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二手娘子 > 第一章

二手娘子 第一章 作者 : 叶双

    “妳又……”很无力的眼神,很无奈的语气。

    莫问灵瞪着被“扔”在门口像是人形的“东西”,不知道究竟该不该生气。

    因为生气无用,可是不气,又不晓得该如何面对这棘手的情况。

    她瞄了瞄门口那一“坨”,再看看一脸平静的白妙芹,接着认命地走向门口那个人。

    “我说,妳还不来帮忙。”

    既然都把人捡回来了,还能任由她瘫在外门风吹日晒吗?

    伸手,莫问灵才碰着了姑娘的手臂,那苍白而无血色的檀口竟然逸出一声轻吟,两道柳眉也跟着皱了起来。

    见状,莫问灵的心一惊,连忙伸手撩起姑娘的衣袖,只见雪白的肌肤上,竟然交错着一道道让人触目惊心的青紫。

    顿时,她回首望着白妙芹,然后懂了!

    “妳早瞧见了?”莫问灵询问的语气其实带着浓浓的不舍,彷佛早已瞧清了她心中的纠葛和伤痛。

    “嗯。”

    白妙芹轻轻颔首,还来不及开口说话,内厅里已经传来催促声——

    “问灵,妙芹还没回来吗?晚膳都煮好了……”话声戛然而止,靳天璇的个性虽然大而化之,但眼前的景象却是一瞧就懂,利眼在那姑娘青紫的手臂上兜了兜,然后二话不说的走上前去,越过了还在两两相望的白妙芹和莫问灵,利落地弯身搀起地上的姑娘,对莫问灵说道:“还发啥愣,快扶她进去休息。”

    瞧那额上豆大的汗珠,还有浑身滚烫的身躯,这姑娘如果再不好好休息,要是病谤落下了可不好。

    “妳要留下她?”莫问灵难掩惊愕。靳天璇不是一向最讨厌白妙芹老是捡一些路边的小猫、小狈回来吗?

    她还以为天璇看见这个姑娘会大发雷霆,甚至将妙芹赶出去。

    毕竟近日因为城里那个该死的色胚罗绛生的处处阻挠,她们能接的活已经愈来愈少,收入也不如以往丰硕。

    若是现在又留下这个看起来挺悲惨的姑娘,生活势必又得陷入另一次的困顿。

    结果靳天璇不但没有生气,二话不说便将麻烦揽上身,甚至还主动接受,真是太出乎两人的意料之外。

    “怎么,妳不想我留下她吗?”没好气的扫了愣住的白妙芹一眼,靳天璇轻斥道:“妳们究竟还在发什么愣啊?”

    尽避姑娘纤细,但是靳天璇还是无法一个人撑起她来,所以只好求助只会呆站在一旁,活像见着鬼的白妙芹和莫问灵。

    “咱们得快快将她安置好,然后妳得多绣点东西,妳得准备明天上山采药的事,难道妳们以为光是站在那儿,天上一会掉下一堆银子来吗”她先是伸手指着莫问灵,后对着白妙芹交代着。

    呃……好直接又颐指气使的态度,活像个时时拨着算盘、只知道动口命令人的掌柜。

    靳天璇那纤纤手指就这么点啊点的,便将白妙芹和莫问灵两人的工作都指定好了。

    对于靳天璇的指挥,莫问灵和白妙芹倒是很习以为常,毫无异议地点了点头,

    接着立刻一同上前,帮她撑起早已晕死,任人搬来挪去都没有知觉的姑娘。

    是啊,她们可有许多事儿要做呢!

    她们得在旁人异样的眼光中,花上更多的努力与精神,想办法让自己过得更好。

    壮盛的军队整齐的排列眼前,皇甫傲凡迎着风,立于出征前的祭坛上,一身俊挺的戎装将他那原就厚实的身躯衬托得更加英姿飒飒。

    他目不移,头不回,紧抿的唇儿突然朝着后方开口问道:“她人呢?”

