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怒火情人 > 第十章

怒火情人 第十章 作者 : 唐瑄

    阙尚雷呆呆地瞪着屏幕少说也有一个礼拜了,这期间他收到七对信,电话却是连半通都没响过,实在太诡异了。

    “只有信,没有电话。”阙尚雷表情沉重,他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也相信老二应该了解,所以脸色也好不到哪裹去。“我们的人绝不会有问题。”他多此一举地提醒,更加深了阙尚火烦郁的脸色。

    阙尚火揉着眼睛,烦躁地用手掌击着额头。他不愿往这方面想,可是事情太明显了。“别告诉莎蓝。”他怕她知道以后会支撑不住。

    “她早晚会知道的。你把她朋友、家人的清单列给我,我要全面监控。”阙尚雷旋过身面对他,十分同情地看着犹如困兽的哥哥,“老二,你真的陷进去了,对不对?”

    “我不能忍受她受到任何伤害,光是想我都会痛苦万分。”从手掌里透出的痛楚,提醒他威胁正逐渐逼近。

    阙尚雷动容了,还以为老二心中只有他的古玩呢!没想到……唉!

    “你必须做好心理准备,莎蓝要是知道这件事可能是她至交的朋友所为,一定会心碎的。”阙尚雷十分忧虑,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了解莎蓝的情感比别人来得丰沛,敢爱敢恨,实际上却也比谁都脆弱、容易受伤。

    “还不一定是她的朋友,也许是……”阙尚火拥着脸辩解。

    “老二!”他叹道,老二不是家里最实际的人吗?“别挣扎了,能对你的行踪知之甚详、又知道我来这里的人有几个?除了青焰门的人,就是莎蓝的朋友了,而且应该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这才是最糟的。唉!由不得他不叹气。“我对我们这边的人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你也应该是这样才对,不然你就不会这么苦恼了,对不对?”

    “对!懊死的对!”阙尚火抬起红了眼眶的脸,大大的吓了他弟弟一跳。“我知道是莎蓝的朋友所为,也想将那个人碎尸万段,可是我没办法忍受见她伤心欲绝、心碎的样子,我爱她,你听见没?我爱她!”

    “呃……我想我应该知道。”阙尚雷愣愣地看着他。

    “把那个人找出来,我要看看到底是哪个该死的人这样吓她,欲置她于死地。”阙尚火跳起来,为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匆匆往浴室走去。

    阙尚雷除了叹息还是叹息,他拨了几个电话后,无奈地看着他的计算机屏幕,大叹英雄无

    纪莎蓝觉得世界在她的眼前粉碎、崩溃了,她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倍地看着刚才送至她手上的信。

    莎莎,我等你。

    她心碎地看着墙上的画,然后紧紧地咬住下唇,怕自已不小心尖叫出声。她要去找他,自己去找他,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阙尚火进了房间,看到站在阳台上吹风的人,“莎蓝,你在发什么呆?快进来,外面风大。”

    “火,过来陪我看星星。”她侧过头微微她笑着,略带感伤。

    阙尚火纳闷地站在她身边,“都是乌云,哪来的星星?”

    “笨蛋,你不会用想象的?天马行空你懂不懂?”她环着他的手臂眼底很快地闪过一抹绝望。“你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了吗?”难怪那天他会突然问她要毕业纪念册。

    他的身子突然一紧,很快地说道:“没有。”

    这么说一定是有。纪莎蓝无限哀伤,不知道她这一去还会不会再见到他……不,一定会的,为了小宝贝,也为了他,她一定会平安地回到他身边的。

    “火,你知道吗?你很顽固,又有很多怪僻,实在令人无法忍受,”她想起他总是随时随地在帮她收东西就想笑。

    “你以为你就有多令人喜爱吗?”他故意板起脸孔。

    “至少比你多。”她倚着他十分不服气,“不过,你在家事方面的天分倒是弥补了我这方面的缺憾。”

    “你应该汗颜,还敢大大方方地承认。”阙尚火轻轻她笑着。

    “咱们先说好,给完婚以后,家事你得分担一半。”她横眉竖眼,一副母老虎的架式。

    阙尚火既惊且喜,“你答应嫁给我了?”

    “我不是早就答应了吗?”她奇怪地瞪了他一眼。“等这件事过去,孩子也出生了,那时我们就可以结婚了呀!”

