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大富翁的私生子 > 第九章

大富翁的私生子 第九章 作者 : 宫祈惠

    【第五章】

    沉默,有时代表着无声的认同。

    左夕虽然说是要再想一想,但实际上,她早已半同意了殷念龙的行为。

    其实不管她是否同意,他还是会继续执行联姻的计画,只不过少了她的反对后,他的心里会好过许多。

    只是左夕的心就没有那么舒坦了,她一方面很想说服自己不要再让殷念龙为难,让他可以达到他从小就想要的目标,可是另一方面,却又觉得胸口有根刺卡在那儿,令她动不动就觉得气闷、难受。

    而殷念龙在筹备婚事的这一个月里,到左夕租赁的小套房看她的次数,更是少得用一只手就能数完,就算来了,两人也只是相对无语,直到他离开为止。

    这一切的遽变都让左夕觉得很不踏实、很惶恐,可她却又无力去改变些什么,只好像只鸵鸟不去深究那些问题,假装一切都很平和。

    “左夕、左夕……你看!”大学同学兼现任同事美芳喳呼着,将手中的杂志递给她,兴奋不已的说:“这个殷念龙要结婚了耶!”

    殷念龙在大学时和她们同校也同届,虽然不同系,却是全校有名的帅哥级人物,只不过她们一直没有机会认识他。

    “嗯。”左夕看了杂志上的婚纱照一眼,心脏猛地抽痛了一下,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只是不紧不慢的应了声。

    “这可是大新闻耶!”美芳一副八卦的口吻道:“从来没听说殷大帅哥有女朋友,怎么突然就结婚了呢?”

    他有的,他一直都有女朋友……

    左夕在心底默默回复着美芳的问题。

    他们两人的交往,的确可以说是保密到家,当初为了不想被殷家的人发现,两人索性不公开,偷偷摸摸的在一起,而她更是不曾将自己和他交往的事告诉任何一个朋友。

    不是不信任别人,而是因为害怕。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只要一传出去,就肯定会被殷家的人发现。

    “哇,真是郎才女貌啊……”美芳没发觉左夕的异状,也不管她有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仍迳自对着杂志上的两人赞叹着。

    “再不回去工作,等一下被经理看见又要挨骂了。”左夕没有抬眼,继续打着等会儿会议要用的资料,声音听来有些飘忽。

    “啧,也是,那我中午吃饭再过来好了。”美芳将杂志随手搁在左夕的办公桌上,一溜烟的跑掉了。

    看着那份被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杂志,上头一对璧人笑得好不灿烂,左夕不禁觉得视线开始蒙胧了起来。

    郎才女貌……他们是郎才女貌吗?那自己又算什么?

    明明就已经告诉过自己好多次,他们只是在演戏给那些长辈们看,可为什么她却还是觉得好难受?

    他真的……懂得她的难过吗?

    一阵无法遏止的疼痛从胸口蔓延至腹部,让左夕忍不住摀着肚子,趴在桌上休息。

    “左夕?你没事吧?”折返回来拿杂志的美芳看见她有气无力的趴在桌上,担心的问。

    毕业之后,她和左夕一起应征上这间小企业仓管的工作,整天就是待在仓库里盘点、整理资料,平常只有经理会不定时过来巡视,看看她们两个新进员工有没有偷懒,要是左夕现在这副样子被那个以“管很大”着称的经理看到,肯定会被骂得很难听。她上次就是因为生理痛挨骂的。

    明明经理也是女人,怎么就一点都不能体会她们的痛苦呢?

    “我没事。”左夕缓缓的抬起头来,对美芳感激的一笑。

    “天啊!还说没事?你都痛到在哭了耶!”美芳惊愕的看着她,“要不要先请个假去看医生啊?”

    “不、不用了……”

    “左夕、左夕?”

    下一秒,左夕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耳边传来美芳阵阵的呼喊声,然后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左夕、左夕……”

    美芳担心的叫唤声,让左夕嘤咛着睁开了双眼。“这是哪里?”抬眼看着四周洁白的墙面,她有些虚弱的问。

    “医院。”美芳小心翼翼的扶起她,“你突然昏倒,吓死我了。”幸好今天经理没有刁难两人,很快就准了她们的假,让自己可以送她来医院。

    “医院……”左夕蹙了下眉,她一直都讨厌医院这种地方。

    “左夕……”美芳欲言又止的看着她,犹豫很久才开口,“那个……医生说你怀孕了耶。”

    就她所知,好友是个生活很单纯的女生,怎么会突然就怀孕了呢?

    “我知道。”左夕没有回避美芳的注视,只是一脸疲惫的说:“美芳,我想回家了。”

    “你……”不打算谈谈那个意外的小生命吗?

