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恶男大失宠 > 第十一章

恶男大失宠 第十一章 作者 : 晓叁

    【第九章】

    一早刚听到骆杰要带他们出门时,孙怡娴以为他在开玩笑,直到跟小宇坐上他开回来的那辆陌生轿车,大摇大摆的驶离一票守候在楼下的媒体面前,她才知道他是认真的,看到住处楼下挤满人的小宇还因此好奇不已。

    问题是,孙怡娴不知道在这种时候他打算载他们去哪里,如果要离开,不是应该先收拾东西?

    结果连半件行李也不带,她忍不住开口问:“现在要去什么地方?”

    回答问题的是孙士宇,“叔叔说要去郊游。”所以从知道要出门开始,他就一直很开心。

    郊游?孙怡娴怀疑骆杰在说什么玩笑话,居然拿这种话来骗小孩。

    见她瞪视着他,骆杰一笑,“一家三口开车出来玩,不是郊游是什么?”

    都这种时候了,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放轻松,不是要你相信我。”

    孙怡娴是很想相信他,事实上她心里是相信他的,问题是,他这会儿所做出来的行为实在很难让人对他信任。

    “到底要去哪里?”总要弄明白才能应对。

    “到了就知道。”若太早告诉她,只是让她穷紧张罢了。

    孙怡娴却无法接受这样的回答,尤其当她发现他居然把车开上高速公路,“不是在台北?”

    “谁告诉你是在台北?”经过昨天一夜的思考,想清楚后续要怎么做的骆杰,整个人轻松许多。

    但他身旁的女人却轻松不起来。“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骆杰明白如果不说出来,可能会让她更坐立难安,才终于说道:“台南。”

    “台南为什么?”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情载他们去台南玩?

    “当然是回家。”

    “回家?”孙怡娴发现自己好像一直没能听懂他在说些什么。

    “你昨晚不是也听到我在电话中说会回去解释清楚?”

    既然跟怡娴母子的关系已经公开,也打算将他们永远留在身边,骆杰决定先回去当面告知父母,所以昨晚已经先打电话回去,相信父母今天应该特地在家里等他,尤其是以母亲的个性。

    “什么回你家?”孙怡娴的一双眼睛差点没凸出来,“你疯了吗?”

    如果不是担心她太过紧张,骆杰倒是很享受这种逗她的乐趣,“放轻松。”

    还轻松个屁啊!她都快急死了。

    “停车!马上停车。”

    后座的孙士宇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么激动。

    骆杰则轻松地提醒,“这里是高速公路。”

    “那就赶快下去!”她真的快疯了。

    “不行。”

    “什么?”

    “不行。”骆杰依言再回答她一遍。

    “为什么不行?”她根本没有办法想象,他父母如果突然看到她跟小宇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应该会昏过去吧!

    “既然都要你嫁给我,当然要带你们回去见我爸妈。”

    骆杰说得理所当然,孙怡娴却听得差点昏倒,“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你了?”虽然昨晚他是曾提起过,却没想到他是认真的。

    相较之下,后座的孙士宇倒是捧场得多,“妈妈要跟叔叔结婚吗?”语气里流露出惊喜的意味。

    “小宇应该会支持叔叔吧?”骆杰问他。

    “那叔叔就要变成小宇的爸爸吗?”

    “小宇!”孙怡娴回头制止儿子将骆杰的话当真。

    骆杰却迳自回应,“对。”

    “耶!好棒,叔叔要变成小宇的爸爸了。”

    听到小宇开心欢呼的孙怡娴一窒,不知道该如何否决他。

    她只能转向骆杰,要制止他对小宇的误导。

    孙士宇却仍继续追问:“那我们现在要去叔叔家吗?”

