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千金侍 > 终章

千金侍 终章 作者 : 绿光

    眯起沉郁孤绝的狭长美目,夏侯懿甩开家仆,朝着哀嚎声而去。他有张斯文俊白的脸,然眸色微露邪气,身穿交领玄衫,腰束墨黑玉带,几乎要融进未燃灯的黑暗石廊里,才刚转过廊道转折,一道青冷光影闪人视线,他利落地退开。

    “夏侯懿!”上官向阳面怒若魅,身上衣袍沾上点点血迹,扬高的长剑直抵向他的颈窝。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夏侯懿笑得阴恻恻。“来救你家小姐了?”

    上官向阳心口如遭鞭答,他果真是把月恩错当成凝主子!抿紧了唇,他低咆,“把人交出来!”

    “我若不肯,你又能如何?”

    “杀了你。”他一个纵步飞前,冷剑在夜色中闪动索魂青光。

    夏侯懿身无武器,却身手了得,身若轻燕的他,退出石廊,跃上了檐顶,上官向阳随即跟上,剑影叠飞,杀气腾腾,几招之后,早已在夏侯懿身上划出几道口子。

    若在平常,两人的武艺约莫在伯仲之间,但今日因上官向阳已经豁出去了,再加上他手持长剑,自然更胜夏侯懿几分。

    见情况不利自己,夏侯懿先跃下了楼,想要找件武器护身,岂料上官向阳早已杀红了眼,半点机会都不给,直追在后,挑剑倒勾,自他背后左腰处斜挑而上,立即鲜血喷溅。

    夏侯懿踉跄了下,回头瞬间,长剑已逼近喉,下一刻却有一道纤瘦身影扑到他怀里。

    “不要——”

    上官向阳瞧不清眼前女子,却已认出了声音,硬是缩肘,收回剑势,定睛一看,偎在夏侯懿怀里的女子果真是上官凛。

    “向阳!”

    还来不及思忖她为何要扑身救夏侯懿,一旁就传来庞月恩虚弱的声响,他呆愣了一会,横眼探去,瞧她正一拐一拐而来,随即快步冲向她,将她搂进怀里,力道大到甚至让她双脚离了地。

    “你没事吧。”他埋在她颈窝粗喃看,真实地感受她的体温。她真切的在他怀里!

    “……你要是再不将我放下,我就快要不能呼吸了。”她娇嗔。

    上官向阳闻言赶紧松开手,嘻怒失焦的黑眸总算如池水般平静下来,在对上她的巧笑容颜之后,立即抱起她,遁入夜色中。

    庞府后院,春满池。

    五月夜,没着灯的冷泉池里,两抹身影交叠掀浪,轻吟暖哦不休。

    “等等、等等。”庞月恩求饶地喊。

    “……我身上还有血腥昧?”

    暗间,庞月恩只看得见他那双耀若灿星的黑眸黯沉了几分,不禁嘟起嘴。“你都已经洗净了,哪还有血腥味”她贴上他厚实的胸膛,听看他沉匀却有些急促的心跳,纤手心疼地轻抚他的背。

    “怕我吗?”吻着她的发,他哑喃问。

    “不怕。”

    说不怕,实在是违心之论,毕竟她要离开夏侯府时,那扑鼻而来的满院血腥味道令她欲呕,倒卧地上的伤患和满地鲜血更是吓得她说不出话来。

    她从没想过,向来沉敛的男人竟也有如此狂暴的一面。

    不过他是为了她,所以,不怕。

    “他真没伤你?”他的吻逐步落下,唯有吻着她,他的心才能安定,他才能够跳脱怎么也拂不开的可怕梦魔。

    他多么想要亲手杀了夏侯懿,让自己所爱的人往后不用再承受恐俱和不安,让他的心可以真正安定下来。

    发现他拥抱的力道再度失控,她连忙喊看。“没、没,他真的没伤看我,我一点事都没有。”

    “那为何你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说看,大手滑落水底,抚着她妓美的腿。

    “……那时,上官凛正要放我走,却听见外头乱成一团,她快跑想要趋前探知状况,我怕迷路,所以跟看跑,没想到……跌倒了。”她吐了吐舌头,弓起膝盖,拉着他的手抚上。“我疼的是这里。”

    上官向阳俯身亲吻她跌得淤青又破皮的膝头,神色恍惚了起来。

    瞧他动也不动,庞月恩随即搂着他的肩头。“向阳,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很好,一点事都没有。”

    “往后呢?”他低喃。

    她心头一颤。“你懂得失去是多么可怕的感受,你舍得让我也尝到同样的滋昧吗?”

    上宫向阳缓缓抬起眼,清俊脸庞漾着未退的肃杀之气。“那么,你要我无视上官家的仇?你要我当个无法护主的丧犬?”

    “不!不是的,我说过了,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且——”她顿了顿,想了下才道:“有一点很奇怪。”

    “怎么说?”

    “我一直以为夏侯懿是个很可怕的人,可是他不但没伤我,甚至一路礼遇我,最古怪的是——”

    “什么?”