    美芳顿了下,即时将嘴边的话咽回去,她看得出来好友现在不想多说。

    “谢谢。”虚弱的朝美芳笑了笑,左夕在她的搀扶下起身慢慢走出病房。

    “不、不会啦。”美芳担忧的看着她,“那个……医生说,你是因为营养不良才会突然昏倒,回去之后要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

    “我知道了,谢谢。”左夕微笑道。

    “那你要通知、通知……男朋友吗?”美芳憋半天,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我回去再跟他联络吧。”左夕闻言,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喔。”美芳点点头,然后很认真的对左夕说:“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你一定要跟我说喔。”

    “嗯,我知道,谢谢。”左夕一手抚上自己仍旧平坦的小肮,微微一笑,心底有着感激。

    也许,她不是什么都没有吧?

    至少她还有肚子里的这个小生命,以及一个很关心自己的好友,不是吗?

    让美芳送回到租屋处之后,左夕一个人呆坐在小套房的床上,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房外传来细碎的开门声响,她这才回神。

    “你在家?”殷念龙将房间的灯打开,讶异的看着坐在房里的她,“怎么不开灯?”

    “……我在想事情。”她声音有些沙哑。

    “想什么?”他同样一脸疲惫,轻轻的走到她身边坐下来,伸手环抱住她。

    “想以后。”

    “以后?”他皱起眉,隐隐知道她在想的是什么了,但他却本能的拒绝知道,“小夕,很晚了,你先上床休息好吗?”

    “我今天看到你的婚纱照了,拍得很漂亮。”她没有理会他,迳自说下去。

    “小夕……”

    “你知道吗?很多事情是不可能兼得的。”她终于抬眼正视他,轻柔的说着。

    今天,她想了很久很久,发觉自己根本无法眼睁睁看心爱的人成为别人的丈夫。她原以为自己可以,可在看见那张婚纱照之后,却觉得世界彷佛都要毁灭了。

    她的心好痛好痛,痛到她都快要不能呼吸。

    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到何时,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她说不定会开始……恨他。

    但她怎能恨他呢?她不舍、也不愿意啊。

    “别说那些了好吗?”殷念龙抱着她道,“你要相信我……”

    “我和总裁的位置,哪个比较重要?”她忽地开口问。

    “别这样,你是了解我的,你知道那个位置我花了多大的心力在争取,我不能半途而废。”

    “那你又了解我吗?”左夕眼角含着泪水,幽幽的看向他。

    “小夕……”

    “我觉得好痛、好难受,心像是要裂开了一样……”她哽咽着说,“我没有办法、真的没办法……”

    “小夕,对不起。”他紧紧抱住她,心疼的安抚,“等我成功后,一定会让你过更好的生活,绝不会辜负你。”

    “那我的幸福……我要的幸福呢?”她的声音很轻,恍若自遥远的地方传来。

    “我会努力让你幸福的,真的。”殷念龙不断的保证。

    他觉得很不安,眼前的她让他有种随时会消失的错觉。

    “我觉得好累了,阿龙。”

    “那就睡一下……”

    “是我的心好累。”她抬手抹掉泪水,却发觉眼泪仍不住的自眼眶中落下,停也停不了。

    “我以为,我们已经有共识了。”见她如此忧愁哀怨,殷念龙忍不住想叹气。

    他已经和父亲周旋一整天了,为什么一向体谅他的她要在这个点上这么钻牛角尖?

    “共识?”左夕呆呆的重复着他所说的话,“一直以来,那都是你自己的决定而已,不是吗?”

    “小夕,不要无理取闹了好吗?”老在同样的问题上打转,累了一整天,殷念龙开始没耐性了。

    “我只是想要自己的幸福……”她因他不耐烦的态度怔了一下,深深的看向他,“原来,我在你眼中,已经是个只会无理取闹的人了。”

    “如果不是,你干么一直重复这些问题?”他烦躁的松开了抱着她的双手。

    “我……”看着一脸紧绷的他,她深吸了好几口气,轻声说道:“我只是不要我的孩子……变成私生子。”

    “左夕!”殷念龙倏地大声的吼着她。他不想听她说,尤其是那刺耳的三个字。

    “阿龙,如果你一定要和别人结婚,那我会……祝福你。”她流着眼泪说。

    “你……”他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她。

    她的意思是……她同意了吗?

    “我会把孩子拿掉,然后……离开你。”她闭上眼,不再看向那张自己深深爱着的脸庞。

    “小夕……”殷念龙有些惶惶然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的左夕,一向都替他着想的左夕……她是怎么了?

    “我知道。”左夕不敢看他,怕会忍不住后悔自己说过的话。

    “不要威胁我。”他沉下脸来,十分不悦的冷声说道。

    “不是威胁,我只是说出我会做的事而已。”她静默了好久,才说。

    “我不可能停止婚事的。”殷念龙气极了,一手挥掉自己放在桌子上面的公文包,沉痛的瞪着她,“你就这么不能体谅我吗?”