    不是……害他空欢喜一场。他恼怒不语。

    “别这样啦!”她撞撞他,“反正再两个月孩子就出生了,你半年都等了,还差这两个月吗?”

    “我一向没耐心。”他呼道。

    “太好了,现在正好可以磨练。”纪莎蓝笑得好乐,“火,你知道吗?我其实……我

    “老二、老二,快出来!”阙尚雷在门外嚷嚷,纪莎蓝气得差点没把他宰了。她每次要表白都被打断,真快被气死了。

    “快去啦!”她生气地推开他,“顺便替教训一下你弟弟。”

    阙尚火摸着头,不知道她在生哪门子的气,也不知道尚雷什么时候惹到她了?

    “老二,快出来,要温存改天还有时间。”阙尚雷大嘴巴地直敲门。

    “你这该死的大舌头,看我不把它割了。”阙尚火大力地打开房门,拉着他直往楼下走。

    纪莎蓝等他们走了以后,很快地在镜子上留了纸条,然后偷偷地溜出去。

    十分钟后,当关尚火忧郁地步人房间想找她长谈一番时,她已不见了。阙尚火看到贴在镜子上的纸条,胆战心惊地拿起来看,这一看可差点把他吓得休克。他脸色苍白、十万火急地冲了出来,冲过客厅时,急急地将纸条丢给阙尚雷,然后“咻!”地人就不见了。

    阙尚雷不知道它是否看错了,刚才真的有人跑过去吗?他怀疑地捡起纸条,不经意地看了看,然后任纸条从指尖滑落,也跟着脸色骤变,马上往外冲。

    该死的,纪莎蓝竟然先去找于启和倪央晨了。

    纪莎蓝带着破碎的心踏进客厅。

    “央晨呢?”她淡淡、心碎地问着坐在客厅的人。

    于启的精神澳散、双眼无神,笑得很凄凉,“莎莎,我就知道你会来,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为什么是于启?为什么他要她死?事实虽已摆在眼前,她却无法接受。她当他是好哥儿们这么多年,对他刮心置腹了这么久,结果……他竟然要她死?天哪!她不懂,真的不懂,事情为什么会变成如此?

    “我当然爱你们。”她痛彻心扉。莎莎,这个腻名好久没听过了,她有点悲哀,有点怀念,只有他会这么叫她,因为这个小名是他戏弄她的时候取的。可是自从毕业后,她就鲜少听见他这么叫她了。

    “不是,我不要这种友谊,我不要你的友情,你懂不懂?”他突然大喊。

    纪莎蓝吓了一跳,“阿启,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你忘了央晨了吗?”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央晨呢?他在哪裹?”说着,她就要冲进他们的房间里,可是却被精神错乱的于启给抓住。

    “他不会再妨碍我们了:水远不会了。”他极力向她保证,一会儿笑,一会儿脸色晦暗,看得她头皮渐渐发麻。

    “你做了什么?”纪莎蓝尖叫了,“央晨,央晨,你在哪里?”她着急地叫着,心痛地流着泪水。

    “他发现了,打算警告你,所以我不得不杀了他。”于启陷入沉思之中。“死人才不会告密。”

    纪莎蓝乘机推开他跑进房间,结果曾经载满欢乐与恩爱的房间里,遍布着血迹斑斑。

    “央晨!…….”她尖叫,用力地叫,悲伤地哀号着。血!地上都是央晨的血,他就躺在一滩红艳、刺目的血堆中,脸色自得像失去了生命。“不噢,不,不要……”纪莎蓝嚎陶大哭地跪倒在地,她抱起倪央晨过分安宁的脸,不断地抽泣,“央晨,不要离开我,不要

    :求求你。”泪水不断地滴在它的脸上,洗去了沾污他洁净脸庞的血迹。

    倪央晨气若游丝地睁开眼睛,便挤出话,“快……快走。”他的声音干鸣、粗糙得教人难过。

    “你没……死。”纪莎蓝高兴得差点虚脱,她温柔地搬着它的脸,硬着声音,极力安慰道:“嘘,央晨,别说话,阙尚火很快就来了,你再支持一会儿,别丢下我。”

    “你……你快走……”他催促着。

    “对,你得跟我走。”于启出现在她后方,拿枪抵着她的后颈,“我们去一个让我们怀念的地方,然后我会永远陪着你,不需要这个小孩。”