    “到了叔叔家,要听叔叔的话知道吗?”骆杰要求他。

    “知道。”虽然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孙士宇还是开心地答应。

    骆杰满意地对身旁的孙怡娴表示,“小宇都还比你懂事。”

    说得她差点翻白眼。什么叫比她懂事?是因为不懂事才对吧,就像他一样。

    尽避快要急疯了,但因为碰上一大一小两个不懂事的家伙,她只能坐在车里干着急。

    如同骆杰所预料的,昨夜接到儿子电话说今天要回来,骆母从一早开始就已经在等待,同时要求丈夫也向医院请假,为的就是要在儿子回来后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凭空冒出来的女人还有一个六岁大的儿子,骆母当然不认为会是自己的孙子,因此没打算要同意儿子跟个有孩子的女人在一块。

    只是她没想到,儿子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回来,见到一块回来的孙怡娴母子,她只得维持表面上的镇定。

    却听到儿子对一旁的小男孩道:“叫奶奶。”

    骆母一怔,就听到孙士宇乖巧地叫人,“奶奶好。”

    她差点没昏过去,要不是要维持自己的涵养,她早就摆臭脸走人了。

    孙怡娴注意到骆母的反应,心里的不安更甚。

    “妈,是二哥回来—”

    从楼上下来的骆可熏话才说到一半,看到跟兄长一块出现在客厅里的母子,眼睛倏地一瞠。

    见到女儿,骆母以着压抑的语气交代,“去叫你爸。”

    骆可熏迟疑了下,“喔。”才要去书房叫父亲,回头就看到骆父正好打开书房的门出来。

    “爸。”骆杰先开口叫人,跟着再要求孙士宇,“叫爷爷。”

    “爷爷好。”孙士宇再次乖巧地打招呼。

    也在客厅里的骆可熏听得眼睛差点要凸出来。

    骆父虽然也没有预期到会是眼前这种情况,嘴上倒是冷静的回应,“乖。”接着看了眼跟儿子一块回来的孙怡娴才道:“进来再说吧!”

    她不安地看了骆杰一眼。

    骆杰以眼神安抚她,接着才回头交代忙要跟进书房里的妹妹,“可熏,你带小宇在客厅玩。”

    “为什么?”她也想跟进书房,搞清楚情况,“我不要!”

    “可熏—”

    “我也要听。”

    二十一岁的她是大二的学生,目前就读骆母任教的大学,今天为了要留在家里凑热闹,她跟母亲拗了好久才征得同意请假,没想到这会却成了临时保母。

    “你带小宇在客厅。”骆杰再次要求。

    骆可熏还想发表意见,就听到骆父开口,“就听你哥的话。”

    一句话堵住了她,让她无法再表示意见,只能懊恼道:“不能带就别带来嘛!”还刻意恼瞪了孙怡娴一眼。

    接收到她恼意的孙怡娴只是沉默,事实上她也不是自愿过来的。

    骆杰对妹妹蹙眉,跟着交代,“不许欺负小宇。”之后才转向孙士宇,“别担心,阿姨没有恶意。”

    骆可熏忍不住嘟囔,“谁是他阿姨了!”因为接收到包括父母在内不赞同的目光,她才改口,“是姊姊。”

    “叔叔跟妈妈一会儿就出来。”骆杰安抚小宇。

    尽避他对骆可熏的态度感到不安,还是乖巧的点头,心里想着只要听话,就能让叔叔当自己的爸爸。

    孙怡娴也同样对儿子回以安抚的眼神,虽然眼下的她也好不到哪去,一颗心简直要迸出来。

    骆杰拉起她的手给她信心,跟着父母一块进到书房。

    关上书房的门,骆杰在父母各自坐下后,正式对孙怡娴介绍,“这是我爸跟我妈。”

    “伯父、伯母。”她略显紧张地叫人。

    “爸、妈,她叫孙怡娴。”

    “坐吧!”是骆父开的口。

    跟着骆杰一块在另外的位子坐下,孙怡娴感觉得出来,骆氏夫妇对她的到来并没有丝毫欢迎之意。

    骆父严肃地问起,“报纸上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知道她紧张,骆杰迳自开口解释,“会跟怡娴认识是因为意外,他们住的地方临时出了点问题,所以才让他们搬到我那里住。”简单地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骆母听了按捺不住,“既然要帮忙,就应该另外替他们找住的地方,弄成现在这样,误会都传开了。”

    “不只是为了帮忙。”

    其实就是儿子不说,骆母也知道,光看儿子带她一块回来的行径就够清楚,只是心里不想接受罢了。

    “她是我喜欢的女人。”

    首次听到骆杰亲口承认,孙怡娴忍不住看了他一下,只是眼前的情况让她紧张,无暇多想。

    听到儿子证实,骆母不明白,自己的两个儿子明明条件都不差,为什么偏偏就是看女人的眼光不及格?

