久无法回神。

    她许了什么?这丫头走了一千一百一十一阶的如意梯,忍着畏高的恐惧攀上树,许下的愿望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

    信女周紫芯,请求观音大士饶恕楚天凛过往的罪过,救赎那些因他而枉送性命的魂魄,保佑他平安、健康,保佑他笑颜常开、事事如意,帮助他回归正途,别再贩毒赚钱——

    “楚天凛?”

    颤抖的嗓音突地拉回他的思绪,楚天凛重重的喘息着,费了好大的劲才压下满腔感动,没让自己情绪失控。

    望着那布满焦急的小脸,他神色复杂。

    这傻姑娘,怎会这般的——惹人疼惜、这般的让人放不开手?

    得不到他的回应,周紫芯着急的又喊,“楚天凛?你有没有听见?”

    迅速的将字条系上树梢,他翩然的落足在她身后,无声无息的紧紧环抱住她。

    “啊!”周紫芯被他的举止吓了一跳,直到嗅到他身上传来的熟悉气味,才缓下心跳,“你怎么去这么久?还好吗?没事吧?”

    双手盲目的摸索着,确定他安然无恙后,她才止住动作,不敢乱动。

    楚天凛依旧没出声,倒是被她害怕却又止不住为他担忧的表情给逗得扬笑。

    罢了,不论周紫芯将他当成什么,他都不想再对她放手了,他决定今晚好好和她谈一谈。

    “咱、咱们能下去了吗?”他一直没出声,她怕得不得了,颤着声又问。

    她的双腿都已经吓得发软了,怕要是再不下去,她真的会整个人昏死过去。

    “你不觉得这儿风景挺美?”扬了眉,楚天凛故意逗她。

    她这可爱的模样不常见,他得把握机会,将她的无措及怕得发抖的模样给好好记在脑海里。

    果然,周紫芯一听立即吓得俏脸惨白,攥住他衣襟的手又拧得更紧,“是、是挺美的,可——可我想下去了——”

    “你闭着眼怎瞧得见多美?”他好笑的凝着她紧闭的双眸,“你这模样比睁眼说瞎话还高竿呢!”

    闻言,她小脸爆红,羞得不知所措,只能可怜兮兮的道:“求求你,我、我怕高——”

    因为太害怕了,周紫芯根本听不出他话里的揶揄,只觉得他肯定又嫌她烦了。

    她的哀求和她愈来愈惨白的小脸皆让楚天凛心疼不已,这才不舍的放她一马,沉声道:“抓好。”

    得他吩咐,周紫芯连忙环住他的颈子,将脸埋进他怀中。

    确定她抓稳之后,楚天凛纵身一跳,足点树干的往地上飞落。

    耳旁传来他稳健的心跳和飒飒风声,急速下降让周紫芯整个人十分僵硬,那感觉就像是要坠地一般可怖,让她血液像是冻结了般。

    “咳!”

    她浑身发抖,就怕一个不慎会真的落地。

    “咳咳!”

    她粉唇轻颤,怎么也不敢抬头睁眼。

    “咳咳咳—”

    耳边不断传来楚天凛的咳嗽声,周紫芯蓦然惊醒,这才发觉自个的双腿不知何时已踩着了地,可她的双手却还紧紧的环抱着他,脸蛋则贴在他的胸前——

    她倏地抬头,当看见那近在咫尺的俊颜时,顿时吓得整张脸都红了,像烫到似的赶紧收回手,而后跳离他身旁数步。

    “对、对不起,我不——不晓得——”她语无伦次,觉得丢脸极了。

    瞧着她发窘的模样,楚天凛正要说话,远处却突然传来孟修的叫唤。

    “芯儿!”

    两人同时望去,就见孟修一脸阴霾,狠狠瞪着一脸春风得意的楚天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阎罗欠定性最新章节 | 阎罗欠定性全文阅读 | 阎罗欠定性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