    “呃……还在找。”

    好一个还在找!

    斜入鬓角的剑眉微微一挑,皇甫傲凡的危险气息已然清楚地传达给周遭的众人。

    抿唇不语,那凌厉的目光忽而扫过整齐的军队,他出征在即,正是用得上那个女人的时候,可偏偏她却失了踪。

    养兵千日却不能用在一时,那种“失算”的感觉,让向来自负自傲的他,心情极度不佳,脸色自然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那柳丞相那边呢?”

    皇甫傲凡终于将目光从那些飒飒雄兵身上怞离,回过身,利眸看向自己的参谋兼兄弟。

    “一样,他不想打仗,所以仍试图联合朝中其它大臣努力劝说皇上别发粮草,将将军饷省下来享乐花用。”

    “可恶的老贼,难道真要等到国破家亡,才知道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吗?”皇甫傲凡怒啐,一颗心更是心烦意乱得紧。

    本来,对于这一切,他早有应付之道。

    可偏偏他的棋子这会儿不知怎的,突然逃得不见踪影,这情况着实让人一个头两个大。

    “我记得我交代过你要保护好她的。”愈想心愈烦,皇甫傲凡沉着声开始算帐。

    “我也很想保护好她啊,可是你娘总是一大早就把她叫到内院去,那里可是咱们这种大男人不能随便进入的地方啊,怎么保护?”

    皇甫家是世家,家规本就多如牛毛,再加上皇甫老太太也是那种自尊自傲,狗眼看人低的尊贵之人,就算他想好好完成使命,也很难做到。

    再说,他原以为误会康绮莲身份的皇甫老太太会找她,只不过是要她去听听训,过过身为将军娘的威风,让她知难而退罢了,他哪里会知道老太太竟然会暗中做出那些伤害绮莲姑娘的事情。

    现在绮莲姑娘逃了,他虽然难辞其咎,却也是一肚子的苦水呵!

    “那并不是脱罪的借口。”

    烁烁的目光中满含责难,即使亲如兄弟,但面对正事时,皇甫傲凡可是出了名的一板一眼,没有丝毫人情可讲。

    “是你自己不同老太太说清楚绮莲姑娘的身份,明明就是要成就丞相之子的好姻缘,可你偏偏爱装神秘,才会让老夫人以为你花了那么多银两将绮莲姑娘从醉仙楼中赎回来,是打算自个儿享用,老太太自然会将绮莲姑娘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啊!

    “你……”

    皇甫傲凡冷光一扫,赫连苍龙连忙收起皮皮的笑容。

    他的个性兴许有些大而化之,可是每当皇甫傲凡的眸中射出这种宛若利箭一般的冷光时,他也很识相,不敢随意捋虎须。

    “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会找到绮莲姑娘。”他凛然地保证,在皇甫傲凡的虎目之下,他也只能认命地去将人给找回来。

    “一天!”皇甫傲凡扫了赫连苍龙一眼,压榨得理所当然。

    “你……太狠了吧!”

    一天

    这京城多大啊!

    就算要他在京城里翻天覆地的找,也得三天三夜吧!

    可他都还来不及哀号,皇甫傲凡便已转回身,开始校起军来。

    耳边传来威可震天的军号,赫连苍龙心知皇甫傲凡的举动代表他心意已决,不容反驳。

    唉,罢了!

    看来他也只能多花些银子,去找那个讨债鬼似的包打听上官极品了,因为放眼京城,能在一天之内找到人的,也只有他了。

    唉,他的荷包啊!