    碍于自身的涵养,骆母只能按捺住情绪道:“我不答应。”

    虽然是预期中的回答,孙怡娴听了还是不免掠过一抹失望。

    骆父也跟着表态,“就像你妈说的,你这么突然告诉我们这件事,我跟你妈没有办法答应。”

    “为什么?”纵然可以猜到父母反对的理由,骆杰还是开口问。

    儿子语气里的批判,让骆母不愿承认是因为条件的关系。“不管怎么说,我跟你爸都觉得不适合。”

    “因为怡娴的条件?”骆杰直接指出。

    面对儿子的逼问,骆母终于说道:“就算不讲条件,有哪个做父母的可以接受儿子娶个有孩子的女人?”

    骆杰转向父亲。

    骆父虽然没有答腔,表情已说明一切。

    “小宇是怡娴的弟弟。”

    孙怡娴没想到骆杰会突然说出来,不过更意外的是骆氏夫妇。

    “那报纸怎么会说是母子?”骆母直觉提出质疑。

    “怡娴的爸爸过世后继母就抛下他们,小宇一直把姊姊当成是妈妈,前些时候因为继母突然找上门威胁要带走小宇跟她要钱,所以他们才会不得已要搬离原本住的地方。”骆杰顺势说明了他们当初搬去同住的理由。

    骆氏夫妇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虽然对她继母的行径感到鄙夷,却也不表示就能接受她。

    “不能因为这样,你就同情她。”

    骆母将儿子对孙怡娴的情感归类为同情,这话让怡娴忍不住看了骆杰一眼。

    明白母亲意图的骆杰直言,“爸妈应该清楚,我的个性不会因为同情一个人就想跟她在一起。”要父母正视他对怡娴的感情。

    听到他斩钉截铁的回话,孙怡娴心里是感动的,虽然之前他都不曾对她说过。

    骆氏夫妇何尝不明白儿子的个性,只是骆母仍道:“总之,我跟你爸没有办法同意。”

    早料到母亲会反对,骆杰将希望寄托到父亲身上,“爸也是这么想吗?”

    骆父没有答腔,毕竟在客观条件上,怡娴确实无法让他满意。

    “爸不是常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品行?”知道当初如果没有父亲的支持,兄长的感情路可能会更加艰难,“所以当初才会接受哥跟大嫂—”

    “什么大嫂?你哥都还没有结婚。”骆母反驳儿子,不希望丈夫的态度再度受到影响。

    “不管怎么说,大嫂也已经达到妈的要求。”就算对康咏纯这个未来大嫂不以为然,骆杰这时仍搬出她当作最有力的佐证。

    “所以呢?也要去考大学来争取我的同意吗?”

    “我跟哥不一样,大学没有毕业,所以跟怡娴没有学历的问题。”

    身为一个大学教授,骆母对儿子没能拿到大学文凭一直不能释怀,现在又听到他拿这件事来堵她,因而想要再表示反对。

    骆杰已转向父亲游说,“就像当初对大嫂一样,不要急着否认怡娴,爸妈就会知道你们儿子的眼光没有错。”

    虽然无法马上接受,但是骆父也无法否决儿子的话,毕竟一个人的品行重于一切,一直是他长期以来教导儿子的。

    如今两个儿子先后拿同样的理由来说服他,教他无法驳斥。

    最后,骆父转向打过招呼后一直没有再开口的孙怡娴,“你怎么说?”

    突然被点名,她惊愕了下,才略带紧张地表示,“就算没有很好的条件,但是我相信自己的品行没有问题。”

    她这么说只是出于一时情急,却堵住了骆父,让他无从反驳。

    骆母在一旁听了,忙叫,“老公—”担心丈夫动摇决定。

    知道妻子想说什么的骆父打断她,“中午了,先吃饭吧,其他的晚点再说。”毕竟这种事也无法一时解决。

    骆母只能无奈的接受丈夫的提议。

    几乎是书房的门一打开,前一秒还勉强陪着小宇的骆可熏便立刻跑向母亲打探,也不管孙怡娴就跟在身后出来。

    “怎么样,妈?你跟爸应该没有答应吧?”语气里流露的是同样对孙怡娴的条件无法认可。

    骆母只说了一句,“先吃饭吧!”

