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B咖小情人 > 第九章

B咖小情人 第九章 作者 : 晓叁

    【第七章】

    因为婚宴上没有看到赵晟时出席,明白他多半是因为心情不佳的缘故,曹台澧于是另行邀他今晚到家里来做客,跟妻子一块宴请他,算是答谢他对两人婚礼的帮忙。

    虽然说婚礼之前彼此已经见过几次面,但是都因为当时忙着筹画婚礼而没能好好认识。

    这会坐下来后,曹台澧慎重地介绍过一遍,余佳铃也跟着主动开口打招呼,“之前就听台澧说,公司好不容易才能找到你进来帮忙,就连这回的婚礼也让你帮了很大的忙。”

    “别这么说,呃……”

    “叫我大嫂吧,台澧也没拿你当外人。”

    赵晟时才顺势称呼,“大嫂别这么说,难得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定下来,我也很替你们高兴。”

    或许是因为王智慧的缘故,他下意识对余佳铃也有份亲切感。

    “别光是替我们高兴,也应该要好好想想自己。”

    因为跟曹台澧交往,对于赵晟时的事,她多少听过一些,之前还称赞过他的痴情。

    以前不认识也就算了,现在认识以后,他又是丈夫的好友,余佳铃也不忍他因为逝去的恋情而孤寂一生。

    突然听到她这么说,赵晟时一时没能明白,“我有什么事吗?”

    “以你的条件,应该很快也能有对象,到时候,我让台澧包个大红包。”

    赵晟时因为她的话而沉默起来。

    倒是曹台澧赶紧打破僵持的气氛道:“晟时的事,他自己会有打算。”

    余佳铃也明白丈夫是不希望自己触及他的伤心事,但有时旁人越是这样避讳,只会让当事人越走不出伤痛。

    “我当然是希望这样,毕竟婚礼这种事也不可能老是缺席。”她诚心劝他。除非能面对现实,否则未来的路很难走下去。

    “看你说到哪去了,菜都快凉了。”

    余佳铃经丈夫这么一说,加上也明白不可能一时半刻间就要他想通,“看我光顾着说话,先吃东西吧,免得菜凉了。”

    赵晟时在夫妻俩的招呼下动筷,不过,对于余佳铃提起婚礼的事仍是有所表示,“婚宴上应该是没什么事情吧?”

    明白赵晟时是对缺席婚宴的事过意不去,曹台澧缓颊道:“能有什么事?就是一般宴请亲友,再说,那天外头还下了雨。”

    提起那场雨,赵晟时不由得想起那晚在雨中跟智慧的对话,虽然当时的自己处于半醉的状态,但对于她的回答并没有忘记。

    浪漫吧?

    浪漫个头啦,都变落汤鸡了。

    赵晟时不由得为两人的心有灵犀勾勒起嘴角。

    注意到他这抹笑意的曹台澧,忍不住问起,“怎么了?”

    “没什么。”想起这两天没看到她过来送花,他语带探询道:“只是突然想起,回公司上班时在办公室里看到的花。”

    提到这个,余佳铃忍不住得意,“那个啊,是台澧为了要追我,三天两头订的花。”

    “现在证明我的投资有回报。”

    “随你高兴怎么说,反正以后也不用再看你做这种蠢事了。”

    余佳铃的话引起了赵晟时的注意,不过他并没有贸然问出口。

    “唉!是谁说男人婚前为了追老婆才会耍手段?那是因为婚后钱全被老婆看牢,哪里还会有什么闲钱。”

    余佳铃对此也有话说,“现在你的钱就等于是我的钱,我吃饱撑着才花自己的钱到自己的花店订花。”

    赵晟时这才明白余佳铃话里的意思,也才知道以后不会再看到王智慧来送花了,心里顿时若有所失。

    倒是余佳铃先留意到他的沉默,忙又回头招呼,“看我们光顾着说话,多吃点菜。”

    曹台澧也跟着道:“是啊,今晚要没吃完,可不能回去。”

    夫妻俩热情地招呼赵晟时,他虽然表面上回应,心里却没有忘记刚才听到的话,关于王智慧不再送花的事。

    花店里,电话响起,正好在柜台附近的余佳铃顺手接起电话,结束电话后的她,为刚才在电话里听到的,不免感到诧异。

    注意到她的沉默,王智慧问起,“怎么了,铃姊?”

    “没什么,准备一束玫瑰花,送去你曹哥的公司。”

    王智慧讶异,“曹哥又订花啦?”

    “不是,送去创意总监办公室。”

    余佳铃之所以感到诧异,是因为清楚赵晟时的事,所以对他突然订花的理由感到不解。

    听到要送花到赵晟时办公室,王智慧直觉闪过一抹欣喜,“好啊!”

    或许是因为她答得太快,让余佳铃注意到,“这么高兴做什么?”