    *

    醋溜鲜鱼、蔬食羹、炒食蔬,简简单单的三样菜,一锅香喷喷的白米饭,三个人静静的吃着。

    轻巧地用筷子将碗中的最后一口饭拨进嘴里,靳天璇放下了碗筷,一双水眸在扫过莫问灵和白妙芹之后,忽然开口,打破沉默。“我已经在城里找好了两间铺子,一间绣坊,一间药铺子。”

    她的话就像一记春雷,震傻了还在努力填饱肚子的两人,只见她们蓦地瞪大了眼,眸里尽是掩不住的兴奋。

    从一无所有走到现在,还攒到了两间铺子,这样的成果让完全没料到这一天会这么快来临的两个人,瞪大了水灿灿的杏眸,眸中漾满的尽是难以置信。

    她们都是因为骤然死了夫婿,而被夫家赶出来的不祥女人,以前在夫家虽然都要躁持家务,可她们会做的,也仅止于女红,或一点点家传皮毛。

    所以当初被赶出来时,她们连养活自己的基本能力都没有,直到穷途潦倒地来到华村,遇到了靳天璇,看到同样也是寡妇的她却过得那样自信,甚至有能力收留她们,她们才慢慢找出活下去的方式。

    可她们没想到的是,能够“拥有”的日子,竟然会来得那么快。

    倏地,两人的眼眸漫起一层水雾,快速地模糊了视线,尽避拚了命地想要坚强,可是那一颗颗感动的泪珠却随时都有可能夺眶而出。

    “我说,妳们可别哭给我看!”粗声粗气地,靳天璇灵眸一瞪,意图想把两人的泪给瞪回去。

    “我们才不哭……这可是喜事啊!”白妙芹话是这么说,可是豆大的泪珠儿却不听使唤,就这么滚落下来。

    “不是说不要哭吗?咱们早就说好不可以那么软弱的,怎么……”瞧着白妙芹的眼泪,莫问灵嘴里埋怨着,可是眸中的水气也跟着重重坠下。

    “妳们……”

    靳天璇正要开口数落她们这种可笑的模样,突然一颗被包裹成软棉棉的圆球不知打哪儿冒了出来,笔直地撞进她的怀里。

    “娘,姨姨醒了!”

    软绵细嫩的嗓音霎时像盆水,浇到靳天璇正要冒火的心坎上,就像变戏法似的,那原要冒出火来的眸子顿时柔得似水。“瓦儿怎么醒了?”伸手,一把将那圆滚滚的娃儿抱上膝,她不由自主地深深吸了口气,孩子身上的天然侞香顿时往她的四肢百骸扩散,原本正要发作的怒火也跟着全熄了。

    这些天,瓦儿染上风寒,总是昏昏沉沉的,靳天璇的一颗心也一直紧揪着。

    好不容易儿子终于不再那么虚弱,双脚能够落了地,她的心一安,方才因为白妙芹和莫问灵的软弱而烧起的熊熊怒火,也全都没了。

    “娘,姨姨哭了!”

    童言童语中带着浓浓的不安与关心,那有些害怕却仍佯装勇敢的模样,成功也让靳天璇的心里充满了不舍。

    “没事,姨姨她们是在担心瓦儿,瓦儿受了风寒,姨姨很心疼。”

    水眸横瞪,无声地警告着白妙芹和莫问灵速速收回眼泪,否则要是吓着了孩子,后果自负。

    显然靳天璇的威胁立时奏了效,只见莫问灵火速抹去泪痕,对瓦儿漾出疼宠的笑容。“是啊,咱们没事,只是担心瓦儿的shen体。”

    “瓦儿不是在说灵姨和芹姨啦!”瓦儿嘟起了小嘴,不悦的扬声。

    他睡眼蒙眬又匆匆而来,哪会知道芹姨和灵姨是不是在哭哭,他说的是房间里那个陌生的姨姨啦!

    “那瓦儿是在说谁呢?”

    “就是躺在娘房里的那个姨啊,她一直哭、一直哭,然后就把瓦儿给吵醒了。”一见娘亲爱怜的问,瓦儿一张嘴便忙不迭的抱怨。

    “啊,她醒了吗?”