    庞月恩定定地看着他。“夏侯懿对我说,谢谢,然后又跟我说对不起。”

    上官向阳不解地攒起浓眉。“那人心思太深沉,这么说,必定有其用意。”

    “可是上官凛也说,上官府和夏侯懿之间存在着误会,这一切都是因为误会而起。”她轻抚他绷紧的脸部线条。“我不知道上官凛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既然她潜伏在夏侯懿身边,代表她一定掌握了一些事情,否则她不会这么说的,是不?”

    “就算是误会,也不该用如此歹毒的手段毁了上官家。”就算是天大的误会,都不能当做理由。

    “那如果是他以为上官老爷是害他家破人亡的凶手呢?”上官凛没把话说清楚,她只能猜测。

    上官向阳不由得愣住。

    “如果今天,因为你误会夏侯懿对我胡来,在尚未证实之下,就将他一剑砍死,若碰巧他有个孩子,你想,他的孩子会不会来找你报仇?”

    面对她的质问,上官向阳说不出半句话来。

    “向阳,误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若没有误解,也许就没有今日歹毒的夏侯懿,若没有误解,也许夏侯懿的本质也不坏。”

    “……你在为他说情?”上官向阳简直不敢相信,她竟在一个下午之间转换了立场。

    庞月恩气眯了水眸,纤手直掐向他的脸颊。“你听不懂啊?我在说你!你想要变成跟夏侯戴一样吗?背负着血海深仇,让自己变成麻木不仁的杀手吗?我不要你变得跟他一样!”从前到现在,她在乎的,一直都是他。

    “我不会跟他一样”

    “那好,你就别再想些复仇大事,一切都交给上官凛,你不准再插手。”

    “我——”

    她打断他,“你知道吗?你跟我说夏侯懿出身绿林,可是他今日掳我,却将我奉为上宾,举措斯文,用字儒雅,他——”

    “不准在我面前提起其他男人。”他极恼地直接封了她的口,他不爱听她称赞别的男人的好。

    一吻方休,庞月恩娇喘地抿唇低笑。“我只是想跟你说,他的本性——”她再开口,他再次封口,唇舌相濡,吻得她浑身发烫。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他完全没有伤我的打算。”好半晌,重获自由的她才气喘吁吁地低喃,浑身无力地趴在他肩上。

    “别再提他,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他紧拥看她。

    他不想管夏侯懿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但光是他一个举动就搞得他六神无主,不管他有怎样的过去,他都很难原谅他。

    “唉,不都过去了吗?”庞月恩笑叹,动情地吻上他丰润的耳垂。

    他蓦地震了下,有些羞赧地离开她些许,轻掌着有些发烫的耳垂。

    “你害羞了?”虽说黑暗中她什么都看不见,但他的反应就像是他偷亲她时她的反应。“呵呵,原来你也是会——”

    消遣凉话未落,之后的已经全数被他吞下肚。

    他的吻又深又重,浓烈的情爱毫不掩饰,是惫地真情炙爱,像六月的烈焰,烧得她浑身发烫,又麻又软。

    漆黑之中,她羞得不知所措,却蓦地听见——

    “够了喔,洗个澡洗到天都快亮了还在洗,会不会太过分了一点?”凉凉的嗓音透着倦意在竹门外响起。“好歹也体谅一下你二哥嘛,天天窝在匠铺子已经很可怜了,腰酸背痛想要泡泉还得要排队……排队也就算了,还让我等这么久。”话到最后,竟变成抱怨。

    那一声声控诉,在庞月恩脸上爆起点点红晕,最后翻绯整片,她羞恼地捶着上官向阳的胸膛。

    “都是你啦。”这下她怎么出去见人哪!

    “决定了,我们先搬到城南的小宅住。”上官向阳隐忍着欲念,起身为她更衣。

    “哪有小宅?”她被他用干软的纱巾包覆看,手察拭全身。

    “我的。”

    “你的?你什么时候有的?”她傻愣愣地由着他把衣衫穿搭在身上。

    “几年前,凛帮我买的。”他决手替自己穿套衣衫。

    “怎么又是她?清风楼也是她弄的,屋宅也是她买的,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厚,虽说她被夏侯戴掳走,上官凛对她关心照顾有加,可是一码归一码,不能混为一谈。

    “兄妹。”

    “哪有兄妹那么好的?你看我亲寻哥对我那么坏,你们没血没缘的干兄妹就这么好?”这世间有这种道理吗?

    上官向阳拉开竹门,庞天恩随即横眉竖目迎向前来。“我对你不够好?我替你守门还不够好?要不要我去叫爹来?”撂下话,他悻悻然地来回瞪着不知感恩的两人。

    “多谢二哥。”上官向阳感恩道,让道给庞天恩进春满池,随即打横将庞月恩抱起,往她唇上啄了下。“兄妹是不能如此的。”话落,随即扬步纵跃。

    庞月恩闻言,乐陶陶地笑开,“这还差不多——喂,你不用跑这么快吧,我头都晕了。”

    “再不快一点,就换我晕了。”他寓意深远地道。

    她俏颜红透润亮,羞得埋进他的胸膛。

    未来的路还很长,但她相信,他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和她保持距离,而是把她摆在心坎上,也许还是很爱管她,可她心甘情愿受他的情爱管束一辈子!——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侍最新章节 | 千金侍全文阅读 | 千金侍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