    “阿启……你可别乱来。”他疯了,真的疯了。“你不能去下央晨不管,他会死的。”阙尚火应该快到了吧?纪莎蓝的手心渗着汗。

    “莎莎,你永远是这么聪明。走吧!就算阙尚火赶到,我也不会把你让给他的,你是我的:水远是我的。”于启森冷地把枪用力抵着她。

    纪莎蓝不肯动,她要等阙尚火。

    “你再不走,我就一枪射穿他的脑袋。”他冷冷她笑着,绝情地把枪口移向倪央晨。

    “不”她抓住它的手,哀求着,“别杀他,我跟你走。”

    倪央晨想帮她,可是他全身虚脱,根本使不上力,“阿……阿启,你别执……执迷……:”还没说完,于启就用力地踹他一下,一点也不念旧情。

    “央晨!”纪莎蓝紧张地搂着倪央晨,想护卫他,“阿启,别……别再动手了。”她朝于启哀求道。

    “走,快点。”于启无动于衷地拉起她,T我会照顾你的,不需要任何人。”他拖走纪莎蓝。

    倪央晨费尽了所有的力气,用他的鲜血写出三个字后,便渐渐地坠入无边的黑夜里,被无止尽的冷冰给包围了……

    海浪拍击着石头的声音不再令人陶然,海边的夜色也无法再使纪莎蓝获得宁静,此时它的心已经被恐慌和愤怒占满了。

    和平岛的美丽依旧,为什么人却变了?

    “为什么要到这里?”她居高临下,望着探幽幽的海水,突然感到无助。阙尚火一定会急疯了。她好担心地左右张望,希望能找到一些人的踪影。

    “别费心了,这里不会有人来的。”于启冷冷地看着她,她越来越美了。“还记得这里吗?”他长叹一声,逼她坐在石头上。“倪央晨拒绝你的那一天,你就是在这裹抱着我痛哭的,还记得吗?”他神往地望着板暗的海面,露出好温柔的表情。

    “阿启,你到底想干什么?”她乖乖地生上石头,双眼冒火。“为什么要杀央晨,他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杀他?”她哭喊。

    “间得好。”他仰头大笑,“我也常常问我自己,为什么要做倪央晨的禁峦?为什么要忍受他的抚摸?为什么要作践自己、委屈自己?”他停住笑,阴森森地瞪着地,“都是为了你,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知不知道?”

    “为了我?你到底为我做了什么?”她气愤,却又止不住害怕的泪水。“我又要求你为我做什么了?”她忍不住痛苦低呜。

    “你该死,你真的该死。”他突然病态地拿枪指着她,“嘘,莎莎,你别害怕,你先去,我很快就会来陪你的。”

    “阿启……你为什么要我死?告诉我,我不要死得不明不白。”她看着枪口,且觉地护着肚子。

    她下意识的动作惹怒了于启,“你不该在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之后,爱上阙尚火。”

    “你到底为我做了什么事一”她生气的狂吼。“你说呀!”

    “我为了你,委屈自己去勾引倪央晨,和他生活了四、五年,你以为我天生下贱吗?”他狂乱地挥舞双手,那曾经开朗的五官不再充满阳光,顷刻间变得污秽、阴暗。“从我们大一同班开始,我就爱上你了,你知不知道?我不要友情,我要爱情,我要你爱我,你是我的全世界啊!”

    纪莎蓝真的傻了,她没想到于启会爱上她,她一直以为他爱的是倪央晨啊!

    “我……我不要听。”她捂着耳朵。

    于启扳开她的手,死死地看着她。“你一定要听!你知道吗?在我爱了你那么久后,你突然告诉我你爱上倪央晨,你知道这件事有多伤我的心吗?事情其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倪央晨会成为情人,是在我知道你喜欢他以后。”他笑了,笑得好哀凄。

    喔!不,她要吐了。“你的意思是……”

    “我不是同性恋,不是!”他突然大声哭喊,“我是为了你才去勾引它的。我早就知道他是同性恋,一进大学就知道了,我是为了你才去勾引他的!”

    “不!”她拚命想挣脱它的箝制,“不是,不是,你在骗我!”

    “是,我要你受打击,要造成你退缩的心理,一辈子依靠在我身边。”他残酷地附在它的耳边喘气,“你不应该这么快复原的,你应该颓丧一辈子,让我照顾你。”

    “你疯了,放开我。”纪莎蓝悲伤欲绝,“阿启,你一定是搞错了,其实你爱的人是央晨,不是我,对不对?”地无法原谅自己,是她害央晨受伤的。她掩着脸呜咽。

    “别哭,乖,莎莎,我爱你,真的好爱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于启轻轻搂着她、疼惜她,“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挠我们了。”

    纪莎蓝心力交痹地用力推开地想逃,却被远方传来的声音给喝令得停住了脚步。

    “莎蓝,别动!”