    “我哪有高兴?”她下意识的否认。

    “不然这么积极?”

    “拜托,铃姊说得好像我多会偷懒似的。”王智慧语带抗议地想要掩饰自己的心虚。

    余佳铃的话题跟着被转移,“这是你自己招的,我可没逼你。”

    “就知道铃姊结完婚后心眼变小了,讲话这么尖酸。”

    “说谁尖酸了?”

    目的达到,王智慧收口道:“知道了,我去送花总行了吧!”

    余佳铃没好气回她,“知道就快去。”

    成功躲过铃姊的追问,王智慧带着开心的心情出门送花,直到抵达后,才想起他干么突然订花?

    之前是因为曹台澧的关系,如今他主动订花……

    会是要送给她吗?那个在他皮夹里的美丽女人?

    想到这里,王智慧的心情没来由的低落下来,即使来到赵晟时的办公室门口,心情依旧。

    办公室里的赵晟时却是带着期待的心情,虽然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做,但是跟她相处,总是能让他有好心情。

    在门外犹豫了几秒,王智慧深吸口气后,终于堆起笑容敲门。

    里头的赵晟时听到敲门声,“进来。”语气显得轻快。

    王智慧进门看到他,开口打招呼,“我又来了。”

    “这么快。”赵晟时心里倒不是真这么认为,而且还期待再见到她,“要坐下来喝杯东西吗?”他从办公桌后方走出来。

    “不用了。”她直觉回绝,“刚才出门的时候,铃姊才警告我不可以摸鱼。”

    “这么严苛?”

    “你才知道。”不同于之前,她将手上的花束交到赵晟时面前,“你要的花。”语气里有丝失落。

    他并没有察觉,“替我插起来吧!”他希望她能多待些时间。

    听到这话,王智慧心底诧异了下,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

    “好。”转过身去,她开心地要去替他把花插起来。

    原本以为他买花是为了要送人,如今见他要将花插在办公室里,她的心情不由得重新上扬。

    看着她走到沙发那头去换花,赵晟时突然想起——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认识以来,他从没有机会问过她,稍早打电话过去时,才想到她如果接听该如何称呼。

    “啊?”她差点弄倒花瓶。

    “怎么了?”

    “没事,只是突然听到你问我名字。”语气有些为难。

    赵晟时没有预期她会是这样的反应,“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我应该先自我介绍?”

    她当然听出他在开玩笑,却因为要启齿自己的名字而感到困扰。

    他当真介绍起自己,“赵晟时,以后你就直接叫我名字。”

    赵晟时……王智慧在心里头复诵了他的名字并记下。

    “现在应该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听到他再次追问,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不方便说吗?”

    “呃、不是……”担心他误会,她连忙否认,“其实是我不太喜欢介绍自己的名字。”

    听到她这么说,赵晟时倒好奇了,“为什么?”

    难得他主动问起,她其实也想告诉他,只是一想到自己的名字……

    最后她还是在赵晟时期待的表情中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智慧,王智慧。”

    赵晟时听完并没有任何不妥,甚至还觉得她名字取得不错,或许是因为这样,才让她的EQ很好,个性也很乐观。

    反而是她见赵晟时没有明显的反应而感到意外,“你不觉得好笑?”

    因为这个名字,从小每次介绍起自己,她总是被笑,搞得她老找院长吵着要改名。

    偏偏院长说取这个名字是希望她能运用智慧面对人生的课题,说什么再适合她不过。

    “怎么会好笑?”

    看赵晟时一本正经的表情,王智慧突然发现他跟院长很可能是同一种人。

    “该不是你也觉得院长帮我取这个名字很适合我?”

    听到智慧名字的由来,赵晟时评语道:“你们院长取了个好名字。”

    她差点没咬到舌头,但是听到他对自己名字是如此想法,仍是让她感到开心。

    但嘴巴上她仍是忍不住埋怨,“拜托,哪里好了?”要不是因为他刚好也喜欢,才让她这会不至于那么嫌恶。

    “你不喜欢这名字?”

    “怎么可能会喜欢?老是被拿来开玩笑。”

    赵晟时这才明白智慧的理由,虽然不认为有必要,但是看她这样才问起,“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改掉?”

    她当然也想过,甚至从小就嚷着要改名字。

    只是长大以后,一想到名字是院长取的,她就改不下手,才不得不勉强自己忍耐到现在。

    “院长要是知道,肯定会难过。”要不是顾虑到院长的心情,她老早就到户政事务所去改名了。

    明白她的善良,赵晟时也表白道:“你现在的名字很好,不需要改。”

    见他说得笃定,她脸上也不禁露出笑容,“是吗?”