    “是啊,不但醒了,而且姨姨还一直哭一直哭,我一直安慰她都没有用呢!”小小的头儿点了又点,咕哝着。

    “唉!”听到这里,白妙芹和莫问灵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幽幽长叹,心中更是暗自悲悯。

    惨了!

    谁都知道“眼泪”这两个字似乎和靳天璇有仇似的,她最讨厌只会软弱流着泪,却不肯为自己好好努力的女人。

    心中这样的想法才起,原本端坐的靳天璇已经像暴风一样刮进了内室,莫问灵和白妙芹忍不住为那个姑娘捏把冷汗。

    可担心归担心,她们倒是默契十足的再次重拾方才放下的碗筷,慢条斯理地又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可千万别去捋虎须,否则倒霉的一定是自己啊!

    *

    浩浩荡荡,那气势说是千军万马也不为过。

    可偏偏他们既无千军,也无万马,甚至屈指一算,人数也连一只手儿都算不满。

    三个大男人气势万千地站在所有男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寡妇村”村口。

    还没进村,光是站在村口,他们就能感受到一种荒凉的气息。

    村里头住的都是被夫家以各种理由赶出门的寡妇,若非万不得已,没有任何女人愿意待在这个村子里头。

    因为待在寡妇村里,就代表未来已经没有任何希望,毕竟寡妇克夫啊,除了那些嫌自己命太长的男人之外,还有哪个男人会想要这些女人呢?

    “你确定她在这儿?”

    瞧了会眼前的荒凉,皇甫傲凡转头,看向身后那个一手轻摇羽扇,脸上尽是自信满满笑容的上官极品,有点不敢相信那个女人会跑到这儿来。

    尽避康绮莲出身青楼,可却是个清倌,她怎么可能跑到寡妇村中躲着。

    难道她不知道,一旦跟这儿失去丈夫的寡妇厮混,只消传了出去,以后怕是没有男人敢要了吗?

    “呵呵呵!”面对皇甫傲凡那显然不相信的询问,上官极品闭唇不语,俊逸脸上只是漾着一抹轻笑。

    “这是什么意思?”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皇甫傲凡有些不耐的怒问。

    这世上显然少有人敢这般轻视他,可偏偏上官极品就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无赖样,既已咬定旁人有求于他,那么他还有啥好怕的。

    他不开口回答,反而长手一伸,手心向上,就这么大剌剌地索讨起该他的银两了。

    这个该死的钱奴!

    位居将军,统领千军万马守护皇朝,看惯了旁人唯唯诺诺的模样,头一回被人这样对待,被人忽视的厌恶感让皇甫傲凡脸色蓦地一变,但他还来不及发作,赫连苍龙就已经快一步抢上前去,在上官极品的手心上放上一锭黄澄澄的金元宝。

    “你爱钱也该有个限度,你明知咱们将军容不得旁人轻忽怠慢,要银子找我就好,难不成我会赖你?”

    面对赫连苍龙的数落,上官极品一点儿也不在乎,他眉眼不动地掂了掂金元宝的重量,在确认无误后,小心翼翼地收进衣襟中,这才开口说道:“我确定她人就在里头,那日她被老太太磨得只剩半条命,结果在大街上体力不支,昏了过去,是这里的寡妇将她救回来的。”

    收了钱,上官极品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你又是怎么找着她的?”没有立刻举步进去找人,皇甫傲凡反而利眸一扫,显然对于上官极品的说法多有怀疑。

    毕竟他派出那么多手下都找不到的人,为什么上官极品却花不到半天时间就有答案了。

    那速度快得让他忍不住开始怀疑起他的身份和心思,这种人如果打定主意要造乱,也是容易的吧!

    “嘿,这可是我讨生活的秘密,你打算花多少银子跟我买?”