    阙尚火急喘着气,肴着前方约三楼高的大石头上站着约两个人。当他跑近,看到于启的枪口指向纪莎蓝时,他吓得心脏差点麻痹。

    “火……”纪莎蓝看到他后,就要往下冲。

    “你只要敢商往前走一步,我就射你的肚子。”于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莎蓝,别动……听他的,千万别动。”阙尚火抬手阻止她,唯恐她一下子就消失在自己眼前。

    纪莎蓝停住了脚步,绝望、充满依恋地看着阙尚火。

    “过来。”于启轻轻唤着她,“告诉阙尚火,你爱的是谁?”

    她如行尸走肉般地走到于启身边,为难地瞥着越走越近的关尚火,“火,别过来。”

    于启笑得好阴凉,“不行,他必须来为我们送别。”

    送别一关尚火几乎要扑向他,一脚端死他了。“于启,你放了她,我来代替她。”

    “你?我要你做什么?”他拉着纪莎蓝的头发,将枪抵在她的额头上。

    “放了她,该死的,你放了她。”阙尚火心急如焚地欲冲向他,于启却突然开枪,只见阙尚火倒在地上,不能动弹。

    “不!”纪莎蓝凄厉地尖叫,拚命捶打于启,“放开我,放开我,你杀了他,干脆也杀了我好了。”她涕泪纵横,心如刀割。

    “不,莎蓝,我没事,你……你别乱动。”阙尚火见于启口露凶光,心想他现在绝对不是正常人,可能随时会爆发。“莎蓝,我求求你,别……再乱动了。”他摸着受伤的脚,爬了起来。

    纪莎蓝捂着嘴,突然静了下来,泪眼模糊地看到他眼底的哀求和惨白约脸色。是她害他的,她该死,她该死……

    “他死了,你就不会变他了。”于启把目标转向阙尚火,“阙尚火,你不该来的,既然莎莎这么喜欢你,你就陪我们上路吧!”

    阙尚火有功夫,可是被限制住了,他被她限制住了。她必须做点什么,地无法眼睁睁地看着阙尚火死在面前,她宁愿……纪莎蓝突然听到海浪声,看到悬崖下的海水。游泳她内行,从这裹跳下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如果万一有个什么不幸……那么阙尚火至少能自救。他能的,一定行的,她对他有信心,是她害他受伤,也是她害央晨受伤的,她是罪魁祸首,死亡对她一是言或许是种解脱。

    心意既定,纪莎蓝回过头无限哀怜地扫了眼阙尚火,笑得好美丽,她要勇敢的和他诀别,一定要让他知道她对它的心。

    “火,我爱你,你要记得我爱你,这辈子我最爱的人就是你了。”她合着泪水,凄禁地看着阙尚火。

    “住口!住口!”于启无法忍受地大吼。

    “不……不……”阙尚火知道她的意思,他无法承受这个,他要阻止她,他得阻止她。“不,莎蓝,你听我说……”

    “我爱你。”纪莎蓝平静地说完,然后毫不留恋地纵身往下一跳,挥别了今她哀伤的世界:这一跳是生是死,她已不在意,至少她心爱的人将会获救,这就够了。

    “不”阙尚火痛苦地哀号,也急速地爬起来跟着往下跳。她别想撇下他,别想,他要陪她,他要抓住她,不管到哪裹都要陪她,没她斗嘴的世界太无聊了。

    “莎莎!”于启抱着头大喊,他的世界已经在瞬间瓦解了。

    匆匆赶至的关尚雷正好看到那一前一役往下跳的人,和跪在石头上的男人,他毫不考虑的也跟着往下跳。

    当关尚雷极力救回阙尚火和纪莎蓝时,纪莎蓝已经昏迷不醒了,阙尚火则凭着仅存的力气紧紧抓着她的手不放,心焦地看了她一眼,泪水渐渐落下。

    阙尚火发现他快昏倒了。不行,他有一件事要告诉尚雷,这件事很重要。他神志不清地抓住兄弟的衣领交代着:“如……如果莎蓝有个万一,不准救我,听见了没有?绝对不准,,:”他的声音慢慢消失,人也跟着昏迷。

    碎!