    这是什么意思?爸妈应该不可能同意吧!

    一顿饭的时间里,在明白了小宇跟孙怡娴的关系后,骆氏夫妇尽避还是不能认同她的条件,却也不免暗自观察起她。

    尤其是小宇的乖巧,也让骆氏夫妇注意到孙怡娴对他的教养。

    饭后,骆杰因为还要赶回台北并没有继续留下,骆母纵然还是无法赞同,骆父却没有多说什么。

    骆杰知道父亲算是默许了一个观察怡娴的机会,相信过段时间,她一定会像大嫂一样获得父亲的认同,而母亲的问题也会随着时间久了迎刃而解。

    因为认知到父亲的这层默许,回程的车上骆杰的心情更加轻松,只是孙怡娴的心情却相反的变得沉重。

    明白她需要时间消化,骆杰也不催她,而小宇上车后不久便在后座睡着了。

    直到车子开上高速公路,骆杰才突然听到她开口,“谢谢你。”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谢什么?”以为这小女人应该对父母的态度感到压力沉重才对。

    而孙怡娴也确实如此,所以上车后,因为心情沉重并没有开口说话。

    回想这短暂的拜访虽然让她感到紧张不安,但是想到骆杰对她的心意,沉重的心情渐渐化开。

    “谢谢你跟你爸妈说的那些话。”

    在那样的场合首次听到他的告白,她心里还是雀跃的,因为确认了他的心意。

    听出她的动容,骆杰故意逗她,“这样就感动了?”

    调侃的语气让孙怡娴不想承认,但事实确实像他说的。“对,感动了。”就让他得意一回。

    她爽快的承认,让骆杰意识到她的心情似乎调适过来。“我还担心我爸妈的态度会吓到你。”

    他点到她脆弱的部位,骆氏夫妇的态度依然让她感到不安。

    注意到她没有答腔,骆杰转而道:“真要谢我就答应我一件事。”

    孙怡娴有些意外,不知道他要自己答应他什么,“什么事?”

    “不论以后遇到什么情况都只要相信我,照我的话做。”

    她看着骆杰,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怎么不回答?”

    孙怡娴不确定自己该怎么回答,因为没有把握真能做到。

    感受到她缺乏信心,骆杰故意道:“如果是我就能爽快的答应。”

    她也想爽快的答应,如果不去考虑可能带给他的麻烦的话。

    “什么也别想,就只是顺着感觉回答。”

    顺着感觉……

    “知道了。”就算会带给他麻烦,她还是想留在他身边。

    骆杰满意听到她的回复,嘴上仍是逗着她,“这么不情愿?”

    孙怡娴只得没好气地再说一遍,“知道了!”

    他伸手过来掐了下她的脸,“乖。”

    这亲昵的举动让孙怡娴怔了下。

    尽避看出她表情里的意外,他却装作没有察觉,拿出手机准备拨打。

    她不知道他要打电话给谁,只能纳闷地看着他。

    电话那头是从昨晚开始就一直联络不上骆杰的林政源,听到他打来,劈头就大声质问,“你疯了吗?居然在媒体面前承认你们的关系?”

    预期中的反应并没有吓到骆杰,只听他说道:“我现在在高速公路上,到了台北会直接过去。”相信林政源早等不及要见他。

    乍听到这话,林政源简直不敢相信,“高速公路上?我看你—”

    “就这样。”骆杰说完直接挂断电话,反正同样的情绪回到台北还是得再听他发泄一遍,没必要这会儿给自己找罪受。

    见他结束电话,孙怡娴忍不住问:“不是要先回去吗?”不知道他打算要去什么地方。

    “这么快就忘记刚才说过的话?”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记得要相信我。”

    孙怡娴这才想到,既然已经决定要相信他,就要放心将自己交给他。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男大失宠最新章节 | 恶男大失宠全文阅读 | 恶男大失宠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