    “……那谁又来体谅我呢?”左夕的声音很轻,不仔细听,压根听不出来她在说什么。

    但殷念龙听见了。

    他抽紧下颚,瞪着她看了好半晌,最后,不发一语的拿起自己的公文包,转身离去。

    “父亲,您找我?”气派豪华的办公室里,殷念龙必恭必敬的垂眸立在办公桌前,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这就是他要的继承人!看着长子,殷启毅在心底想着。

    冷静而冷漠,有着领导者的风范,不会随意为一点小事动摇决心,再加上听话好控制……殷氏若是先交由长子代理,他的确可以放心。

    若不是因为次子凯勤实在太顽劣,就连念书都不肯好好念,非要跑到巴黎去学什么鬼服装设计,他也不必将殷氏的一切都先交由长子打点。

    现在,只能等到凯勤自己想要回来殷氏时,再让念龙好好带他了。

    原本妻子那方面,对于他要将殷氏交给念龙代理一事一直十分反对,一开始他自己其实也不是那么放心,生怕念龙会就此占据了要留给凯勤的一切。

    不过看来,他似乎是多虑了。

    光是念龙愿意听从他的安排和东盈财团联姻,又同意不分任何殷氏股票而是每个月领中级主管的薪水,这两件事就已经令他对他很放心。

    不分股票,那就代表永远没机会进入公司核心的董事会;虽然只领中级主管薪水,但这对一般大学毕业生而言已经算是不错的待遇,就算自行到外头去发展,也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报酬。

    更何况,念龙又有如同他母亲一般的个性,服从且听话,这么好用的棋子,要是他还不懂得善加利用,那就太笨。

    只可惜他心底最中意的继承人凯勤,居然没有念龙的一半好,既不听话又不肯学习,成天只想着玩,让他每每想到就头疼。

    “这几天你在业务部,都学到了些什么?”殷启毅抬头,看着站在办公桌前的长子问。

    “我们公司大部分业务都靠东盈财团及水元集团,只要好好和这两家公司打好关系,业绩方面就会十分稳定。”

    水元集团是殷夫人娘家的事业,也是掌控殷氏企业生死的大财团,可以说和殷氏集团密不可分。

    “没错。”殷启毅点点头,“所以你得负责打点好双方,千万不能得罪他们任何一边。”

    要是有任何一方对殷氏不满,随时都有可能终止合作关系,到时殷氏的损失可就大了。

    “我知道,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好好维持三家的关系,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殷念龙恭敬的点头,心底无声的冷笑。

    殷氏之所以能够从小企业慢慢茁壮发展,并不是因为他父亲有多厉害,而是背后有水元财团的支持。

    两家集团的关系,可以说是牵一发动全身,要是他能掌握殷氏的实权,到时,他一定会连水元财团都一起吞并。

    当年欺负过他和他母亲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很好。”殷启毅满意的看着他,而后话锋一转,“你和白小姐的婚事筹备得如何了?”

    “已经到最后的阶段,现在就等白家那边对宴客场地做确认。”他面无表情的说,完全没有结婚的喜悦,公式化的语调让人很难想象他即将要成为新郎。

    “那就好。”殷启毅看着长子道,“赶快将婚事办一办,以免夜长梦多。”

    原先两家属意的联姻对象是殷凯勤和白若玉,可是谁晓得凯勤却临阵脱逃,白白将联姻的机会让给了他大哥。

    虽然白家不是很满意殷念龙,但为了企业的合作稳固,还是同意让他和白若玉结婚。情况虽不是最完美,至少也不是令人难以接受。

    至于凯勤,只好等他回来后,自己再替他找门更有势力的集团来联姻了。

    私心底,父母总希望自己疼爱的那个孩子可以过得比较好,殷启毅当然也不例外。

    就在他沉浸在自己思绪的同时,没有发觉站在眼前的长子,眼底闪过一抹冷嘲。退出办公室之后,脸上的恭敬更不复存在。

    哼!想拿我当棋子用吗?那也得看看你现在还是不是个好棋手。我的人生已经由你摆布了二十三年,接下来,该是我反击的时候了。

    就算你现在一再地防范又如何?我想做的事,就肯定会做到……

    殷念龙一边想,不自觉握紧了拳头,缓步走到电梯中。

    已经一段时间没去找左夕了,不知道她最近好不好?到底有没有真的想通?

    这些天他完全不敢回到两人一起住的小窝,因为实在不擅长面对她的眼泪。

    他一面忙着婚事,一方面还得面对父亲这边接班的压力,要是再让她的事搅进来,他铁定会失控的。

    不行!努力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要拿下殷氏,他绝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妥协。

    距离目标只差一点点了,再忍耐一段时间,他一定会让小夕变成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电梯门缓缓阖上,在只有自己一人的空间里,殷念龙拿出手机,看看有无左夕传来的简讯。

    “还是没有?”他皱起眉头,“该不会还在闹脾气吧?”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忍不住头大。

    用力揉揉眉心,他正要将手机放回口袋,简讯的铃声却忽地响起,他飞快的按下读取键——是白若玉传来的!

    他有些失望,想要直接删了简讯,冲去找左夕,但理智却告诉自己必须压抑这样的冲动。

    算了!左夕迟早会知道他的做法是对的。

    殷念龙一再地在心底说服自己,然后打消了去找左夕的念头,现在最重要的,是去和他未来的“妻子”培养感情才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富翁的私生子最新章节 | 大富翁的私生子全文阅读 | 大富翁的私生子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