    一声枪响加入了混乱的场面,阙尚雷望向石头上动也不动的于启,直摇着头。唉!自古多情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海水幽幽,却也是载不动许多愁。

    “别吵了!”阙尚火的吼声让室内的槽杂声条地归为零,眼见自己要求的效果已达到,他非常满意又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今,“大姊、浪平、小舞,你们没事干吗?莎蓝的身子还很虚弱,没事的话请回。”

    “对,请回。”纪莎蓝和他同一个鼻孔出气,按着头痛欲裂地比着好友,“小舞,你应该回岛上去了,你逃避了半个月,该回去了吧!”小舞简直就像舶出牢笼的小麻雀嘛!机哩呱啦个没完没了。

    “哼!当初你骗我说小孩是别人的,我都没和你计较了,你现在竟然下逐客令?莎紫姊,你说这有没有天理?”阙舞两拉着雄壮的纪莎紫要她评理。

    纪莎紫不悦地抱过妹妹手中才出生两天的婴儿,挺不悦地瞪砚莎蓝,“你嫌我们烦,也不想想孩子出生几天了,你们都还没想出名字来,教我如何报户口?”

    阙尚火不顾纪莎紫的白眼,好宝贝地“抢”回女儿。谁会想得到这两天他抱孩子的次数居然不超过五次!天理何存喔!

    “我不是说叫爱蓝了吗?”他好生温柔地肴着怀中的小美人,缓缓道出。

    “爱蓝不好听。”纪莎蓝反驳。

    “又来了。”阙舞雨受不了地嚷嚷,“这两天光听你们为这个名字争执就不下百次了,尚火哥,既然莎蓝不喜欢,你就让步嘛!”

    “不行,女儿是我的,我坚持用这个名字。”他好小心地忡出左手的食挡,轻轻地摸着女儿那柔柔软软、透着红润的脸颊。对于这个大难不死的小宝贝,阙尚火除了砚之如命外,还多丁份特殊的情感,一种混合着“失而复得”和父爱的珍惜,更感谢她为她母亲带来丁睽违已久的欢颜。

    为了于启的事,莎蓝始终挹郁在心,他舍不得见她如此折磨自己,更心疼她终日以泪洗面,一忆及她决然地跳下山崖,他更是几度心痛得几欲死去。

    “你们有完没完?”纪莎紫好笑又好气地看着这对宝贝兔家,他们的感情浓得没话说,两个月前那件惨剧,幸亏阙尚雪及时赶到,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事情发生那天,当她赶到医院时,他们两个已经送进急诊室了。发生了这些事,她原以为莎蓝的孩于一定保不住,没想到这个小宝贝福大命大没有丝毫损伤,这对兔家世无大碍,真是谢天谢地。

    倪央晨带了一大束致瑰走了进来,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一阵沉寂。

    “央晨,快来看我的心宝贝。”纪莎蓝极力忍住心中的忧伤。于启已死,她不想再失去这个好友,她觉得槐对他。

    阙尚火轻轻地搭着它的肩,做为它的支柱。“身体好多了吧?”他诚心的感谢倪央晨。

    “嗯。莎蓝,我要出国了。”倪央晨一直知道于启对莎蓝的感情,由于于启长期压抑,又发现莎蓝爱上阙尚火,所以才会精神错乱。他一直以为他可以用他的爱治愈于启的伤口,谁知于启根本不变他。

    “移民吗?”纪莎蓝难过地接过花。

    “可能吧。我不知道,我只想先出去散散心,逃避一下。”倪央晨的俊美依旧,可是那一向温柔的脸庞却笼罩在无尽的哀伤里,教人跟着发愁。

    “央晨,我……”纪莎蓝没办法不自责,虽然阙尚火自出事以来,经常地安慰她、开导她,她却仍是无法释怀。她知道时间能治愈伤口,事情总会有过去的一天,可是她心里明白那将会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

    “别说了,这是我迭给干女儿的见面礼。”倪央晨拿出金锁片,温柔地挂在婴儿的胸前,“让我抱一下,可以吗?”

    阙尚火频点头,急忙将孩子递给他。

    “央晨,想开点。”纪浪平同情地拍拍他。

    纪莎紫也感激地抱了他一下,“我很感谢你为小蓝做的一切,这里永远欢迎你回来。”

    “谢谢。”倪央晨定定地看着婴儿,无限感慨。唉!一条生命的逝去,是不是代表着另一条生命的诞生?