    迎视皇甫傲凡带着浓浓质疑的眼神,上官极品一脸傲然,不闪不避,就连自己赖以为生的能力也能拿来讨价还价。

    “你……”

    他见钱眼开的程度简直让皇甫傲凡和赫连苍龙瞠目结舌。

    尤其是皇甫傲凡未及弱冠便因为爹的关系投身军旅,做起事来早已习惯军人的一板一眼,面对凡事毫不在乎的上官极品,自然觉得刺眼。

    “不想买就别问,反正你要找的人就在那间屋子里,若是你进了屋却找不着人,欢迎来砸我的招牌。”

    揣着怀中视之若命的金元宝,上官极品目中无人地说完话,便毫无留恋地走人。

    “他究竟是谁?”望着他的背影,皇甫傲凡瞇起了眼,总觉得有哪儿不对劲。

    那男人市侩且嗜钱如命,但他浑身上下散发的气息却不完全如此,他闻不到半点铜臭味儿。

    “他啊,是个钱鬼!”因为上官极品的举措,赫连苍龙硬生生地捏了把冷汗,说起话来当然也更加没好气。“但凡这世上有的东西,没啥不能拿来卖钱的。”

    “你怎么会找上他的?”皇甫傲凡直觉认定上官极品这个男人绝对不简单。

    被皇甫傲凡这么一问,赫连苍龙也有些傻住了,蹙起眉头,努力地想了想,却怎么也想不起自个儿是怎么认识他的。

    咦,他好像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出现在他的记忆之中了。

    “这……好像不重要吧!”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向来就不细心也没啥耐心的赫连苍龙懒得再想下去,思绪直接往前跳去。“将军,现在重要的不是我怎么认识那个死爱钱的包打听吧,重要的是咱们应该进屋去抓人了!”

    听到赫连苍龙的话,皇甫傲凡想想也对,上官极品的来历可以慢慢查,于是衣襬儿一掀,昂首踏着飒飒步伐,朝着那间毫不起眼,看起来甚至有点摇摇欲坠的屋子走了过去。

    *

    “你是谁?”双手扠着腰,大大的头儿高高地仰着,那双短短的腿儿甚至还踩着三七步。

    没想到踏进门会碰到这么一个小不点儿,望着那个球儿似的奶娃儿,习惯了敌国凶猛的军队,皇甫傲凡有些不知该怎么应对。“我是……”

    “我娘说不可以随便让陌生人进屋,快出去!”

    谨记着娘亲的教诲,瓦儿也不管来人高大得像个巨人,板起小脸就要赶人,还伸出一双肥软软的手用力地推着,只不过瓦儿虽然已经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仍旧无法撼动大树分毫。

    “奶娃儿,别对大将军不敬,咱们是……”

    赫连苍龙好声好气地试着阻止娃儿,可是话都还没说完,耳际已经响起一阵怒吼——

    “你们想对瓦儿做啥?”

    皇甫傲凡和赫连苍龙只觉得彷佛有团火球朝他们直飞而来,然后又倏地离他们三步之遥,眨眼间,刚刚还打算将他们推出门外去的娃儿,已经被安稳地护在一团火红之后。

    “本将军……”

    皇甫傲凡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靳天璇已经怒气冲冲地吼道:“你们给我滚出去,是谁允许你们擅闯民宅的?你们可别以为我们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要是惹火我们,我一样把你们给打趴。”只要一想到他们似乎想对瓦儿不利,她的怒气便昂扬得几可震天。

    她丝毫不顾形象地展开狮子吼的功力,那毫不间断的怒吼,震得皇甫傲凡和赫龙苍凡的耳朵都痛了。

    “滚,快滚!”甚至不让他们有时间可以柔柔自己饱受蹂躏的耳朵,只见她一手推一个,作势要把他们轰走。

    照道理说一个女人的力气也没多大,应该不会对他们两个大男人造成什么影响,可偏偏两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给弄傻了,竟然硬生生地被勒天璇给推了出去,接着“砰”地一声,屋子的门被重重关上,再次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二手娘子最新章节 | 二手娘子全文阅读 | 二手娘子TXT下载
不思议棋牌