    赵晟时则因为受她的笑容感染,脸上同时写着好心情。

    这几天,余佳铃注意到智慧的心情像是特别好,尤其是到赵晟时办公室送花的日子。

    就像这会,看着她愉快地准备要送去给赵晟时的花束,余佳铃心里突然生起一抹几近荒谬的想法。

    虽然觉得荒谬,但是越注意王智慧的神情,她就越忍不住希望是自己过于敏感。

    因此,在智慧准备好花束准备出门时,她故意叫住她,“花先放着,我有话要问你。”

    “什么事?”

    “这几天你到公司去送花,是不是有发生什么事?”

    “事?哪有什么事。”王智慧下意识地否认。

    “该不是跟晟时有关系吧?”余佳铃虽然不愿意这么怀疑,但有时直截了当的追问,反而能从对方的反应看出端倪。

    果然——

    “什么?铃姊怎么会这么想?”

    她紧张的反应,证实了余佳铃并不乐见的结果。“真的是因为他?你喜欢上他了?”

    “咳咳咳,铃姊在胡说些什么?”王智慧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无暇理会她的诧愕,余佳铃迳自表达自己的立场,“晟时不可以,我绝对不赞成。”

    王智慧直觉表示,“我们不是像铃姊想的那样。”

    “你知道他心里已经有别的女人吗?”

    这样的男人,是不可能轻易再爱上别的女人,智慧爱上他,终究只会落得自己痛苦万分的下场。

    对于已经可以预见到的坏结果,余佳铃说什么也不可能任由她陷下去,因此决定在事情到了不可收拾之前先行阻止。

    突然听到铃姊这么说,王智慧愣住,虽然心里早就已经有底。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余佳铃决定趁这机会跟她把话说清楚。

    “没错,晟时的确是个不错的对象,但前提是,他心里必须还没有容纳其他女人,更别提还是个刚过世不久的女人。”带着那样深的遗憾猝然结束恋情,那样的伤痛,怕是需要一辈子的时间来抚平。

    “什么?!饼世……”

    前一秒才证实了赵晟时有对象,下一秒却听到对方已然离世的消息,教王智能一时之间无法消化这项讯息。

    “知道他前些时候为什么没去上班吗?因为心爱的女人突然车祸过世,受到太大的打击,所以颓废了好长一阵子。”

    想到他所受到的打击,王智慧不由得心疼起来。

    “能让一个男人受到那么大的打击,就不难想象他是多么深爱着那个女人,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再轻易爱上别的对象?你喜欢上他,最后只会让自己痛苦。”因为不乐见到这样的结果发生,余佳铃一定要在现在将她摇醒。

    从铃姊的描述中,王智慧似乎体会到他对过世女友浓烈的爱,也才依稀明白婚礼那天他为什么会喝那么多的酒,想必是触景伤情吧!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晟时不会再轻易爱上别的女人,你爱上他,只会让自己痛苦!”

    她的话铿锵有力地敲进王智慧的心坎里。不曾想过这问题的她,不明白心里为何会感到痛。

    “铃姊说到哪去了?”语气却是不甚自在。

    余佳铃不管他们是否已在交往,厉声告诫她,“总之,晟时绝对不可以,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面对她的严词强调,王智慧只能否认到底,“铃姊干么乱想?”

    “就算是乱想,也好过以后看你哭哭啼啼。”

    她还想说什么,余佳铃已经回头吩咐一旁的工读生,“阿章,今天的花就由你去送。”

    “铃——”

    “你什么也不用再说,给我乖乖待在店里。”

    见铃姊已经打定主意,王智慧知道自己再坚持只会惹她怀疑,因此尽避不乐意,还是勉强接受了她的决定。

    此刻的她,因为刚才从铃姊那里听到的那些话,而受到冲击。

    创意总监室里,赵晟时在听到敲门声响起时,如常地应声,预期是王智慧送花过来,却见到一个男孩子捧着花束进门。

    办公桌后方,起身的他因为见到预期以外的人而迟疑。

    阿章抱着花束走向他,“你好,我过来送花。”

    赵晟时虽然也看出来了,心里的疑惑却没有因此而消失。

    见阿章将花束交到自己面前,他接过花束后,在心里犹豫着是否要追问王智慧的行踪。

    “之前负责送花的人今天请假吗?”

    “不是,她在店里。”

    简单明了的回答非但没有解决赵晟时的疑问,反而在他心里生起更深的疑惑。

    “总共是七百块。”

    赵晟时先将花束搁到桌上,掏出口袋里的皮夹,取钱交给对方的同时才问:“今天怎么会换人来送花?”语气像是不经意。

    阿章虽然没有预期到他会这么追问,还是直接地表明,“老板娘让我过来的。”

    听到是余佳铃的意思,赵晟时才没有再追问下去,心里却因为没有见到王智慧而感到些许失落。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B咖小情人最新章节 | B咖小情人全文阅读 | B咖小情人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