    “好了啦!开心点。”阙舞而红着眼眶,难过得直想掉泪,她和倪央晨仅有数面之缘,谈不上朋友,可是她由衷感激他救了她的好友。

    阙舞雨的话唤醒了倪央晨的沉思,他歉然地将婴儿抱还给纪莎蓝,“抱歉,让大家

    “废话真多。走啦!我请你们吃午饭。”见好友合着泪水夺眶欲出,阙舞雨不愿她太伤心,只好硬堆起笑脸,嘻皮笑脸地拉着纪浪平和倪央晨往外走。

    “央晨,记得写信给我。”纪莎蓝忍住泪水。

    “莎蓝,你现在在坐月子,别哭!”阙尚火拧起眉头,帮她拭泪。

    “你不知道,每当我想起是因为我的关系,央晨才会……”

    “小蓝,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你也当妈妈了,再想也没有用,还是想想你们的婚礼比较实际》,”纪莎紫赖着不走。

    “什么婚礼?”她拉着阙尚火的袖子拭泪。

    “你自己说生完孩子就要嫁我的。”阙尚火故意生气地吼着。

    “我反悔了。”她撇开脸。这么凶,一点也不体贴。“再说,我又不知道你到底爱不爱我。”

    “爱不爱用讲的就算吗?无知。”他拧着眉,情愿她和自己斗嘴,也不要她……

    阙尚火心一揪,不,事情过去那么久了,别再想太多,反正这辈子他是缠定她了,他不会再让她涉足任何危险,也不会再让她有任何-他而去的念头。他要让她知道,他们是一体的,谁也分不开谁。

    纪莎紫对小俩口的拌嘴一向很感兴趣,她将小孩抱了过来,乐得坐在一旁观战。

    “无知?”纪莎蓝火冒三二丈,“你不公平,还骂我无知?”

    “我又哪里不公平了?”他尽量降低音量,避免吓到他的心宝贝。

    “你从来没表示过你对我的感觉。”她也跟着压低声音。

    从来没有一她瞎了眼还是耳朵聋了?他情愿为她赔上性命,她居然这么说:“纪莎蓝,,不要无理取闹哦!”

    纪莎紫终于明白妹妹在执着些什么了,她的笑容渐渐绽开。

    “等等,请问一下妹子,你这是在怪他没向你表白吗?”她比着阙尚火。

    “哼!白痴一个。”她望着窗外,肴着浮云、盯着蓝天,就是不看气呼呼的关尚火。

    “阙尚火,你难道就不能对她表白吗?”纪莎紫居间调停。

    “为什么?她早就了解我对它的感情了。”他不让步,至少有第三者在,他说不出来。这时,婴儿哭了……“好了,婚礼的事你们慢慢去商量,麻烦先把小孩的名字给我。”纪莎紫轻轻地摇着小

    “我说过了,就叫爱蓝。”阙尚火一脸不自在,不知想起了什么。

    “爱蓝不好听。”纪莎蓝想也不想就又否决了。

    纪莎紫却恍然大悟阙尚火如此坚持用这个名字的用意了。

    她开始放声大笑、无法控制地朗声大笑,几乎笑歪了嘴。它的笑声不仅惹得两位怒目相视的人转移了焦点,就连她怀中原先闭着眼睛的婴儿,也纳闷地睁开乌溜溜的眼睛瞧她。

    阙尚火懒得理笑得乐不可支的人,反正她一向如此,于是他又回到老话题,“我说爱蓝就是爱蓝,没商量的余地。”

    纪莎蓝气极了。“不好听!”没商量的余地,他以为它是谁?

    他们的争执越剧烈,纪莎紫就笑得越猖狂。她这个傻妹妹,枉费她这么聪明,居然没发现她要的表白,阙尚火早已经给她了。唉!难道真的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她当下决定不告诉妹妹她的发现,她要让妹妹自己去发觉阙尚火笨拙的心意,这样迂回、曲折的生活才会更加有意思。

    纪莎紫笑吟吟地看着眼晴瞪得大大的“爱蓝”,心里不断念着:爱蓝、爱蓝……不就是爱莎蓝吗?她这个“执迷不怡”的笨妹子!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怒火情人最新章节 | 怒火情人全文阅读 | 怒火情人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